发新话题
打印

【狼狈来了之人靠衣装俱乐部3】(情色狼人杀)——第三章

【狼狈来了之人靠衣装俱乐部3】(情色狼人杀)——第三章

作者:道的完吗' ~( S( W" l# X1 F" c% o
2018年4月22日:发表于 2048核基地论坛
6 ^: f2 u0 E5 {- F6 {- N原创首发+ o) E% o  }8 i) L1 D
字数:5090
, B5 _$ {: ^, D" J! P6 j' j
: s- \/ u2 S, R  直接正文:第三章:「绿茶』盛宴5 S: Z# m0 M1 s3 p! d9 G" @  O

4 z) ]- \  ]* g; d' e2 a  「我选她,4号!」* z8 w5 W5 I2 U/ }0 N6 ]

) A/ U5 U& A( w- k" K) j  「什么?!啊!…」3号洪海的位置传来一声痛苦地闷哼声。, t1 N! A1 v3 J" j% L3 I' g
0 e/ t# A- O. e; F
  「请尊重比赛规则,他人发言时间不得出声、干扰。」冰冷电子声冷漠地警
7 N  J6 ?8 P4 A7 Q' P' d" C告道。
; f$ S# O0 k2 h: I# g  j+ ?$ B2 B; n0 n) _( M
  「呵呵,过。」李斯悠然地翘起二郎腿,他相信不只3号很吃惊,7号现在: W8 ~2 n( ]$ m* `7 N( y
估计也是一脸懵逼,就是不知道美丽女神的面具下又会是什么样的容颜,应该会9 g- F  g* l5 ?" l1 S& W
是动人的懊恼吧?
! r' t) C) s' L4 t* g# ~+ s( ~6 g( |) n
  「现在请6号发言。」  `6 x$ ]6 f/ a0 l
, h5 H* p' F" \- J8 H8 _/ X: T
  「白常仙」说话道。# H+ u- Y9 Y- Z% X6 ~( y2 X
8 L& j) |/ ?2 r! w+ z6 Y
  「呵呵,6号选择4号。」: e! K2 R( L1 W
- C) {4 W8 S  V6 W+ @3 [! S" V7 M
  「喔,还真是谢谢了~」李斯有点讶异地看向对方,对方这是把他最后的一. A* q: @- m3 n, S( F" A4 A# c& u
点隐患都给除去了,看来自己事后应当好好向他感谢一番。% K+ S1 V) ~: a  }8 B! W: _

! E4 T2 ~! O4 ?  到了7号。
  Z  B( {( q8 f; E9 T9 h- A: N! \' F, _' Q$ W# D
  只见原本巧笑倩兮一脸狐媚的林薇面上此时微微皱起了眉头,她松开了环住/ }/ ^, d( Q& G& N' `
自己胸部的玉臂,让笋儿般的小荷包尽情露头在了空气中,手掌撑着下巴,幽幽
1 C8 O# y% ]* S, [& }2 H抱怨地道:「5号你这也太奸诈了吧,忽悠我们去拍1号,自己现在直接吞4号
& z, a( W9 V* K0 c1 ~7 a了!」& |) X: l1 ]& V' n$ J
  g- E" P0 [3 z; k
  「那奴家也不管了啊~8号小哥哥,你看奴家的身材好吗?嗯~」林薇对着
) \' F( B* l$ Z) y5 |) T8号的阴影,一边说着话,一边玉葱般的手指不断地在自己赤裸的胸脯上画着圈0 ]6 Z2 Q" S1 f' m: q
圈,有时还用涂抹的粉红的指甲挑逗地在小红豆上轻轻地一点,触碰间在她性感
) ~1 j( ~) Q% L; Q4 c5 z的嘴唇里还会低哼出娇媚的呻吟。
) k& |: J! F) ~& B' b+ f7 d  a' b! C' {" L
  而隐约传来的「咕哝」的吞水声证实了此番动作的威力。3 u7 i: D# S1 W

