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给大姨夫口交

给大姨夫口交

  大姨夫忐忑不安的趴着,躲避着大姨和小姨异样的目光。他身下的鸡巴还硬硬的杵着,这样不舒服的压着迫使大姨夫的屁股稍稍翘起来。我看见大姨小姨进了门,坐起来对着她俩傻笑。她俩在门口扫着鞋子上的雪,小姨的目光始终没离开我和大姨夫。! ?1 F" a7 o: ?' z

& e5 |7 j* U/ P0 r' Z) G4 D- I  大姨进来时对我说:“蕾蕾还在追剧呢?”, k- i# C1 \- W# j

! T& S4 d$ c* G" I0 f  “嗯”我点点头,只是看着她。大姨路过床边的时候也不说话,在大姨夫屁股上拍了一把就进里屋去了。大姨夫被大姨拍的浑身一动,屁股翘的更高了一点。我从大姨夫侧面看过去,他支棱着的东西被挤压在身下,原本傲人的挺立此刻却被大姨夫紧压着的身体弄得团在了一起。我看得好玩,想捉弄一下他,就把腿插入大姨夫拱起来的身下,用两只光滑的脚丫夹住大姨夫的鸡巴,用力往外拉,早把门口处仍然整理鞋子的小姨抛在脑后。+ w; U' k8 C: k4 R9 q) q

