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涅槃之际

涅槃之际

          7 A3 \! ~4 m* f8 v! i
/ ^: U4 ?0 C* P) c9 u  I
  天地被狂风,暴雨,闪电,雷声不停的肆虐,时间不知不觉,感觉快到了五
7 I1 e: k. l4 k0 R5 @! u, d 更时分,就在这时,圣门其中一间长老的房间,忽然传出女人的「啊。」的惨叫+ N& q+ f9 g; P
声,不过接着被雷声吞噬,片刻忽然有人打开了房门,随即就在闪电的照耀下,
# v$ O3 q3 D6 c! d& P 看见绝色妩媚,端庄高贵的凤舞凤仙子,乌黑秀发凌乱,衣衫不整,赤着脚,一
0 _: U  S3 X% m' z2 k" m  { 只娇手捂住嘴巴,一只手捂住右胸,媚眼泪水汪汪,流着泪,满脸泪痕,脸色艳
" a% T" d) b: {* A/ L 红,眼神悲痛欲绝,无比狼狈不堪的冲进狂风暴雨中,房间内,床上青松子全身3 |; B" r. f) B* F) `/ `
赤裸的躺着,扭头看着地上粉色的抹胸,白色的内裤,白色的绣花鞋,不由满脸& X7 v: v* l+ e- Y  b' M
淫笑,随后大手一挥,打开的房门关上,随即眼神深邃思考几个呼吸,最后淫笑
' G. i$ E& }+ e/ ]* @) m! F1 ] 一下,伸出舌头舔舐嘴角的一丝鲜血,接着满脸陶醉的享受起来,几个呼吸后,
3 j7 {7 O; M& w3 I+ ` 就闭上眼睛入睡休息了。
" F. ^6 @! \6 q) j: b
  }$ p: j: W# I6 U2 \) q( i7 f7 q, D4 z   另一边,冒着风雨狼狈不堪跑回房间的凤舞,全身湿漉漉,单薄的衣裙紧贴& M' }4 a/ Z1 c; s8 z
娇体,模糊看见雪白的诱人娇体,不过凤舞没有理会,脸色发白,满脸疼痛,眼6 p0 `5 M2 q+ i& ~/ v
神痛不欲生,她连忙松开捂住右胸的娇手,只见白色的衣服被鲜血染红一片,她) ?; L/ P/ x; p
连忙解开腰带,分开衣服,顿时就看见,原本粉嫩的樱桃,此时鲜血,整个樱桃
/ Z2 R$ ^5 k9 Z5 l& i+ T; @  ? 都在冒出一丝丝的鲜血,樱桃周围布满牙齿痕,传来阵阵的疼痛感,凤舞脑海不9 @  {( ?3 a7 l  O6 d9 b" P
由浮现,刚才青松子最后高潮满足后,毫无征兆的突然用力的啃咬乳房,乳头,& D* b: Y/ J+ k6 P
那时她痛得连忙挣扎,不过出奇的一下就推开青松子,于是连忙下床连忙的拿起
+ h$ y0 K+ t9 k 外衣裙子穿上去,也不穿抹胸,内裤就狼狈的逃离了。7 v8 X* |; j$ w" u
+ q6 `+ g! y& a4 V( x: k4 @
  然而,身体的疼痛却比不上心中的痛不欲生,凤舞看着流血的乳头,脑海浮, ~& j2 y( n$ [8 u6 Y
现龙炎从来没有这么粗暴对待自己的,就是这段时间龙炎跟凌瑶搞上时,他也没
& L- g+ r( {1 P- b6 e 有丝毫改变,依旧那么温柔对待自己,因此她终于发现龙炎其实一直爱惜自己,6 h7 |3 p' Q4 u, p& ]" Z
不想自己受一点疼痛,也因为如此她更加痛不欲生,悲痛欲绝。
' w' Y4 r6 S8 `6 J! v% C+ [
& `, c8 g) F% p$ K   突然,凤舞娇体僵直,眼神黯淡无光,神魂不稳,气息凌乱,呼吸微弱,原
# l1 h1 k! L' }. a/ A) h2 Z 来凤舞过度悲痛欲绝,觉得很不对起龙炎,不知如何面对他,过度的悲伤使得心, L: F& a8 x3 p1 T- k
魔有机可乘,瞬间将凤舞拉进心魔幻境中,幻境内凤舞看着龙炎满脸怒容看着自, M  x% F, c; \* K  V
