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进击的魅魔

进击的魅魔

法兰克王国,大陆诸国中头等的强国。漫长的国境与诸多国家接壤,带来了繁盛的边境交易,却也让王国的外交时刻行走在钢丝之上。因此,法兰克的王族们往往比其他国家的王族更加辛劳,这一点上,卢恩哈特身为太子,自然是难免例外。7 w  R3 c, L" O) a: x
在外人看来,位于王国首都麦因兹中心的王宫绝对是相当豪华,但仅有少数人知道,在瑰丽的王宫之内,其实藏着几个颇为朴素的地方。比如说,就在供王族们生活的奢华区域中,属于卢恩哈特的不起眼的政务间。若是没有亲身造访过这里的人,想必会脑中会浮现出一副金碧辉煌的景象,但实际上这里不仅几乎见不到什么奢侈品,墙壁也完全被堆满书籍和卷轴的书架覆盖,甚至就连可供换气的窗子都没有,可说是充满了闭塞之感。3 d. i0 M# F/ H7 Z( f- ~$ k, R
是王国财政堪忧吗?是殿下奇怪的癖好吗?还是他觉得简朴一些更有助于集中精神工作呢?在下人们之间,流传着各种各样的说法。但无论如何,这一天,卢恩哈特一如既往地在这里埋头于工作。
# t, _  ^2 Q' ?0 a& k房间里唯一可以称得上豪华的,只有那把在家臣们强烈要求下才放进来的金边木椅。卢恩哈特瘫在这张椅子上,伸了个大大地懒腰,疲倦地望向面前那座由文件堆起的小山。今天,他得一边处理这些,一边把先前举行的宫廷会议整理出来才行。
/ N: u$ @' L5 x: M“…………………………”
1 C& W9 R2 o+ [会议中那恼人的一幕幕黏在他的脑子里挥之不去。诸多议题之中,他最为关心的自然是关于王国秘宝‘贤者之石’的处置,可在这一点上,会议得出的结论却事与愿违,让他烦心不已。9 H4 ~. T1 t7 a9 d7 @- r7 f
贤者之石。
* A: Y# r% J: L) ]传说中,古代的伟大炼金术师倾其一生造就此物,其中蕴含着无限的魔力。若能正确将之引导出来,效果甚至堪称神迹……点石成金,不老不死,屠杀巨龙,获得匹敌诸神的睿智……8 P3 k8 \/ }4 `- M1 ^$ [' Z) S1 a
遗憾的是,引导贤者之石力量的方法与知识早已失传,目前那也只是一块没用的石头罢了,其存在反倒给予了其他国家对王国发难的口实。话虽如此,却也不可能把如此重要之物拱手让与他国,更不可能加以毁坏。于是将其藏于边境的偏僻村落,并散布谣言,让民众以为贤者之石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物件倒也成为了一个颇为合理的选择。/ ^( S# R' Y6 @
历代先王们确实也是这样做的,而方才会议上对于这个议题,也仅仅是装个样子讨论一下,结论自然是维持一如既往的处置便好。卢恩哈特对于这种做法早有不满,于是在会议中提出了自己的异议,但他虽然贵为太子,得到的却也只是迎面泼来的一盆冷水。
& {+ V4 Z4 I6 y# R3 W. {“混蛋!”
9 y" L; N" v" F1 \9 B: H9 m嘭!太子的拳头狠狠砸在木桌上,但他的愤怒却分毫没有消减。群臣的脸上那不以为意的表情,父王令他不得轻视传统的训斥,甚至就连母亲带着歉意的温柔笑容,都只是让他烦躁不已。% l# Y0 p/ x6 y4 }4 w8 Y3 I  k
什么传统?狗屁!