3 E. s2 n; E3 k5 j1 A/ n' z  大姨夫被我弄得“吭哧”一声,扭头看着我,那眼神就像一个哈死的怨妇,有担心、有埋怨、有喜欢,当然喜欢要大于前两个选项。当我发现那并不能通过两只脚拉出来时,我就努力的用两只脚“握住”他的肉棍,上下搓弄。大姨夫在我的愚弄下,脸涨得通红,憋着嘴不吭声,但是显然忍得很辛苦。4 I8 Y0 l* L/ m: T' ?
" |2 w& J4 F. C
  小姨见我和大姨夫动作怪异,就问我:“蕾蕾,你干啥呢?”语气中略带严厉。小姨平时不爱说话,性格内向,也从不开玩笑,我对她一直是很畏惧的。“小姨,我冻脚了。。。。。。”我嗫嚅的答着并从大姨夫身下抽出了我的腿,不敢看她犀利的眼神。我担心被小姨看出了端倪,大姨夫应该也是担心的,他原本注视着我的目光早已经转移到自己的手机上。' Y: I8 J% \  y' H$ k
$ z8 {  Q, B! v1 o+ [* L
  小姨见我又趴下看着电脑,也不再说什么径直走进里屋。我和大姨夫相互对视一眼,大姨夫人就侧过身来对着我,鸡巴硬硬的杵在我的大腿上。我感觉咯得慌,就往里挪了挪,大姨夫也跟着往里边凑。我紧张的向着里屋门口处努努嘴,大姨夫受到惊吓绷起身子抬头去看,见没人才松一口气,额头已然出现汗珠。然后趴过来在我耳边说:“咱俩的事儿是秘密,谁也不能告诉,知道吗?”我看他紧张的表情故意逗他说:“为什么是秘密?”大姨夫赶紧说:“你不嫌磕碜那?让别人知道了多丢人?”
3 z3 L- ]  D  x0 M* ~  }, `
/ w: E9 K% {6 I8 r# V5 |  “哦,那我谁也不告诉”我点着头,大姨夫听我这样说似乎很高兴,又在我脸上亲一下,一只手同时插进我的内裤里。我本来夹在一起的腿被他的大手强行分开,中指也探过来,怼在我的肉洞上。那手指微微用力,柔软的手指肚便轻轻触到我肉洞里边的肉,轻轻挤开我紧嫩的肉唇伸进来一个指节。我经过这几日的历练,对这种感觉已经有了点心思,把腿分开一点,方便他的摆弄,同时伸手去大姨夫的下体处捉住他的鸡巴,上下用力捋动。这样弄了几分钟,大姨夫脸上的汗水多了起来,放在我下身的中指也缓慢的进进出出,像蠕动的小蛇。蠕动总算也在动,我心里的刺激感滋生起来,虽然我并不知道为了什么,可是这种麻麻酥酥的真实感让我身心很舒服。
* Y/ P. v1 k1 F! C9 b3 r, w7 \- l  A
  有人说性是天生的,当感觉来的时候那刺鼻的腥臊也会成为你喜欢的味道。我不知道我当时是不是这种感觉,只是当大姨夫再次把鸡巴放在我嘴边的时候,那鸡巴上的尿骚味儿也的确又传到我的鼻子里,可是这次的感觉好像并不很难闻。我俯身到他腿间,伸出舌头小心翼翼地舔了一下龟头。
/ i* D& I+ H. A3 O9 D: a
2 H: h- E2 L( @6 C  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只是心想就当吃冰淇淋好了。硬邦邦的鸡巴握在手里,舔冰淇淋一样舔起来。也许我一下歪打正着,居然蒙中了口交的诀窍,大姨夫立刻就受不了,鸡巴在我手里绷满劲儿一跳一跳的。我就觉得十分好玩,又舔了几下,忽然察觉龟头的口上有东西流出来。我抬头疑惑看着大姨夫想:大姨夫在尿尿吗?难不成他要报我昨天的一尿之仇?
  ?8 x: |9 e; ?  K9 C6 y7 u4 }
% @; e- Z; _* c  大姨夫正在兴头上,看出我的疑虑就赶紧小声说:“大外甥,那不是尿,那是兴奋以后才会流的水,你看你也有。”然后他抽出在我屄里的中指,摆弄在我面前,那上面果然挂着黏黏的液体,像透明胶水儿一样。
4 l* `; I, {) H& P! c+ Q
& G6 g0 e" P9 ]' r  大姨夫又把头压低小声补充:“你妈挨操的时候淌的水最多,快把我淹了都。来,嘴巴张大点,含进去。”我就张开嘴把鸡巴往里吞,牙齿擦得大姨夫直咧嘴。我瞪了他一眼,还是努力把嘴巴张大了一些。慢慢地吞吐中舌尖同时在龟头上抵磨,大姨夫就被我弄得两腿直抖,屁股也忍不住往前挺。才吞进来一半就卡在嗓子处,我赶紧一只手推住面前那硕大的阴囊,另一只手示意装不下了。大姨夫也停下继续插进我嘴里的动作,慢慢拔出去。
5 d0 R! V$ {3 k* G$ w# k' U$ s. @& S
  过了一会儿我吐出鸡巴,喘着气感觉嘴酸死了。大姨夫正在要劲儿的时候,也不管我使劲插过来。我有些气愤的想:你是黄世仁吗?不让人休息的吗?我张口用牙齿轻轻地咬住了他的鸡巴,大姨夫被吓了一跳,严肃地说:“大外甥,小心点呀!”我看的紧张样才笑着松了牙齿,继续套动。/ [& T! |6 _9 \& u1 ?9 w

7 b& s) Q* |9 T& W* K  我在舔龟头的时候大姨夫就握着我的手,让我握了鸡巴的根部套弄。这样他快感很快就来了,而且一直奔着高潮升上来。我感觉到了大姨夫的抽动在加速,用力的每下把龟头顶到我嗓子最深处,终于龟头一抖,精液猛地出来。我猝不及防,被喷了一脸,有一股糊到了眼睛上。大姨夫赶紧用手给我擦掉,顺手拿起被单在我脸上抹了起来。我恼怒地看了大姨夫一眼:“恶心死了,以后再也不给你弄了。”$ E8 G: z& G: ^) ~2 e
1 y3 t7 P! u+ f- P1 r8 J
  大姨夫赶紧说:“对不起对不起,大外甥,下次我注意点。
' O: D; N( o4 h% ]* ]4 K
6 k4 `8 r5 O3 K  b  字数:1804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