己,而自己却全身赤裸如同母狗般跪在床上,青松子正跪在翘臀后,用力抽插,% E3 P/ l$ l& z; M+ `
她试图挣扎却没用,最后眼睁睁看着龙炎拉着凌瑶转身离开,然后龙冥有关的亲" |+ v2 |" P* E2 c# ^% A
人也一一出现,满脸怒容看着自己,接着转身离开,在凤舞这样如此悲伤的情况
5 d7 [. b! M. u. U& D) Z/ c 下,完全不知道深陷心魔幻境中,使得她死志萌生,而心魔却在她不知不觉时开
# i8 q4 D% r5 y. {- g8 b3 W 始吞噬凤舞的灵魂,当幻境中的她按照心魔的引导完全沉沦时,她就会灵魂寂灭,
1 D8 d" ?# M/ F  p 只留下一具没灵魂的躯体。1 ?8 o; Y6 I: m" f

. u) S& Q9 a# Q/ o! F   凤舞完全不知自己深陷心魔幻境中,情况无比危险,其实类似她的情况在大
  [5 N0 m- O4 o, Z$ D, s: b 陆上也不知道陨落了多少红颜女子,只能说心魔防不胜防,一生伴随着,修炼就
0 u% B5 b2 b' _, f+ o6 O 是这么危险,要步步为营,所以很多修士都不愿意涉及情欲,以免对某人太多在& A4 c, @$ w9 ?  y
乎,陷入情网,影响本心,导致心魔有机可乘。* L, T' F# M" _4 M
  M" R; p0 U1 _" ?: J
  就在凤舞几乎没有机会生还最危险的时候,娇体忽然开始自燃起来,一个呼
6 r* k1 }* X9 s8 P 吸,凤舞完全被金黄色的火焰吞噬,不过奇怪火焰没有燃烧附近的物体仿佛没有
6 P7 c$ e: o+ n: ^( D' }; n 温度是的,可是火焰燃烧半空又使空间扭曲看起来极度炽热,而火焰内的凤舞娇4 N% c* n& z2 x. ~
体皮肉骨头被在消失,半柱香左右,凤舞完全被燃烧殆尽,只有留下一滴鲜红的. }1 y2 S+ Y0 C1 v2 K
血液,地上有些一间湿漉漉的衣裙堆在一起,火焰包裹半空中的哪滴血,形成一& `. J7 f" a: [
枚鸡蛋似得火焰蛋。
3 Q0 a4 L5 B) F+ |3 ~) o7 m- Y9 N! e/ w# V: w( D
  一个时辰后,火焰蛋内的鲜血在变化,几个呼吸后,鲜血内孕育出一个微小
- Q, w( O( u/ `# m% z, p6 [ 的婴儿,就在这时火焰吸取天地灵气,婴儿也随着越来越大,直到变成正常婴儿
4 f9 l  D; O, x/ g0 H* Q 大少,下一秒,婴儿开始快速发育起来,从婴儿到小孩,从小孩到少女,只见全2 f5 ^! O$ Q/ n6 F( A
身赤裸的少女绝色稚嫩,高贵清丽,少女越来越高挑,身材越来越性感,又过了
) x9 Y1 Z. m5 } 半柱香,少女发育成绝色妩媚,高贵端庄的凤舞,,凤舞全身赤裸,闭着眼睛站
# l" |& v5 u( T+ `; _) U1 i' I. x 在地上,呼吸平稳,气息悠长,原来就在刚才快要寂灭时,凤舞触动了凤族的天
# |& ~' {3 D/ f/ m; l" C2 G2 y) L 赋神通,涅槃重生,这下不但摆脱寂灭的危机,而且修为深厚,不过现在凤舞神5 H# \; G( r2 |6 R4 A
魂还沉沦在一个火焰世界的幻境中,看着眼前的凤凰,她看到很多天地规则,连
( T$ `. g& C: }7 o' r& p, A 忙沉沦体会,忘记一切……& v/ O$ q% R2 [/ t- \* \
6 j1 n0 H+ l5 S$ I
  半个时辰后,龙炎见商议不出好对策,见已经天亮决定各自散去,。
2 k; E+ _# _1 Z8 }