1 }4 G, k6 B0 [! m总有一天,这片大陆会烽烟再起,和平总不可能永远持续。等到那时,让贤者之石成为他国发难的口实,和王国自己掌握运用石头的方法,结果有着云泥之差。但是这些掌权的老人们,一个个沉溺在眼前的和平幻觉之中,也不管自己死后洪水滔天。为了维护宝贵的和平,难道不应该做足各种准备吗?
  e0 Q  ^5 ~  l5 K. Z卢恩哈特苦闷地抱着头,把仆人精心打理的发型抓得一团乱,那是不这么做,怕不是要气得大声叫喊出来。
) s! r9 w$ {1 }" T“哎……”8 q' k" I+ ^0 h) Z# X8 v. W
他叹了口气,取回了平时的冷静。毕竟一直生气也不能真正解决问题。他必须思考,今天会议上自己的发言哪里存在不足,下次会议时哪里可以进一步改进。
3 N* k! p: Q  l7 F0 \: O卢恩哈特还是个年轻人,光是冷静下来就消耗了他不少的意志力。而且因为思考时精力高度集中,直到一道长长的阴影投射在木桌上,他才意识到有人在背后。# e0 |8 k  n, a
“哇啊……!”3 S  J5 l/ \  K+ c3 f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卢恩哈特发出短促的惊呼。他猛然回身,却不料自己动作太大,使得椅子向后方倒去。他急忙挥动双手企图找回平衡,但在一秒不到的徒劳努力之后,椅子依旧无情倒下,一阵钝痛立马爬上他的后背。
9 X) S3 d+ z+ f- n- ^7 N“啊啊啊……疼……”3 o' H  {% F: F, i; b. D
他下意识地摸向后背,这时,一只手伸到了他的面前。对卢恩哈特来说,从小被仆人帮助是理所应当的事,所以他没有犹豫,条件反射地握住了伸来的手。下个瞬间,似乎有一种近似甜美的麻痹感侵蚀了他的触觉。' f" I% h* O! X! ~0 `
“谢谢……”
- ^8 ^* F& c% g4 ?0 z1 V  Y那条手臂宛如瓷器一般泛着纯白的光泽,光滑的美妙触感如梦似幻。直到他站起来,松开了手,那艺术品一般的触感还萦绕在指尖,渴望着再一次的触摸和品味。他仰起头,视线从手滑向手臂,然后向上滑向那只手的主人。然后,他看到了。看到了她。
( L! E( K9 I2 g# I7 h% g2 A& X! f那种甜美的感觉再次袭来,这一次溜进了他的眼睛,在脑子里窜来窜去。* @) b2 K; Q1 f, a9 U
是侍女?还是什么人?卢恩哈特没有理解突然凭空出现在房间里的存在到底是什么,只有一个词、一种情感、一个概念塞满了他的意识。" M: l( F% K# A
………………好美。5 |  U4 J- ?# u  q' ]5 ~
除此以外的全部思考都停止了。她的肌肤水嫩透白,没有哪怕一丝的瑕疵。倾泻而下的耀眼金发就像用阳光挽成的绢布。雪白的丝衣若有若无地遮蔽着她的躯体,那完美的身段让人们所谓的黄金比例就像一个笑话。3 t4 R/ `- G* D. l
面对几乎让人感到一丝恐惧的完美的‘美’,卢恩哈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想着缓解双目的疲劳,他用两指捻了捻眉间,按压了一会儿,才又一次睁开双眼。
5 L, V4 H, Z: V/ `“你还好吗?”/ z& m& Z5 F7 y" f9 j
她果然没有消失。与她令人目眩的庄严美感相呼应的是她的声音——如此甜美,仅是倾听便仿佛被爱抚着耳朵,而语气又带着孩童的天真无邪。卢恩哈特意识到,她并不是什么幻觉。
. D2 n/ ?8 s% q* F1 w; {# k, j这个女人是谁?他的理性高声叫喊着。
; L7 Q* l: |# S; g8 _2 P这座王宫毕竟是整个王国防卫最为森严的地方,更何况位于王族居住区深处的政务室,岂是外人能轻易进来的。他早就下令除非有十万火急的要事否则不可打扰,而且门外应该也有侍卫和女仆。怎么可能有人绕开所有视线,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个房间里。
* T- M( ?3 a/ R' k不是幻觉的话,难道是梦吗?拥有这等倾国美貌的人怎么可能存在于世呢。而且不知何时,桃色的雾气溢满了整个房间。……等等,桃色雾气?梦到美女的话尚好解释,但这雾气又是什么?