6 Q5 t) X8 I5 n. \$ `- Y, p  「小哥哥,你选奴家嘛~选了奴家,奴家就可以和小哥哥你一起回家了~奴) S/ f, s* H- d- }
家会好好服侍小哥哥你的~」% X, I4 ^0 c3 N0 m+ c  q
$ V0 K( _" r* t/ ?0 z  w% u
  「奴家选小哥哥你呦~过。」
3 `% p' L* @. V: J0 c; }7 i! U& D! x- R- H. p
  7号灯灭,8号发言。% d  v* F  T1 L
& D) D" t" ^) p6 X9 R
  聚光灯下,可以清晰地看到8号林旭帆年轻的面孔上那份气血上涌的潮红,$ k, R6 }, X% }$ T- G/ K) G+ {
明显是被之前7号那番搔首弄姿给刺激的。4 O" Y6 @$ x5 O! h' @
$ j. g' c6 b& |+ G) h
  「年轻人啊~1/ 3的机会,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错了只怪你自己。」李' X* L& M2 F3 t
斯有点期望地看着小男孩,毕竟李斯的内心还是善良的,他也不想看到8号和1$ @4 \5 G' C1 l# }+ ~# x
号就这么失败。/ M# X; V& S6 _
2 C( Y6 Q) h& |1 c9 t, d2 _
  「我选…我选…我选2号姐姐…」
; m& R$ V; ~; b/ T0 _
$ w, }7 D6 B! ]2 j4 F$ E7 g1 `& U  「呵,没办法了…」李斯无奈地摇了揺头,如果是他的话语导致了小男孩的6 r1 Z4 T0 h' X3 b! _
这个选择,那他只能表示抱歉。( ]# O" F9 n7 E3 F( s% p

! U0 L9 Q- o$ {. K  「本轮投票结束,现在宣布第二轮结果。」& P. {2 F6 m4 {, \" B

$ z: |. ~, i' x, d: z' M  Y% M  「2号,请去除2件衣物。」# C. Q6 H6 n* f. t& s( E% k/ W
/ [4 u& k, l  w. N
  「4号,请去除3件衣物。」
5 j/ G) A& N8 b& I& J) E6 }" Z( s! n
  「5号,请去除2件衣物。」
% T0 E+ x3 T/ _* T/ N7 e' w+ p- B1 b- y
  「8号,请去除全部衣物。」
7 x( [. A$ i- C5 s! w% c. o6 Y. s, x% I8 R
  「1号,去除一件衣物,因无衣物且不为狈,淘汰出局!」# i$ ~. Z$ t8 c3 d2 h
  ]9 W& w5 G+ k9 _
  白常仙的语调突然变得高亢刺耳,大厅好像突然闭环成了回廊,这「淘汰出
1 }# R' M& l' B# n% d2 m' w4 B& H! N局」四个字在大厅空气里往复飘荡,刺激着在座每一个人的神经。- [* f) Z8 ~3 n$ b; a3 X
1 i" O& k# w, q. N' ^+ W0 ?: _
  随着「啪嗒」一声,聚光灯打在了1号头上,将浑身颤抖、抱团缩在沙发上
2 l) O3 T! x3 ~: r- R的美女模特照亮的无所遁形。: p4 a" V3 u1 Q; m, q# b1 F$ u" K
( \' E% P7 |: k% N% F! ^) t
  紧接着「咔擦」四声。0 K0 \1 P, u8 M( w+ O
2 q4 O5 o9 i. ~+ p
  1号沙发的地面四角各自打开了一个方形洞口,从这四个方形洞口中四条机" i: o, P( v( e& `! m5 ^
械手臂一窜而出,它们如同灵蛇飞舞在空中,迅雷不及掩耳地扑向了模特宝儿的
6 e+ r- Z3 h# r  J四肢。
' P% M* ^3 Z& g1 ?
0 `" @9 s7 R: A0 o5 Y7 W' {1 f  「啊!」
" W% i7 \4 W) d- p: Y+ C- j; e: p1 g) ?. T! s( g* D, X) q7 z
  恐惧的叫声响彻在游戏大厅。
. m4 n) c- r9 n! U) q5 @, Q  m8 J9 j( I4 f9 C. e5 y0 G
  只见宝儿的四肢被机械手臂粗暴地拉开,整个性感的胴体呈大字型被禁锢在
2 g" c7 ^- Q2 l/ \( q了沙发上空,只有头和背部还部分倚靠着沙发。
/ V! |5 N) N4 k6 x3 m/ v" P
- Z" X+ A- e. Y/ ?  又是「咔嚓」一声。' I6 {3 }5 z' q2 a, u: T$ R
8 h6 J. f) X; b0 J
  在沙发的正前方又有个机关打开了来,一只机械手臂拿着一管注射器冰冷地
* t2 F$ @. Z5 L- E伸了出来,那注射器针管内绿幽幽的液体在灯光下散发着神秘的气息。4 H4 K+ b* {" g& \. C. n  @$ K/ B
! L) e* x# e" H1 j0 R
  宝儿看着逐渐靠近自己手臂的注射器,不断地哭泣、不断地挣扎,可是怎么
; Z. l- M& {. C$ B# K0 }都是无济于事。
; x* a  q1 P  k
/ [2 J/ E% a% p1 r' p. o) I  李斯只感到一股凉气直泛上自己的脊梁,后背已是冷冰冰的一片,他知道其7 |$ J8 [1 l, ]: v+ y
它的新人应该都和自己一样的感受。6 r( S+ O* k( e" _5 @% y3 ~
2 v1 o) f  ^& Z# Y/ i
  虽然不知道那个绿色的液体是什么东西,但想必没有人希望自己被注射吧!0 i6 R! {5 i, q8 }1 G# U" ]6 g+ ~
# M$ w# K. A# b% p# V# f
  「呃!…」注射结束,美女宝儿好像也是吓晕了过去,机械臂带着空管缩回
& o3 }; I( Z, I7 n0 q( g了地面,其它四只也是齐然撒手,雪白的胴体就被它们毫不怜惜地丢回到了沙发) [1 d6 a  f0 Q5 S/ A. L
上。
3 Y# i  I' ?) @% l; y) b1 @4 P$ w7 n, D+ M7 N* l
  待机械臂全部缩回,「白常仙」的声音响起。$ I$ F' O5 T2 Q

