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回忆里的小学老师白姐

回忆里的小学老师白姐

  回忆这个东西,就像溃了的堤坝,开了口子一发而不可收,回想二十多岁时的我,大学刚毕业不久,对性还充满了新鲜感和渴求,薪资微薄,没谈恋爱,解决性需求的方式就是自慰和勾搭良家妇女,现在一个让我印象尤爲深刻却又不怎麽清晰的,就是一个47岁的良家。
* u% S( S9 n& r
' M/ w' \+ e% ^( ^1 H' m  J0 f. z9 i  时间太久,已经想不起她叫什麽了,或许一夜情缘之下,她的名字都未必是真实的,所以用一个词代替,叫她白姐好了。?4 Q) t& k- s. R5 M

$ T* V! A' q0 `  当时大概是08年的时候,也是通过QQ认识的,那时候QQ聊天室还有个尾声,同城聊天的时候加好友还是很方便的。
8 w$ A0 A5 T& ]7 U6 ?2 b
: r. ?0 Y! I3 g" X% @4 ~  当时因爲囊中羞涩,也因爲初出茅庐还是个风月场上的新手,再加上一些个人偏好的缘故,我对30岁出头40岁以下的女人特别感兴趣,QQ上主动加好友的都是这个年龄段的。
1 {& S. E# @) I: o9 y% \' `, m% \$ m7 U" B
  巅峰的时候,可能同时和十几个女网友保持着暧昧关系,我的主要做法就是广撒网、缓上床,用量变制造质变,不一定哪一个就被我搂上了。
, A/ h: }1 d( y. z1 w4 s' F0 o' Q2 [! B
  认识白姐就是这麽认识的,她当时在聊天室里挂着号,没和谁聊天,我看了下头像和资料,对她産生了兴趣。当时的网名已经忘记了,记得头像是一个粉红大波浪长发的QQ头像,资料里面写的年龄是37岁。- k: Z  B, _4 z. S
0 L/ K  P9 b# I1 a' k/ [) x% o3 i
  这个年纪的女人是我的菜,但略微有些「老」,我最喜欢的是34岁的女人,不脱青涩却又如饥似渴,无论身体还是灵魂,都准备好迎接淫荡的生活了,却又对生活、对婚姻、对家庭有那麽一丝丝的忠贞和坚持,这样的勾搭起来,感觉是非常好的,成就感也更强。?
/ b# }9 o3 B# `- @/ K
+ j/ H* g" X- o* l7 z8 r4 n8 |  37岁的女人,可能早就已经被人开发过了,出过轨约过炮之后,再怎麽矜持的女子,对这方面的事情也看淡了,那种欲拒还迎、欲遮还羞的感觉就差了很多,而且这个年龄身材也不容易保养,很多女人因爲生活环境问题,可能都已人老珠黄,没什麽魅力了。- x2 T8 o8 g$ u- c, l2 Y7 ]' |2 B
+ \; F+ P3 S! z. v
  但31到39岁的女人,我是都要试试的。31以下太年轻,跟同龄人差不多,我没兴趣;40岁以上的女人,不惑之年已过,看穿一切,对我这样年龄的,基本不屑一顾,很难勾搭。
* ~6 j$ _# o( }
9 e* p9 M, x" q6 E- c8 n  前面发文提过,我是不说自己真实年龄的,谎称自己30岁左右,这样勾搭起来容易一些。聊天室简单聊了几句之后,我和白姐加了好友,在QQ上开始了交流。: U3 i$ i) z& i% M1 U  C: x8 s

4 f5 i* P  Q4 Q1 u1 j2 D* R  聊天的过程了解到,她是个小学语文老师,离异,孩子上大学了,自己在家,每天除了上班之外,在家弄点儿十字绣什麽的,生活挺无聊。
6 P3 [. u$ x4 ?6 Z" d6 h/ E
9 v2 E: \0 K5 Q: Z- |  随着聊天的深入,两个人自然而然的就会开始交换照片或者视频,看到照片后,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瘦,第二个感觉就是美。照片上的她一头长发,身材纤细,浑不似这个年纪的女人该有的那种丰腴,淡妆之下,颇有一番风情。她的相貌略高于平均水平,只是有些清瘦,显得有一丝冷傲。' r: O% |% i& }- M8 O

0 e  R. L4 _) q8 P% `$ O6 ^  交换过照片之后,两个人的距离就接近了不少,但是她一直不肯视频,这让我心生警觉,怕她不是什麽好人,或者干脆不是女人。8 T& b% F6 B) X