8 A1 Y' t0 w- L这个疑问,是他理性最后的挣扎。
$ L( {  x6 z$ V# j$ a1 P2 n. u“嗯~~~?”8 g. G; H+ h6 \2 S6 \- V* Z
精致的无暇脸庞凑了过来,一股甜美的芬芳窜进卢恩哈特的鼻腔。并不是女性特有的轻盈香气,也不是香水那种略带刺激的香味。而是某种他从没闻到过的,甜腻而又醇厚的芬芳,是令每一个男人都不禁折服的魔性之香。2 b5 {. l7 U2 x: `7 [
刚刚还在脑中酝酿的思考雾散而去,化为片片云朵。她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些事怎样都无所谓了,美妙的脱力感缓缓扩散至全身。紧张的神情松懈下来,膝盖软软地使不上力,回过神来,卢恩哈特才发现自己已经跪倒在地,无力起身。& ^# u' u& H7 x9 A
“啊啦~不小心受伤了吗?”& m7 n' U6 z+ X- S# Y, ^. x3 B6 F
“啊……啊……”
3 P! H4 C% Z. j, U* M' V卢恩哈特无法思考,好像有什么东西攥住了他的心脏,放空了他的头脑。但并不是所有的意识都陷入了沉睡。在他体内,生物的本能正发出无声却强烈的警告。
% v! W2 @/ R. b* ~1 V" Z+ a太近了。但想要远离,身体也不听使唤,双脚像灌了铅一样,没有办法站起来。想用手撑着身体往后蹭,双手却连堪堪撑住地面的力气都使不出。
: C+ [+ U4 b5 ~' n" x“哈……哈……哈……”) f( R: k: }: I5 W- {# c
明明身体一丝不动,气息却已经粗重混乱,全身涌出了一层薄汗。一股燥热在体内乱窜,沸腾的血潮涌向股间。裤子不争气地顶起了小帐篷。9 E5 \# W8 D" }4 |
“哈……哈……哈……呵呵……”
3 B& @0 n  I4 B4 l/ [% J不知是不是卢恩哈特如小狗一般呼气的模样过于滑稽,女人随意地模仿了两声,旋即调皮地笑了出来。虽然怎么想都带有一丝嘲笑的意味,但女人恶作剧般的笑容是如此纯真无邪,又是如此惹人怜爱,让人无法心生反感。- {& [. J5 ^& O% p. q" [
她到底是谁?卢恩哈特又一次思忖着。这时,女人那小恶魔一般的笑容变为天使的微笑。卢恩哈特的心脏不听话地鼓动起来。而女人伸出比丝绸更为柔滑的玉手,轻抚他的脸颊。
0 y& M: U0 r# I“啊……”& e( Y! N3 ]9 d5 Q/ ], t8 m
微凉却带有温存的奇特触感同时传来,几乎让人发出叹息的宁静与燃烧的欲望毫无矛盾地交织在一起。被这双手抚摸,被她这样俯视是如此的幸福。5 u' v, i# G* _4 w. F! V  h4 O( k
卢恩哈特贵为太子,从小到大几乎没有被人俯视过。虽然当他还是孩童之时需要抬起头和大人交流,但在精神层面上来说,从来都只有大人们看他脸色的份。除去双亲和别国的王族,他向来都是俯视别人的一方,对他来说,这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u) T% b5 H+ P, v* P
但是此刻,这名俯视着他的女子太过美丽,太过高贵,令他的心中无法涌出一丝不快。不,对身为王族的他来说,能这样跪伏在女子的脚下,不要说不快,他甚至是感到万分的荣幸。仅仅是这样跪在她的面前便是无上荣光,是天赐的恩惠。; V$ S- ?0 \' ]6 c. \
卢恩哈特的心中,一颗想要服侍于她的欲望火苗被点燃了。他忽然意识到女子的身份,不经意地动了嘴角。
, n6 [+ S  `  [$ O3 Y2 u“女神……大人?”