; k4 N( o8 D5 }& C& ^' Q9 l; a  「胜利前置条件达成!现在所有玩家可以自由行动,请在10分钟内达成胜
; k, T8 N4 f  v9 ?利!」
; ^- m+ l8 i6 b' T" j
" @% e& i& Y9 M3 |, H! `9 |. N3 v! u  随之「白常仙」话语落下,「啪嗒」一声,整个游戏大厅光明绽放,然后就+ d9 A2 D7 Z" |
听3号座位传来一声怒吼:「马德小白脸!你敢耍我!」只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 C, h/ j  v. t8 Z' t洪海一脸狰狞地来到李斯的面前指着李斯的鼻子咆哮道。
1 S6 K# \- I# |, ?$ n
5 f$ ]8 D: j# R% N' E3 h% P0 u6 w  看着面前无比愤怒的洪海,李斯从后怕中清醒,一脸戏谑地道:「什么耍你?」/ D: {* l# J- Y0 @3 ^
$ p% m9 J- x- Z1 X
  「你他妈吃了我的肉!还让新人赢了!你个蠢货!」+ K  E5 C& O+ ?; J) h+ I& j
0 J  _- e; _+ b1 Q+ c* V
  「哈,最蠢的人还在骂别人蠢,真是好笑啊哈哈」就在这时,6号鲍韦躺在; q$ i8 i( O5 {% V( ~% I" X# @& p
沙发上抱着肚子大笑道。
% |- L& {. [1 k1 B! ]% X7 Y. i6 }$ s3 B1 A! r- v  Y+ q! ~
  「你个新人,信不信老子撕烂你的嘴!」洪海面目赤红极了。9 Z6 i0 `" d5 Y) h$ r4 X1 J9 `
6 M( l1 K, G9 \: S# n
  「蠢货,我才是狼!你到现在还搞不清楚究竟是谁要赢了,这还不够蠢吗?」4 T* g1 l# R/ ^