- g- U6 T. u. {, q   片刻后,凤舞的房间内,一名身穿金色衣服的男子,眼神炽热,脸色通红的) {3 Z# u4 K$ e6 d- J
看着闭着眼睛,全身赤裸的凤舞,艰难吞咽着唾液,几个呼吸后,男子来到凤舞
! Q% R6 Q: q0 z3 v8 F( M 身边,大手按在她的雪白娇肩轻摇几下,发现她没有反应依旧闭着眼睛时,男子! E" y2 h; N. Q9 q$ W0 a4 ^2 n
再也忍不住,弯身抱起凤舞,往房间深处走去,。
: P: |9 ~* Y; i* P4 R6 G8 w* w+ a1 y5 r$ a  p8 ]
  男子轻轻平方凤舞后,急不及待就脱光衣服,然后就压在凤舞娇体上,凤舞
# ?4 e7 B: |9 u$ `' I 沉沦感悟中不知不觉,男子看着凤舞晶莹散发柔和光泽的肌肤,丰满挺拔的柔软6 H5 j2 q; ?$ e8 S
圣峰,粉色娇嫩极度诱人葡萄大的樱桃,盈盈一握的柳腰,平坦的小腹,幽黑柔
, L. U% H3 f: p1 D$ `% t7 q 顺的浓密的阴毛,修长性感的美腿,粉色没有丝毫外翻的粉嫩秘处,性感红润的$ w( f2 O4 e6 t8 @: c3 T  {
樱唇,绝色端庄妩媚的容颜,男子大手轻微颤抖,连忙吞咽一口,抚摸一下晶莹7 R: E6 C- z& V  o9 j5 R6 U
的娇手手臂,顿时感觉仿佛抚摸极品丝绸似得滑嫩。; |# W# u" K) x% \# T" A: @5 P
$ }* O; K! C, G8 D
  男子当时就再也忍不住,低头吻着凤舞的性感红唇,索吻起来,大手在滑嫩$ G% @, d$ [+ |; b9 Y$ f6 p6 C
的性感娇体胡乱抚摸,过了几个呼吸,男子见凤舞完全没有丝毫苏醒的迹象,胆1 W: Z3 l6 {# a( E* n) W
子更大了,嘴唇离开红唇,埋头在修长的脖子狂吻起来,一只大手直接按在丰满0 s3 ^9 t# ?: F7 V: Y
坚挺的雪白柔软圣峰揉搓,一只大手伸到身下,覆盖粉嫩肥美的秘处抚摸起来。5 M* s' r/ o- Z$ {2 w

2 h9 S6 _- D% `, u, M! Z# U/ [   半柱香后,沉沦感悟的凤舞,仿佛没有感觉到似得,没有丝毫苏醒的迹象,
- U4 s- \$ m3 k2 D8 f/ a% N 而男子却忍不住了,感受大手的抚摸的秘处没有丝毫湿润,但是他也不管了,挺% I6 M. H7 Z# \& q# }
直身体,大手捉住修长性感的美腿抬起分开架在肩旁上,然后低头一手提着坚硬
  _0 o/ Q" @- e$ r2 o+ T 狰狞的阳具,对着粉嫩没有丝毫外翻的秘处口,先是紧贴着摩擦,然后离开口中0 b: y) R% `* g8 W- i1 Z6 \
吐出唾液滴落在阳具上,最后提着湿润的阳具,对着没有湿润的秘处口,慢慢的
& _( G1 g  }6 A6 I3 h1 ^ 挺进去。8 A% b0 A/ M5 V0 B( [! z

! W8 A- w6 t0 k- ?   「恩,恩,」沉沦感悟的凤舞,随着阳具的挺进,无意识的发出轻微的娇吟% ]/ L  G, h$ {1 V! [
声,当阳具插入一半,清楚感觉到有阻碍时,男子身体一震,随即男子满脸兴奋,; q/ c6 L" i! t  n  i! f+ f8 N
激动,眼神炽热,爱慕,深呼吸一口气,猛得用力一挺,这一下,阳具猛得一顶,. R) D% `$ N* m6 i4 i
瞬间的捅破了阻碍,完全没入在秘处内,被秘处本能紧紧包裹着。7 t, u5 N5 Q- ^; U) |3 T
3 q& A& i- b7 Y1 C, q
  而沉沦在感悟的凤舞,猛烈感觉一阵撕裂的疼痛,接着就要从感悟醒过来,0 O" u1 t: x9 K* I5 l% @" U