# V) l/ S3 u! O- _/ B在他眼中,女子的存在就是如此伟大。她是支撑天地的一柱,是亿万星辉的一颗。对于这份仅是凝望便令人窒息的压倒性的‘美’,除了‘女神’,还有什么称呼能浮现在脑中呢?卢恩哈特基本上是个眼见为实的实践派,所以当超越了认知的存在感降临于眼前,对他的冲击更是格外深刻。
7 o: i8 {" p- Y, z& }“哎?”( d) ~5 s% T7 z* d6 [8 o4 ^# q0 v
这时,‘女神’带着些许吃惊的样子眨了眨眼。7 e/ S0 @) |& C; R  i9 u3 B2 T- f
“啊……嗯。没错,我是女神哦。请叫我芙蕾雅吧。”
4 k; C2 E  Z; V9 h6 {/ ?天使般的笑容,夜莺般的话音。她轻声应答,肯定了他的推测。卢恩哈特一面醉心于女子的音容笑貌,一面又对她片刻的犹豫有了一丝怀疑。" R; _5 p: M* v/ P# Q
“怎么了?难道是第一次见到‘女神’吗?”
. p, Y8 q8 e8 r5 ^说不定她不是什么女神。说不定只是因为他无意中说出了这个词,女子才会顺水推舟,应答下来。) L/ Y, l0 q1 m# C$ N4 d
“那、那个……”- b3 W$ }$ D2 M6 j1 @( v: y: ~
“嗯?”
8 t' }- P- i! K8 g! L4 t) r像是要洞悉卢恩哈特一般,女子略微靠了过来,视线由上到下打量着他。5 ~6 S# O/ b! y
好……好美啊。
: {: x8 M; O# X( G. Z卢恩哈特感到自己内心的疑惑仿佛全部曝露在女子水晶般的瞳仁中,不禁心虚地错开了视线。他的目光从呼出甜美气息的粉红樱唇一路向下,掠过白玉般的脖颈,最后深深陷在了那对肉感十足的丰满胸部中,思考也随着朦胧起来。7 W$ L2 n0 r" \! J. i" l* z/ a
“怎么?”! f0 g& u7 X7 k$ W$ r
怀疑像泡沫般破碎。她怎么可能不是女神呢?那美丽温柔的微笑……怎么可能不是女神呢?卢恩哈特忽然对方才的怀疑感到莫名羞愧。
* t9 _  l+ e7 t“不,没什么……”
! s" m$ ^! |% F$ I) }# L: ]" c内心马上就为屈服找好了借口——像女神这样的存在定是无人不知,但他对女神的一无所知却让女神受惊了。若是如此,那他是犯下了何等失礼的大罪,怎样才能求得她的原谅?卢恩哈特的身体,比头脑更先得到了答案,立马摆出了伏地认罪的姿势。/ s/ N. n: e' K" o7 _$ E. ~
“非、非常抱歉!!!”# J: I( m5 n' w
“啊啦啊啦……这又是怎么了?”
$ o$ z6 ^% o% v8 h4 e$ O; D9 _“这个……我……”$ a5 v' Y' o2 j& t
“为什么要向我道歉呢?”1 w) R7 L& q+ a1 O( Z
“我、我实在是太愚蠢了。竟然怀疑您女神的身份。明明……不可能不是的……毕竟您是那么美丽……请、请务必原谅我的愚行!!”
' b% \5 Z+ Q0 Z& n望着不胜惶恐的卢恩哈特伏在地上道歉的滑稽样子。女子不禁用手轻捂嘴角,漏出细不可闻的可爱笑声。
9 _5 b# ~8 p! w8 d2 K+ N“看来比想象中可要容易多了~~”; t2 `7 T/ d0 Y
“那个……您说什么……”
. w) @5 Y- F+ @/ j& l( q“没事。好了,起来吧。”
3 f' `/ k1 L) ?( i( B卢恩哈特被女神大人牵着手扶了起来,幸福之情溢于言表,但他的膝盖还在却止不住地打颤。
4 d# Y  E: E9 F% `& j; u“眼神都直了呢……高兴吗?能像这样亲眼见到女神。”' Q' F- i' m' Q$ }3 U1 L4 N
“啊……嗯……不胜……荣幸……”