( h" Z) E1 l# [  ~+ r3 P  「这5号才是新人!是这5号赢了!」6 F" k$ C& E0 m' V: S; _+ E9 Y

& A# X, ^& o( l( D, l- L1 X. _  「什…什么?!」
" s4 L# p/ h! Q' W% V. I$ |0 x, G  R2 ?/ w# \
  「哧~」李斯看着目瞪口呆的3号洪海,感觉真是好极了,这种将人玩弄于
. s& a% }% ]! c1 Q8 l! T; q% m鼓掌中的快感,真是妙不可言。
+ X% x5 Y2 u/ m
1 b$ k% C4 k/ {1 J0 P2 v  不过李斯可没有忘乎所以,现在可还没有真正的胜利。6 G, o: c& A2 H" Y, M, R/ H

. m+ v7 x8 C/ a# ^& i  「让让。」李斯起身推开洪海,走向4号秦雅。
" p$ N* O8 j$ N3 \5 ~, N5 e1 l9 R
  而鲍韦这时也是起身,他走过洪海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好了,* J; Y/ }, X" X) C0 x
洪海老哥消消气,咱们去那边玩儿吧,那个模特你不是很中意嘛。」
3 [( R  L6 ~- B. }8 O$ X
+ [, z1 X( w; [  洪海攒紧的拳头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松开,比赛还在进行,他可不敢破坏规
: _7 K2 t& h" D矩,只能事后找那小子算账。
4 D/ |  s# F0 E) q" J' s+ ?+ w4 S' E' C* q, o$ r6 E
  洪海闷哼一声,随即满怀怒气地向1号位置大步走去,他要好好地发泄一顿!
  }# a& t4 ^8 b6 B" V6 ?6 G8 z" o  I) f2 G' y8 K8 t2 @1 o
  ……; W: ?8 C5 D  Q' W
6 `7 K- b$ u; k( P( k# Z2 v
  「你过来是什么意思?!」温婉的声音带着拒人千里的抗拒,李斯看着美丽: r3 S/ D- b2 T9 u# s# W1 C; t
女神面具中透着冷然的瞳孔,不由有点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
2 O( Q2 {7 e; q8 U( h0 t$ x, H( p1 z, g. b2 O( K  }0 g) z3 O5 s
  「秦小姐你别害怕,我也是个新人。」李斯停住了自己的脚步,用小心真诚, q* Y$ p4 w$ r) D: t
的语气解释道。3 F) y' I' \$ S3 \& f2 E0 m

3 I! s1 P9 I& E: w  「或许秦小姐还不是很明白这个游戏,我跟你解释一下吧。」7 z5 v. S  O. {" m% e0 }

! e* [: R+ W3 S( H0 ]/ Z* h  「这个游戏其实就是个辨身份找好人的游戏,好人只要找到好人,两人进行
7 J/ S7 \% x, n+ S, ^相互选择后并共同完成目标任务就可以胜利了。」
# ?1 q% ]" C5 x, I' N3 g6 e# o, R  U, T
  「在这轮,秦小姐选择了我,我也选择了秦小姐,而我们的衣物也是被全部: s7 C( P+ Q9 Q
去除了。」% D. A' t- M8 ~6 y
7 q7 H$ Z  ?1 [7 Y2 R; I
  「衣物全无且好人相互选择,这就是好人获得胜利的前置条件。」
8 X/ I/ n) z; y$ c9 ^
. `7 w& [4 n5 _1 s% p  「这样,秦小姐你明白了吗?」* L7 ?( b0 {: B/ U$ g- J2 C