不过这时幻境中庞大的凤凰,凤眼金黄一闪,隔断凤舞与身体的感应,接着凤舞0 W$ |: ]( V+ ]# Y9 j
什么也感觉不到了,于是又继续沉沦感悟中,而现实中,眼睛紧闭的凤舞,脸色
7 V! h# n% f& w+ D& }8 r+ D 发白,面无表情,眉头微皱,猛得轻微仰头,红唇微张,无意识的发出轻微的闷
& }9 A$ L4 o, q! A 哼声:「哼,嗯。」
# a% S+ M6 d7 t0 g, y; ?7 V
5 B! ^2 C5 w1 ?" V2 j8 t* N+ ~   男子见凤舞发出闷哼,脸色一变,当见她没有苏醒过来时,不由松了一口气,
0 a, ~. K0 D+ \0 d. w 然后满脸兴奋,激动,轻轻抽插一大半的阳具,顿时看见阳具沾满鲜血,秘处也
, g7 ]: \" W3 H7 L 流出了鲜血,滴落在床上,男子见状开始缓慢的抽插起来,接着趴在散发诱人体4 m' n8 `5 f( }* x
香的娇体上,看着软绵绵的粉嫩樱桃,开始慢慢的竖起来,最后完全坚挺着,男
7 u+ ]1 G+ e2 G7 r2 n; B+ {# d 子当即张口吃下其中一颗坚挺樱桃,含在嘴里,顿时香嫩的樱桃,芬香扑鼻,满( ], r3 N) A1 L
口都是淡淡乳香与清香,男子连忙温柔的吸吮起来,又贪婪吞咽着,同时大手揉  O1 o7 h! v" @2 Q+ i6 I0 c8 Q9 J
搓另一边丰满的柔软圣峰。
2 y" B! N' m% l4 v* @; |9 X
4 N) f, L0 u( Y9 B5 I   「啪啪啪」,「啪啪啪」淫秽的抽插撞击声越来越快。
- C+ c9 p. d, m$ [- x3 x6 f
& E; E1 [9 T. o& W! r1 V" Y. @   「嗯,嗯。」眼睛紧闭,发白的绝色妩媚脸庞越来越红润,眉头微皱,微微
, {- J* E$ f! w$ G! z! w  c 仰着头,娇体随着阳具抽插前后挪动,架在肩旁的美腿摇摆不定,性感红唇微张,& r0 \- k0 f+ j' t
沉沦感悟的凤舞,无意识发出轻微诱人的闷哼声。- J. e1 a1 l* Z& k
) U5 _3 B: T' ~. Z: O
  ……$ V6 l1 i1 ^( N% N( a' h
! a& D2 Z  `3 B
  与此同时,城镇某客栈,一名男子左看右看发现没人后,不由轻敲房门,两, N, t: L# a9 k+ m
个呼吸后,一名绝色冷艳身穿单薄隐约看见性感娇体衣服的女子,打开了房门,/ ~( W2 ]/ K$ E  x! y
媚眼看着男子打量,只见男子样貌普通,眼神闪烁几下后,还是让男子进来,男
: I+ x+ i) u/ P 子一进来,就眼神炽热,兴奋的看着眼前绝色冷艳,高挑性感的女子,闻着女子,
9 w/ t. ]1 H5 ]6 E, V 散发的诱人体香,呼吸急促粗喘,下一秒,脸色通红,突然抱着绝色冷艳女子的
5 u7 [3 C  M* g* J; v, K 娇体,低头吻着她的红唇强吻起来,女子眼神厌恶,冰冷娇手轻推几下后,娇手3 k0 {0 B3 s  y! J
握拳,最终没有挣扎就任由男子强吻嘴唇……
* k  B8 H. d* A8 j' k' k7 H$ J3 X6 m( W
  男子很猴急,强吻几下冷艳女子就急不及待的弯腰抱起女子的娇体,往房间, W, U3 L9 o0 ?. H6 K6 [0 B8 m
内快步走去。) d' x  A1 k7 C6 r

! ?  q& _: ]+ b' x  n3 t   男子平放女子在床上后,就急不及待的手法捉住女子单薄的衣服开始脱起来,3 C* b$ a) e& X+ T6 P7 P