5 W; p! Y9 t& B) o. p9 S  和白姐的接触时间并没有太久,大概一个多月以后,圣诞节即将到来,我问她怎麽过,她说自己在家过什麽节,正好我也一个人,就问她一起过怎麽样,她犹豫了一下,同意了。
1 }# r  Q) ~. J" r( y6 o. g1 J7 C
  当时在B城正是冬天,十二月份正是天寒地冻冰雪飘飞的日子,那天正赶上下大雪,我风雪无阻的打车赶赴约定好的地方,在公交站牌附近看到了她。1 j+ f; b9 B8 }$ {( l

% ^9 I4 q8 P! _$ L  当时的她一头长发自然的披散着,穿着一件白色的貂皮外套,刚刚遮住屁股那种,不是大衣,腿上穿着一条深黑色的休闲裤,撑得很紧,看着是穿了棉裤的,饶是如此,双腿仍然显得颇爲苗条。
- Q  j' e' j( d  y4 }, ?3 O, z1 ?" L4 e" G" m) L% L8 Y, h
  ? ? 她的身高大概有162左右,身材比例匀称,腿不算长,加上皮靴的高度,才显得匀称一些。  }/ `: w0 T9 x: k( }  i
1 ]1 x7 D9 |2 E4 [0 Z8 t0 b
  我很自然的和她打招呼,问她想吃什麽,她说想吃海鲜,当时我心里就咯噔一下,吃海鲜,你弄死我得了。
' x2 N& v2 t; Q% }' a, S+ t/ v. s8 ~( V/ q- u
  当时我就担心她是不是网上说的那种吃便宜的骗子,或者是饭托,就有些犹豫,她看我这样子,怎能不明白我心里的想法,就笑着说,我知道有个地方,便宜又实惠,我请你。0 Q7 |1 n- l) Z  s* @

; {/ l+ Z! m5 E, a7 U/ D  她这麽说我自然嘴上得客套一下,但是心里还是保持警戒,不想被宰这一刀,毕竟我身上就一千多块钱,不想都搭在一顿饭上。9 z9 a  R$ }* t+ Q3 C6 \0 x$ V) [9 }

+ d* b3 M5 Q# _3 W# b  因爲离得不远,加上下雪天也很难打到车,两个人就走路过去,经过一个胡同的时候,一股穿堂风吹了过来,以我的身体素质都有些站立不稳,我出于本能把白姐抱在怀里,爲她挡住风雪。7 L1 `, r, C. V. w5 s

1 n3 ^& a$ Y0 F4 p5 W' A  现在回忆,我还能想起来那种感觉,在寒冷的冬天抱住一个穿着白色貂皮的女人,清晰的闻到她的发香,还有她微微颤抖的身体,那种感觉,很美好。
( p1 r  Y$ r5 ~, y
. o* C7 b& D, Y0 Y! B0 F  过了胡同口,我也没有松开,继续搂着她的腰,手就有些不安分了,她就问我你干嘛,我说扶着点,下雪路滑,别摔了。
5 u4 c4 ?; X* O3 Y# ?5 o; I$ o0 o$ ?2 ^5 i* B8 S
  她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拒绝我,就任我搂着她的腰,轻薄她貂皮下的身子。
% w' u! Q- O3 A
! ~" Y1 |- G) a' U2 f  男不摸头、女不摸腰,不是内心放下了防备,是不会让我用这个姿势接触她的,到这时候我心里终于有底了。2 f9 V& D2 a- ]
: ^7 i: D0 D# ]$ ^
  从最开始见面,她就对我不怎麽认可,特别是当时我的穿着打扮,还不脱学生时代的那种随便和简陋,相貌上更加不符合自己的定位,加上吃海鲜时的犹豫,导致在她心目中我的印象分非常低。' N4 m( t0 y8 J
) C" F9 G6 T3 x5 J, ~
  ? ? 这在之后的聊天过程中她提到过,就因爲那一抱,她才心中感动,好像那一瞬间找到了一个人能够支撑她一样,也是因爲这个才愿意跟我继续相处下去的。
5 @. i! C1 @# c& g6 K8 v. Z9 d) ]
% l6 P$ C: ?; `" x  到了吃海鲜的地方,果然不贵,是那种近似于大排档的地方,她也没点什麽贵的东西,两个人点了三盘小海鲜,简单吃了顿饭,花了不到200块钱,这个我还是出得起的,所以结账的时候就抢着买了单。
9 B, m& [. n4 o& t" r% @+ g; p
6 t  K3 x2 v1 t. Z; a: C  吃完饭了,正常来说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送她回家,一个是去宾馆开房,但是因爲之前的插曲,她就有些犹豫,我自然想开房的,就跟她说,找个地方暖和一下吧,刚才走那一段路,都冻透了。
. W3 l: L! d) x3 h7 V( n5 y% k2 G: K
) a) L# a. z- Y" F! D  她还是有些犹豫,我就又说,难得见一次面,这大风小号的,还是圣诞节,咱俩多待一会儿吧?& I  d/ e! U. q( d# J5 ~