7 G8 W( a2 A3 {7 X% J& f  看着秦雅愣然后随后会意似地点了点头,李斯就知道对方应该是明白了。
" U9 w( X  Z5 S2 J  H# s' a- ~  r7 y7 ]. b5 L$ d8 d& w" S/ U
  果然,只见对方嘴角弯起了一抹迷人的弧度,她欣喜地道歉道:「李先生,9 }8 m1 d  t- F8 e% @' S* N5 C+ V
不好意思,误会你了。」
$ |8 A0 n+ R  {: k$ v1 K/ L0 Q6 J  `5 P
  「没事,没事…」李斯忙忙摇手道,不知道为什么,李斯在秦雅的面前就是, z" Z! d. \) [6 o. d( O( J7 h
有股局促感,不是下位者面对上位者的不安害怕,像是粉丝在他偶像前的那种紧
- j0 |7 ?' T+ q- P9 L) M张,这让李斯自己也有点哭笑不得。
. i( t$ X8 _% x4 c
/ s" X/ @: @- w) c  「不过,这位秦雅小姐倒是和我的偶像是一个姓啊,这一想就连风姿也很是" Q, _7 G& T3 B
相似…」李斯暗暗地道。! ^/ x( l# q1 B& S1 L- F4 O0 D9 X4 J

$ v- G3 a# f3 c9 @7 l  「那最后的目标任务是什么?我们赶快完成吧。」听得出来,胜利就在眼前,6 A  ]- Y6 ?) p" Y% d: f2 A* {( C
女神的心里也是迫不及待。
+ p& v! R. B  \$ H& J% u
& Y4 ^7 K3 B4 G% A- D. Y  「这个…」李斯又是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他竟然一时开不了口了,是因/ U7 H' o+ Y$ a# m" T- s
为太过激动吗?能和这位达到女神级别的美女打一炮儿。  U6 `( B4 G5 b3 b8 X1 N

& k# `0 a7 W7 Z* k4 m* M% ^  「李先生你尽管说吧,有麻烦我们也共同面对。」看李斯知呜良久,秦云雅
- J5 y6 }( k& D  I& x3 L/ u0 d4 W7 S温婉地劝慰道。) }8 |/ n+ o7 a, N4 e% ~

- z/ \. n: ?, `$ a  「我是一点也不麻烦的…」李斯心里嘀咕着,嘴里还是委婉地道:「这个任' E0 g5 f% E+ S. z- E1 G
务其实也挺脸蛋的,就是…就是让我们做爱…」
! Y" o9 W" l% C) ?+ i. g9 f: x' j5 a) D7 Q8 p% ^) h
  「这可不是我胡说,规则『阴阳合和,否极泰来』的意思就是这个,我肯定
* y6 D$ l2 M+ U- F6 g不会想错的。」对方突然的沉寂让李斯一慌,连忙解释道。
) E. D9 c( k0 c8 v  B8 `* ~
/ y2 U) Z# q2 [# N7 Q  |, x  「啊呃!~」也就在这边寂静的沉默时,1号位置传来了美女模特极尽痛苦
. X1 p% W& B& m) o嘶吟声。
' Q3 l( K) T% @% @: K' v  U$ x$ z) @2 j  p! R; p
  李斯暗道及时,他连忙转头看向了模特宝儿,这样尴尬的等待让他有点受不+ n9 ?! E7 V: Z4 o. Y2 Q. `; h* `
了。+ `8 b9 a" z8 W5 j* F- M9 N8 o

' ]3 a, B* e6 s# h  ……1 h! r6 d$ {& }' ~% ^

+ g1 z  K, m, z' {8 X* ]  「啊呃!」
* L8 @- p  L" B3 {2 w0 `0 d1 a. v
* K0 P% O( j: \; y7 C' Y' K- P$ M  「好热啊!好痛啊!」' l7 m- V- G; l0 k
% O3 a, U" }* ~, E
  褐墨色的沙发上宝儿痛苦地呻吟着,雪白的胴体如同一条大白虫在不停地蠕- l! ?+ L) l8 C
动扭曲,原本白皙剔透的肌肤上此时慢慢泛起了醒目的红晕,在聚焦的灯光下可
* M- Z# j( \) V8 l以清晰地看到娇嫩皮肤下那咆哮沸腾的血管!; d- R3 @$ o) [$ `4 Y3 H1 y) z8 k# f