女子眼神冰冷,厌恶,不过她还是没有挣扎,扭头往另外一边,娇手紧握拳头,$ Q& y% {* ^5 Q8 K; c
任由男子脱掉衣服。
5 p$ ?" |8 E$ {, `! k: G/ o5 U) c6 a0 d/ G( S) l9 B
  房间内,大床上,男子将手中女子一件件的衣服,长裙,抹胸,内裤,随手
8 [& a. d% O) T3 ?9 S6 k2 s1 d 扔在地上,和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扔在地上。
$ r7 x* s# o5 V6 v0 J: I% k3 m5 r) X) o+ p6 u- J' }7 \
  当两人都完全赤裸时,男子满脸震惊,瞪大眼睛,眼神炽热,淫邪,只见女
) R5 x7 T  B2 `( w& }, c 子娇体肌肤雪白如玉,圣峰饱满挺拔,樱桃粉嫩诱人,美腿修长性感,柳腰盈盈
( d  |# p1 s, K5 K& t$ j0 v 一握,娇手晶莹剔透,容颜绝色却冷艳,男子感觉此刻仿佛在做梦,身下的女子$ B* a. {6 y8 e7 `% V" J+ I
可是组织里的「圣女」,是大陆大名鼎鼎的极品美人,而且实力强大,他在组织
# g7 B& ?( ~1 f3 b 里偶遇过两次,从第一次看见她就已经迷恋,倾慕,本来以为这辈子也无法触碰
1 f6 ]/ n! C* q! ?) e7 } 一下女神,不过就在不久前,组织的领导烦恼如何进去遗迹铲除各门派的精英弟
5 r# a; _2 L; b8 L7 s, Z: R% B8 H 子时,他以前无意中在探索其他遗迹时得到一个一次性破处空间壁的法宝,这件+ G! e# @- x) B1 G7 a
法宝极其珍贵,他想了很久,觉得自己实力低,还不如献给阻止换取修炼资源。2 v3 V. `% i( f/ i! J/ J! g
2 r, g- R! s- Z2 a
  就这样他就将法宝献给了组织,组织的最强者很开心,不但赐给他很多修炼; o) p& S! W, O: @: |
丹药,材料等资源,还允许他提出一个要求,,当时他想了想觉得也没什么仇人,; Y5 K3 s% u0 `
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要求为好,就在那时脑海浮现女神的身影,最后他一咬牙,2 P- g+ E' b8 I! Y3 j  [
心想这可能是唯一一次能享受女神的机会,于是他跪下来说出希望能跟「圣女」
* Q& i5 x& J+ y; e4 V; f/ N 双修一次的机会,而且还赐给他一枚强烈的春药,笑着要他好好享受美人,他当
* a, d4 N9 u) Q 时无比兴奋的道谢。  @% ~' X0 D) B( a/ b' {2 A

+ \) R0 h2 @" N( V   组织最强者闻然满脸愕然,最后哑然失笑,想了想,最后同意了他的要求,
$ \, [5 c2 M4 Z2 a8 U 虽然,最后组织失败了,不过不关他的事,而且他还是贡献最大的,加上是最强
* r6 M8 C+ _, I+ O& D& U( I' d! [ 者开口,所以他得到应得的报酬。
$ E9 ~/ P$ s7 B* s' ~! o5 {, }% S" F5 Q4 e5 ?! x
  看着女神扭头,眼神冰冷,厌恶,男子艰难吞咽一口,因为身下绝色冷艳的
) t' Z3 g4 u8 |2 a0 h6 R* C 女神,实力强大,能轻易杀死自己,无穷无尽的欲望也被恐惧压制下来,拿出组$ l& b0 m- j# n
织最强者赐给的春药,弱弱道:「这个,是大人赐给我的,要我给你服用。」
7 ~. W( r9 ?; v5 [) n% [0 `