0 w+ P4 K- }' G( Q5 K4 t卢恩哈特不知道该如何和这样遥远伟大的存在打交道,平时灵光的脑子这会儿也锈得死死的。不管怎样,还好没有在她的脸上找到正在动怒的痕迹。于是他决定,比起道歉,还是先把眼前这今生难见两次的面容烙印在自己眼中。' q* c/ X; J1 T- v
“是吗?呵呵~没关系,就这样沉浸在舒服的感觉里就好,放松~~放松哦~~~”
7 A! D1 G5 i7 j( x0 \' W芙蕾雅没有因为卢恩哈特那副意乱神迷的蠢样责备他,反到是投去了溢满怜爱的目光,那对微微眯起的美眸,拉着他堕落向更深的地方。得到女神原谅的卢恩哈特更是卸去了所有心防,面颊的肌肉松弛下来,眼神中薄雾弥漫,宛如坠入美梦之中。
- Z$ v7 m) [8 I0 P9 m“啊啦啊啦……真是没出息的样子呢~~呵呵呵~~~”
7 ]4 A' M& P* t: J$ U啊……多么宽容……多么温暖……沐浴在芙蕾雅的光辉中,卢恩哈特只觉得自己仿佛行走在春日的灿烂阳光下,全身都被美妙的温存笼罩着。要是时间就此停止该多好……要是世界永远凝固在此刻该多好……
% f$ n  G3 p5 Y; A* x6 D卢恩哈特彻底沉醉了。仅仅是眼前这绝对的存在与自己同在于此,与如此微小的自己同在于此,共同分享这美妙的时刻……仅仅如此,就胜过了世间的所有美酒,将他带往了片刻的极乐之境。他沉醉之深,甚至没注意到自己的股间就像临近射精的少年那样不争气地暴胀着。. s  y5 Y& A5 Q& r
“冷静下来了?可以和你稍微谈谈吗?”
0 e. V( ]# s% ~“是、是的……”
% w) I# b" {) G  d( R5 y3 d即使如此,他倒也不是全然丧失了理智。9 @6 w0 D/ s. m% C& E, f7 K
“嗯……我有一件事想要请教你,可以请你回答我吗?”8 o: Y- }/ P  ~/ F- u
“当然,您想知道什么,只要我知道的,一定言无不尽。”( l5 ]6 m1 ]7 L6 i; o
此时的卢恩哈特几乎已经是被芙蕾雅话语操纵的牵线人偶,但从她口中说出的名字,却把卢恩哈特从梦境中拉了一把。1 N' ~, Q& n" n; y) x! O/ a( B
“其实……是关于贤者之石。“
8 v  Z, l, H0 v* }8 D+ p“!!!”. c$ j" v6 _0 @1 F' w" F
贤者之石。片刻之前,他还在为这东西烦恼不已,除了列席宫廷会议的要员外几乎没几个人知道。但是,她却知道。2 g( o0 e- U! ~/ {
“为什么……会知道?”
: D% @! W* b0 {: p0 G, c0 z; ~$ n是有人走漏了风声?是哪位大臣想趁着自己还未登基搞些动作?还是领地里藏匿着贤者之石的家臣想要消灾避难?是叛徒?密探?
3 B" L& g0 m# ~8 g! T卢恩哈特的这些疑问,仅仅存在了几秒。* V4 S' j" x( F$ J
“我可是女神呀,知道不是理所当然吗?”6 t& ~& w8 A6 _" ?. T/ C0 u9 F
芙蕾雅的笑容有着包容一切的感染力,在卢恩哈特的脑海里不停翻搅着。这番不成道理的道理,如果仅仅是写在纸上,让某个不在此处的第三者,在不受芙蕾雅的美妙的身姿和话语的影响下来判断,恐怕是个人都会感到可疑。1 d# \* u3 r) v6 V/ n$ v
“……………………”0 a' x( J- ?- B/ j! b5 ]' E
只是此时的卢恩哈特可并非如此,她不落凡尘的美,明眸中溢出的温柔,以及直击本能的官能刺激,让她的话语变得不容置疑。哪怕还有些许的疑惑和怀疑,但只要对上她的笑容,一切都如同泡沫一般破散。$ \  e. }& k3 o1 T6 a/ i+ n
看着卢恩哈特的意志和力量再一次从脸上和身体上消失,芙蕾雅带着笑容凑了过来。然后,卢恩哈特注意到了某件事,他的双眼再也转不动了。# o+ W1 |9 ]8 T: Z! s