; K% P$ m' y1 V! r9 P' i7 V  「怎么样?很难受吧小宝贝~」走到美女模特身旁的洪海好像忘记了怒意,
- L: L  {* t9 V, s2 @. \$ T( A他装模作样地坐在沙发的扶手上,淫笑地伸出自己的大手,悠悠地滑落到尤物的
$ L4 D+ R& s% Q丰满大腿上,一脸享受地抚摸了起来。
& D- K- [- a" E' A8 m! V% m9 l, |  V) i; H0 s
  「真是滑不溜手啊~」! x; k! Z. p2 [* `9 F- k
1 `  A& `6 C+ l! a( E2 C1 g$ G( d
  「啊~别!别碰我!呜呜呜…」只是被男人稍微地轻轻抚摸,宝儿却是好像
& a& E+ J- C% y5 K受到了很大刺激,她大腿猛然一蹬,娇俏可爱的小脚如抽筋般仰得笔直,全身不! W) c+ @1 F" i+ Q& _
时地抽搐般地颤动。
+ g: K* A1 p5 A" B; e( }- H! w1 J
4 q4 `; s& s9 l6 D; o/ g7 p( H! o2 f  更有一股涓涓的溪流,从宝儿那神秘的大腿间潺潺地流出。# `% X' ~4 X3 E9 G* e) _" D- w/ g4 y
( s0 S3 ]3 Q7 a
  洪海的大手被宝儿的大腿震开悬在半空中,他也不气恼,把手凑在鼻子下迷& b" {# z' R8 d+ ^( P9 O) q3 x
醉地嗅了嗅,悠然地道:「现在不让我碰,没关系,等会儿有你求着我肏你的时
: r3 ]* g# h5 |候!呵呵呵呵呵!」
+ n* w  I! X3 w! d7 \' j0 E% r  q: [0 x. ^$ g2 K% |+ A' j. S- _$ x
  「为什么?!呜呜呜…全身好痛啊!可下面又…好痒啊!呜呜呜…」
8 [* h4 A, Y0 t( G
" b/ z/ j% p1 n  「啊!好难受啊!呜呜呜…谁来救救我!呜呜呜…」
# V. M- n0 y$ C0 w- y( Z( H6 R# i( J9 B0 X7 e' ]
  宝儿痛苦地哀嚎着,好听的娃娃音叫起声来就像个刚出生的婴儿在莺啼哭泣,
7 q& `" V0 P: B( G' p, {8 \3 i- k让人闻之碎心。/ @6 v; W1 N/ S/ b% ^
. l" ], q+ s9 Q" {  L1 X
  此时的她全身心的意志都被肉体的疼痛所折磨,忍耐不住地在沙发上打起了
9 d: [( i6 f  s9 C9 x) c滚来,一不小心就轱辘地滚落到了地上。
7 |1 H  B& p" w
, Y) h! k) f/ i5 |8 `$ z  「啊~」冰凉的地面给她滚烫的身体带来一阵舒爽的降温让她舒服地呻吟起
- A0 p! H9 N7 g: @来,她就像沙漠里的旅人找到了绿洲一般不断地打滚着找寻冰凉的地面,可是除
0 [# a( S( [+ l7 L, F了刚开始的时候,现在地面再也带不给她任何的舒爽了。
3 T2 |. o" F$ F7 ~6 o& x$ o1 r9 p
4 ]( u0 R; m$ w+ M  「哈哈哈~宝儿大美人,没用的。」洪海哈哈大笑地坐到了宝儿的沙发上,( @& k4 O& ]: F2 g
他翘着二郎腿一蹬一蹬地得意地道:「哥哥就好心地告诉你吧。」
; {* M6 U2 F1 ]0 ?* n& ~/ ]: o$ A) `
  「你刚才呢被注射了『绿茶』。这『绿茶』可不是那能喝的绿茶饮品,这可
/ L  @+ |$ |! x8 n1 X/ B是一种能让人生不如死的药物!」
6 K2 E# B1 ?8 d7 S: T: ~  o' p( P3 r6 a+ j
  「被注射了『绿茶』的人从此以后就会淫毒缠身!不但全身上下会变得特别2 |4 R; D- q4 D: h! p! l7 A( \% c
敏感,被人轻轻抚摸就会淫水泗涌,而且当淫毒发作时,她的全身血液都会急促
3 Z( _* c0 ^# [! {乱窜,体表急剧升温,血管不断撑大,到最后就会全身血管破裂而亡!」0 K. w$ X( d9 _$ {, [