+ z) ]: Q& _% l" h; b   冷艳绝色女子,看着红色的丹药,聪明的她哪里不知道这个时候服用的丹药,
8 X5 P2 [: t  F$ M- N# j6 e 除了春药还有什么呢,当时就满脸难看无比,内心无比愤怒,自己为组织潜伏忍. o# |, v1 h% k$ w' q
辱负重,现在却被这样对待,不过想到组织对自己有养育之恩,又有带自己修炼: x7 U& n3 J: v9 x7 P
的无上恩情,本来就是无以为报,而且神魂还被下了禁咒,自己的性命掌握在组9 R+ M3 j7 w2 i/ V7 i  b0 o
织手上,如果敢违背组织随时可以杀死自己,没办法虽然她真的不想服用,而且: {! z9 ]& n: \  S& I- a/ U
还想男子千刀万剐,可是除非想死,要不然只能按照组织的安排。8 H! a' [* c8 V( k2 t4 ?5 ~

7 ]- M+ U- h1 }1 B   冷艳绝色女子,满脸难看接过红色丹药,最后眼神悲痛的张口服用了丹药,
, c& J- G) p4 W. B3 ?6 }$ I: K 服用了丹药仅仅几个呼吸而已,女子就感觉全身开始发热,秘处开始痕痒,她呼1 v/ z' F$ B6 |5 F9 E( r: ]
吸娇喘起来,脸色一变,随即满脸难看,脸色红润,眼神冰冷,厌恶看着男子,: Q% C! x* s) c; h9 `
冷冷娇声道:「你还在等什么,那么还要我主动吗,快点开始,我还有事情要做
8 ^$ m2 z0 c4 d  L2 h# J 呢!!」5 a; J+ T* I( m) c7 k
5 M6 b3 h. ^9 v# F
  男子被女神如此一说,本能「哦」的回应一声,不过一时间有些慌乱,却不
2 ]( D' Q5 w) o0 q8 \9 c 知从哪里做起,有些手忙脚乱,大手敢摸不敢摸的样子,绝色冷艳的女子看见,. }8 ~5 e: `  ?% P1 r& \1 T
感受秘处越来越痕痒难受,脸色异常满脸,内心异常羞怒,恨不得杀了男子发泄,
6 F5 t& Z9 t9 N 但是,她不想死,不是自己怕死,而是想要留在那个人的身边,她舍不得内心深
8 X, j8 _5 m+ ?1 S' X 处最爱的人,她想到这样下去,自己到时可能会失去理智,求欢男子,刚想一下,
/ O. Y- r! N( l4 B$ c/ R- | 就有种生不如死的冲动,她知道自己这次肯定避免不了要跟男子双修,看着男子7 E! e- j7 Y% C' v( n
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没有办法,只好主动点,尽快结束回去,强, t0 X' x% C0 h' f) o- R
忍着恶心,悲痛欲绝,羞耻屈辱,大声痛哭的冲动,扭头不看男子,主动竖立修  a6 o+ D7 J) u! x; Q1 p3 H) h
长性感的美腿,往两边分开,眼神悲痛欲绝,声音哽咽娇声道:「你还要拖到什9 f7 P) X$ F  d# d
么时候,快点开始吧。」$ R& y4 P% j1 }3 a+ o% N

% m& w% q$ f9 [$ ^   男子看着修长性感的美腿主动竖立分开,顿时幽黑浓密阴毛内,粉嫩有些外# g0 _+ H/ ]# m
翻的秘处,完全暴露在面前,那一刻男子瞪大眼睛看直了,直到听见女神又一次
1 G- I- z  @& R+ n 开口,他才回过神来,于是连忙跪好,艰难吞咽一口,大手握住阳具,看着梦寐4 U) o* H+ Z( P/ e( c$ K9 y+ C  Q6 D( F
以求的秘处口挺过去,。0 F- e+ q- `( U* Z: ?6 L+ P
# e- Q3 t/ H3 Z* h2 m
  女子感觉阳具紧贴秘处口,娇体僵直,娇手不由来用力握住被单,媚眼充满0 }3 x1 o& o; t# G5 A