0 C* A2 j; q9 z* v( ]" O  她终于还是同意了,只是仍然嘴硬的说,去宾馆歇一会儿就回家,我只好同意,静观其变。' `8 F4 }  [! w1 S8 F6 d: W
2 ~7 d3 Z1 x1 z; i$ K
  当时B城有个连锁宾馆,里面设计的挺好,圆床房还带那种水晶帘的,情调很好,进屋的时候她脱了貂皮,露出里面穿着的羊毛衫,身材很好。' ]2 k# Z9 A# ]" H) q
! t# m& I( Q* Z! U7 p) P9 T
  我烧了水,让她脱下靴子,我再放到暖气片上。我也脱了外套,坐在她身边,她跟我说,这里环境不错呀,我附和着,要搂她,被她拒绝了。8 i, \- Y( l; q) P
+ v9 C+ p' ?" c* h2 f: J
  她很正式的跟我说,休息一会儿,不要碰她。' |( @4 z- T1 b

2 J4 B7 B3 L  K9 o0 q  我讨了个没趣,到卫生间洗漱了一下,回来的时候,她已经脱了袜子,躺在床上看起了电视。/ [) }& W8 `. O5 {7 H9 ^

3 V3 {8 Y5 O3 O2 D6 [9 `  我躺过去,握住她一只手,冰冰凉凉的,我就问她怎麽这麽凉,她说一直就这样。
! A' W- G. a" B0 D6 O3 i
1 z( u7 u7 _( [  当时我已经就剩下一条内裤了,就把大腿伸进被子里,触碰到她的脚丫,也是冰凉的,我就对她说,你把脚放到我腿上,给你暖暖。
+ `* Y- S* ^' C3 h% C; w; ^. d) }) P4 R' ^% d1 f2 Y/ Z3 W' Z
  这句话一下子就攻破了她的心房,她把双脚放在我两条腿上,一会儿就暖和了过来,她的心也随之融化,不再抗拒我对她身体的接触。
  R# ~8 O# o1 H3 S$ c
% c2 n: b( L2 m6 J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自然了,我说脱掉棉裤,暖和的快一些,她说好,就脱下棉裤,剩下了内裤;我说脱了上衣吧,放松一些,她也同意了。
4 a2 p6 O, t$ m. D5 N- A' {3 h
  到最后,她就穿着一条内裤躺在我怀里,任我揉捏她的乳房,挑逗她的乳头,却仍不许我更进一步。0 X; l9 s% s$ j5 W0 Y9 C
$ B, Z! u+ t5 A3 y
  我逗她,你手这麽凉,我给你找个热乎的地方捂捂吧,她有些不好意思,问我,什麽地方?. m+ ~; ^- h4 g

- q- u+ D! C; J  男人还能有什麽地方火热?她心知肚明,我也不戳破,拉着她的手就放到自己硬了半天的鸡巴上。. X+ z( O) b6 a/ r
3 {0 {  |3 l* b/ u1 s* x
  手一放上去,她就不松开了,一个手捂热了,又换一个手,等到两个手都焐热了,她已经气喘吁吁的被我压在身下了。
' X7 u/ E8 h( E: t: A9 x8 t5 h  c
$ Z( X+ x# Y  B; A  她的身材很瘦,这样的身高体重估计也就不到100斤,乳房不大但并不平坦,感觉应该能有B杯,近距离接触的时候,能够很清晰的看到她眼角的鱼尾纹,对此我没有在意,反而多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2 K  d, x; E' S; x+ n! N8 U* j. k% v0 d6 Q' b
  泡良不同于约炮,那时候大家都还很矜持,我在这个过程中也一直特别注意女方的感受,前戏做的很充足,因爲她没洗澡,我就没爲她口交,但还是刺激得她淫水横流了,才插了进去。
' W& E! v+ H( \2 R5 @; q* j* p5 W( c% }! c4 E) d* j. w. C
  她的表现很激动,很迫不及待的样子,用手挡着脸,却用眼睛偷看我插入她小穴时的样子,随着一点点的深入,她弓起腰来,迎合我的侵略。- T$ B4 M' }+ H' `6 p7 M5 v