$ H# B7 j+ p! C6 m  「而它唯一的解药,就是男人的精液!」* K! B4 w* p% _3 m& g7 O, |

( D1 G1 o' v) p$ p6 S  「哈哈,宝儿大美人,也就是说,你想要活命的话,赶紧跪着来求我肏你呀$ G" b6 g6 E5 g
哈哈~」
, a5 B6 s0 m) p& r/ w% p. @/ }, g- V1 i  A7 T7 }$ o! r( a7 U
  「呜呜呜…我要妈妈…呜呜呜…我要爸爸…我不要玩了…呜呜呜…」宝儿现
7 [+ R  w  T" Q4 R在已经痛得无力再打滚,她嘴里不断地呢喃着爸爸妈妈,就像个没有长大的孩子8 N" F% d, e3 o; E
渴望着父母的庇护。
, o) J0 N( [3 w' o1 J5 e8 ?2 B3 |1 U. V3 f9 q' B. a0 f( k
  「还挺能忍,看来要加把火啊!」洪海看着还在忍耐的尤物暗暗地啜道。) U" _6 t: ^5 M+ g

4 p6 L+ r$ q; }1 q8 n( U4 L  只见洪海一把脱下了他身上仅剩的内裤,让他的大鸡巴暴露在了空气中,他
# [* H) M0 B7 a走到宝儿的面前蹲下对着她说道:「小宝贝,你看这大宝贝你喜欢吗?
2 W+ i* R/ D: Y/ G# ]) n
4 S9 A, l+ ~' K" r! T3 I# J8 k  说着,洪海还把他的屁股朝前一耸,随之他的大鸡巴就直接顶到了宝儿的头
  A5 ?6 l6 ~3 `8 B0 X7 k1 H上。/ H+ \" H$ @) P
# r) T4 f0 J9 m$ {: Z7 W
  宝儿无意识地转过头来,但当她看到头上的大鸡巴,她的眼睛深处仿佛有光2 _" R* w$ d4 E: A% G0 G
彩绽放,她的全身好像又涌出了一股全新的动力。% Z& L- a/ u. Y6 c" r# x1 x

8 X( T! q4 o& m7 }  「嗯哼!」" I+ g( f6 `% L8 o
7 X( r  Q( v4 Y, z0 `, w
  她的两双玉臂对着地面一撑,上身猛然抬起,肥硕如乳牛般的雪白大奶浑圆
) O3 F' U$ k5 T& v* R垂直,随着动作一荡一荡,令人炫目,而她的颔首也随着动作直接与大鸡巴处在
- n0 w* s4 m' {( Y; p$ g了同一水平线上。
  J. f  g- m# K" C( h# n5 Z% }0 K9 U* H& U& F- b
  宝儿直愣愣地盯着大鸡巴,好似现在在她的眼中除了眼前丑陋的事物再也没1 f. I5 l6 y0 O; ^
有了其它。. v6 p, s3 D, Z; [  Q

1 C- a  o1 D& |- i: M+ D* i  凝视的时间或许对宝儿来说过去了几个世纪,但其实也就是聊聊得那么几秒,
  c- N- c9 [2 }) i( C+ b- K终于,宝儿可爱的小嘴微启,义无反顾地一把含下了整个龟头。! r5 z) I6 g. Q/ J* i
& u. u# \* r9 d; K4 P- n& g
  「嘶~」洪海一阵舒畅地感叹,没有任何的悬念,当他的大鸡巴出现的时刻,: c0 v- |& D( z7 }
眼前的尤物意志就不可阻挡得要溃败。
: {1 d( z* |6 [# K* L8 B# A8 r4 q3 J# h- ]
  「嚯哧」「嚯哧」
: A/ _8 z. [- ^' t8 @* {" A( j" e& \; W1 ~5 {
  大美女宝儿不住地上下用力地点头,舔舐得很是痴迷陶醉,就像眼前的大鸡
$ o# h3 E7 Y6 |1 ^巴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棒棒糖,让她舍不得停止。, e9 _0 l& ]; L4 V
2 a+ C' f- H8 M
  洪海跌坐到地上,完全放松地享受着美女模特地舔舐,一手抚摸着大美人光
0 r" L) p) g8 }  V1 C) Y7 X洁无暇的玉背,一手揉捏着那硕大柔软的乳房。
9 N- l  g" S! G  \
; `% l1 k! `+ M  y2 U( y  被男人如此上下齐手的爱抚,如今敏感非常的美女模特更是意乱情迷的不可
$ Y- O7 t4 W2 P3 F/ f/ c自拔,就连疼痛似乎也是忘去了几分。- s+ s5 \0 q0 m2 P