泪水,眼神惊慌,悲痛,痛苦,当感觉阳具往秘处内挺进去,秘处本能包裹进去: s) s$ o+ ]* N, e
的阳具时,她终于忍不住了,她不明白为什么组织会同意这位实力不高的男子要' j. W6 n* ]5 k4 H. I  I3 g
求,竟然不惜牺牲自己,提出要跟男子双修一次荒唐至极的命令,自己不是一般1 F1 Y3 n1 O9 C7 C8 {' B/ v
弟子,是组织的「圣女」啊,难道就不能让其他女子去跟男子欢好吗,或者用珍
7 L1 {" y6 |: g- Z6 ?, ] 贵的材料代替,在大人提出时,自己明明坚定说不同意,说可以自己出珍贵的材
- j$ W  W4 Q( H' E' F 料法宝代替,可是大人却无比坚定非要自己男子双修,如果不同意就立刻会组织,+ F* C5 L* g. B* m
问大人原因,大人却不说,只是要自己按照命令做就行,那一刻她对组织第一次
+ ]" G/ e# k/ A- H8 l6 x 痛恨起来,不过为了跟深爱的人在一起,只好答应了。# j1 R) Y# x+ U

* c( ?" [3 A% X* t4 K: W   然而当感觉陌生男子阳具,进去秘处一小半时,女子终于还是忍不住,满脸0 A9 F5 K3 L& c; t
慌乱,媚眼泪水汪汪,眼神恐惧,悲痛,娇手抬起按在男子的肚子上,不让男子
0 a, H9 I) A0 P/ ~' |$ m 再进一步,哽咽求饶娇声道:「不要,求你放过我,」6 S. E5 @" D& i4 |
& W, L4 c$ M* Z$ {3 Q8 _7 d
  没等男子说话,突然脑袋一阵强烈的疼痛,女子娇体颤抖,忍不住娇手紧抱
# V: v8 L2 P, ` 脑袋,发出痛苦的惨叫:「啊,好痛,啊,。」
; v: {$ P/ l0 e5 Z/ f8 W1 W# v5 P+ @
  男子不知发生什么事情,看着女神满脸疼痛,不由有些慌乱,正在这时,脑/ V: p! K% a# |/ v, N0 k/ t( S
海响起一把女子的娇声道:「请继续,她只是痛几个呼吸而已。」,男子闻然,
7 k! V6 Q' x7 W; A 满脸惊疑,环视房间一周,可是没见到半人影,不过他也不是傻子,知道这时组+ M+ Y( h. Q' ]2 ^) u
织派来监视,「圣女」有没有按照命令的人。: d5 v2 t- i# Z( R5 H: Q# y- x; h
, V4 J: y" s! ?+ R4 h
  男子想通后,也不在在意,更何况想到暗中还有女子看着,不禁感觉更加刺
2 b' l& K+ ?4 u# H0 ` 激,低头再次看着绝色冷艳的女神,看着日思夜想的性感诱人娇体,感受一小半
8 u. z3 \% S% w* R' M0 W* a 的阳具,被倾慕,迷恋的女神秘处包裹,他无比兴奋,激动,眼睛通红,炽热淫( c6 [" c6 `) ^  q8 C0 M/ T% U- s/ g
邪,艰难吞咽一口,深呼吸诱人的体香,然后下体一动,阳具猛得一挺,完全没
% D/ K2 o9 N6 j4 c$ [% a# {( D/ B 入秘处内。
+ G8 d: Y0 e  r  D! q6 p% l3 x, b, w' N4 P: G2 c
  「嗯,啊,不,呜呜……」娇手抱着脑袋的绝色冷艳女子,突然感觉秘处包- H/ y. Z6 L! c7 u% n( ?1 B3 D
裹的半根阳具,猛得用力一挺,接着情不自禁,猛得仰头,秘处传来充实的感觉,3 t- _7 _* ?- F7 R
她痛不欲生,生不如死,流着泪,悲痛欲绝的痛苦道,最后更是哭了起来。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