, @* A* A' H  r5 f. O+ L4 }  她的阴道很紧,感觉得到是很久没有过性爱的,随着我动作的加快,她配合的力度也逐渐加大,到最后,我每一下进入,她都会及时反馈回来,带给我更强烈的快感。
2 T1 }4 ^4 X1 R& b8 X* M- C- m
6 g3 B) i  @0 n1 p- s  她像一颗熟透了的水蜜桃,浑身上下都透着风骚的韵味,熟练的配合着我的抽插。# u5 C3 M3 a' @0 I) J3 [
: c. @# W' Z! e  F2 p
  ? ? 她在床上的表现是我这些年唯一遇到的,从来没在别的女人身上感受到过,每一次试图插入的时候,她都会挺起身体迎合我,迎接我的到来,在我即将脱离出她的蜜穴时,又及时的用腿将我勾住,始终保持着最大幅度的抽插,却又不至于脱靶。# |8 b# h7 k, u+ s) z4 T' r( I
  n8 i4 m6 `( L  {% ?  u
  就这样,她很快就高潮了,没多久我也一泄如注。3 u" N3 l- U9 |! ?* r- D. P
+ U0 _# G7 O" A: v% t( f$ b
  ? ? 两个人躺着聊了会儿天,她问我是不是才25岁,我知道她在开房时看到了我的身份证,我默认,她说她也撒谎了,她的年龄是47岁,明年就本命年了,他儿子都23了。
7 v! H( k& b, [2 s9 s
) F9 j& I- S! r& ~/ o  我心中无语,但刚才带给我的舒爽可是真的,便不在乎的说,真看不出来,你看起来就30出头。4 x  U1 Z- k5 w  S5 F

3 c8 l: d/ k' k/ x6 a  ? ? 她语声悠悠的说,以后可不能这样,年纪差太多了。3 H, E- w6 H1 ^
; a- q2 e" q0 V/ N- ~- N
  其实这也是她进了宾馆以后态度发生改变的原因,她没想到我跟她的年龄差那麽多,所以就很排斥。( T+ h6 Q& q+ R  B0 c7 z9 ^5 ]& q
5 q9 I8 i4 k5 \2 {$ T
  然后我就问她,有没有幻想过和我这个年纪的男人做爱,她说没有,我说你和儿子一起生活这麽久了,看着他有没有什麽不一样的感觉。$ o1 Z5 m3 j8 X% m3 Y

+ @9 P1 C) I' c" f, ^% l' l3 V! l  ? ? 她沈默了一会儿,说有的时候会不想让儿子谈恋爱,他带女朋友回来的时候心里会有些不舒服。
+ H5 i& z# u2 j9 h. A2 x( K  y; G% e* _4 A& j6 N7 ?" k+ d  S
  一起到卫生间洗漱了一下,回来的时候她自然的又握住了我有些反应的鸡巴,认真的口交了一会儿,第二次性爱再次开始了。0 M$ Y. c; Y& v( i; `$ r
* d( d7 ~' x' N; q
  那是我印象中最爽的一次性爱,唯一的遗憾可能就是她太瘦了,还特别喜欢女上位,这个姿势下,她的屁股对我的耻骨进行了强烈的摧残。
5 ]. B, g, C% t% q2 ~. W: L5 M5 Y. U6 Z3 T
  两个人相互配合着,她放开了享受性爱,各种淫词浪语都说了出来,甚至包括她对儿子的性幻想,当时我也配合着她,一起放纵情怀,享受性爱。+ h( O4 T9 e& I; E( x4 K8 c
7 w* h( j& \: w1 \* p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她就已经决定跟我不再联系了,只不过我还年轻,没有洞悉她的心理变化而已。
% T! r+ v5 j- ]5 x8 G
) y6 x5 e. {' _  第二天凌晨,两个人又做了一次,这次我帮她口交了,她也让我射到了她的嘴里,缠绵了一会儿,两个人起床,退房,出去吃了顿早餐,就各自回家了。: ^4 d8 g8 j; U1 X  Z( |. y6 T9 x' u
+ U% N" \2 Z1 ?
  到家后,我又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看到她给我的留言,过去的就过去了,当做美好的回忆,不要再见面了。7 \  K: R) C7 E( V) q
2 Z  B/ y2 }4 s- f! S. I* L, R) k
  那之后我们有过几次聊天,但都没说太多话,除了相互关心一下之外,她渐渐地疏远了和我的联系。9 z8 G& B' {7 L8 X& {5 ?4 p
! P( O5 Z! `4 v$ l
  时过境迁,这麽多年,她那份独特的风韵仍让我记忆犹新,我觉得这就足够了。
( W3 w6 ]0 u' a# U! U5 q: p, X$ B/ I$ Q* H; y0 W
  只是回忆,永远让人无法轻易释怀
% }, }* \) C% Z9 E* k$ g7 @5 O% ]% i1 _
  ....................) ]' o/ E$ F3 @9 e& a5 g2 O( l# u  S; e

" A! `: s3 x/ T7 r9 U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