- ]" h* M4 P- ]3 V6 {- R5 m/ z0 T  此时的模特宝儿如同母狗一般地跪趴在了男人的胯前,樱桃般的小嘴在努力5 l! E; U' r7 I
做着深喉的同时,肥大圆润的蜜桃臀高高地翘起,两瓣肥臀的中间,浓密的黑森% l: D6 ]8 d" e
林清晰可见,就连那早已泛滥成灾的粉色的神秘洞口也是隐约可见。
. O* j& V: f6 P2 @; V. `7 O( R) K. z
  随之脑袋地上下起伏,这淫荡的大屁股也在同时一圈一圈地画着转,好像在$ d9 F) b" M8 ^5 c0 n( M$ v9 Z
呼唤着来人快来尽情地玩弄肏干它!
3 t* m* r/ }3 _9 m6 s+ L& D4 C( c$ H) z( ^% |: Q& D- x5 X5 z5 E
  面对如此极品淫荡诱惑的大蜜桃,是个神仙怕也抵挡不住。, |1 m7 e; z* H1 D  D

! N% A+ h1 _; x* d! p: j  只见站在一旁观赏良久的鲍韦一把脱掉自己的裤衩,露出了早已一柱擎天的
( }  t3 W8 j! Y1 C/ Y阴茎。
' t5 e3 m' _* M2 l8 R6 s+ D$ G9 I8 z8 i1 T3 T
  他走过去双手钳住女模特宝儿的细腰将她下身拉起,把宝儿摆出上身低头弯) f3 M; K  T  P2 q
腰的姿势,双手收回一手扶住自己的鸡巴,一手来回搓拭了几把泥泞的阴户,塞
  j" l# ~7 x/ T% [2 }4 J/ V' C回嘴里品了品酸甜的水渍之后,就是迫不及待地用大拇指和食指撑开了小穴的大$ _6 m2 p3 J8 B
小阴唇,扶着鸡巴对准着露出来的流水的阴道口,一把用力地挺了进去!* h; |# ~" M! A. v5 y0 f; H( t

% i4 y, g8 g2 ?+ V' P4 D, M9 G# O  而就在鲍韦粗大的阴茎刺入大美女模特阴户的瞬间,陷入淫乱的宝儿好似突
4 F6 `7 W$ M' t) {  {* T& n然清醒了过来,她一把吐出嘴里的鸡巴低头从自己两团硕大的雪球间看向自己的
& H; H* O8 h- v肥臀,失声大喊到:「不!」
$ ?0 r8 x, a+ M/ c0 W) j* C% y+ y
( O+ o6 b( ^5 S: a- P- l  而就伴随着这声尖叫,鲍韦的鸡巴就如同一柄无上的宝剑,破开了阴道内的6 D! |4 L5 S$ g5 s1 Z- U3 v
所有壁障,贯穿到了尤物身体的最深处!
" F" q$ k' S/ D3 C4 A3 x9 P" l1 ?2 }8 q7 X
  「啊!呜呜呜…!」原本无力的泪水再次涌现,宝儿痛哭的撕心裂肺。
% d/ ^3 J- n1 R3 [5 \2 k. J+ F: }1 u: A& g0 D7 {) Y
  而伴随着尤物宝儿的伤心欲绝的却是鲍韦喜悦的狂笑声:「哈哈哈!竟然还
. G- v! P% b; f" F是个处啊!真是赚到了!极品啊!」  Q$ M4 Q1 |2 G  S5 D% `
5 H  g* w8 ~! j2 t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