不知何时,他又一次跪下了。女神的身材娇小,此时她胸前那对白兔和自己的视线正在同一高度。随着她越走越近,那对白花花的肉球也不容置疑地朝着他的双眼笔直逼了上来。
" }$ a+ _" ]% ?虽然这对几乎从服装里溢出的白兔到底还是受到些许重力的制约,而且以她的身高来看未免大得有些破坏了平衡,但它美妙的形状却足以让人为它改变价值观,并深信这才是世间最完美的平衡。柔软绵长的线条勾勒着丘陵和深谷,如果有人不幸将手置于其中,恐怕便再也抽不回来了吧。" \2 U2 V# g1 f& r" I
如果能碰触那对乳房,如果能抱紧那对乳房,一定会会发生什么吧?欲望点燃了他的妄想,甚至让他感到一丝恐惧——若是如此,必然会发生什么。会发生什么及其美妙,却又及其可怕的事情。
$ R5 B- h3 `# G2 q3 M$ T但是这一丝恐惧,带给卢恩哈特却只有无能为力。理性和本能都被赶进了脑海的小角落里,微微颤抖,仅凭着微弱的警钟声,如何对抗眼前这溢满欲望和诱惑的肉体。芙蕾雅的双手添上他的脸颊,把死死钉在胸部的视线拉回到她的双眼。! f5 \. n! h. {* t! n/ P' n% Z
“啊……”
1 w4 }7 q. a' r! M" c) Z脸颊被爱抚的快感和凝视女神胸部产生的罪恶感攀上他的心头。卢恩哈特作为太子,自然是从小就通晓礼仪。但此时他竟犯下如此无礼之举,还是对着女神大人……
7 O+ z$ P2 }) Q1 X3 a6 D羞愧让他的脸颊像着了火一般,他不由得想要错开视线。芙蕾雅看准了这个时机,一边抚摸着卢恩哈特的脸颊,一边向他投去溢满慈爱的视线和轻语。' x- p9 H1 f+ B7 w
“有什么……想要向我倾诉的吗?”. l! R& v- A6 B
每当温暖的手轻蹭他的脸颊,那份讨人厌的罪恶感便剥落一分,取而代之的则是温暖的安宁。难道是女神大人没有察觉我的丑态?不,不可能,那可是全知的女神大人呀!她察觉到了,即使如此,还是宽恕了我……当这个念头产生,卢恩哈特便更深地陷入了名为屈服的幸福沼泽。6 V, f5 v" k2 n0 a6 x; e; b2 _
“我一直都在注视着你呀……你真的非常努力了。”2 `# R) G. E& o
“芙蕾雅大人……!”3 r( v+ ~' F) W2 k5 w2 m
原来,她一直都在默默守护着自己吗?在这个充斥着欲望和自私的宫廷之中,他一直默默地孤独战斗着。如今,这些努力终于得到回报。女神终于亲自现身,要助他一臂之力……
% ?. P1 h6 O, C# i  M: \/ r( ^那些不能理解他的大义与理想都碌碌之辈都被赶出了脑海。在他们空出的地方,是这位愿意认同自己努力的,至高无上的女神大人。! E7 i7 U8 E. t: a% Q4 D/ p
“呐~~~~”7 j- j2 c' P+ T7 \+ a3 k
随着饱含宠爱之意的话音,甜美的气息拂过卢恩哈特的脸颊。从她口中呼出的气息,就像从牛奶和蜂蜜中提炼出最香醇的部分混合在一起,卢恩哈特简直要被这股轻飘飘的气息吹上了美妙的云霄。
" Z5 _9 G, @3 F1 g' O1 R/ _% p“啊……呜……”
& a) K, \7 q0 `) h) m4 C, p; ~意识沉醉于幸福感之中。当你最为信仰的存在就在眼前,愿意屈尊听你诉说,又有谁能守住口中的秘密?' L% k. T# A0 z' n
“其实……”
. \% a% y$ b/ q9 k# E8 b& a卢恩哈特说了出来。在被芙蕾雅搅得一团乱的脑子里,拼命搜索着点点滴滴的秘密。贤者之石的伟力,将之运用的风险。大陆诸国的情势,预想中将会到来的战争,还有那些不顾大局,只顾保身的老人们。  d" M+ O* i/ o' P
即使在已经意乱神迷的状况下,身为太子的卢恩哈特讲起话来依旧有着不错的条理,但他的态度却像刚刚学会写字的小孩子将自己的作品展示给母亲一般,充满了对认同的渴望。* ?) m# X3 M% d
芙蕾雅带着平静的笑容倾听着,时不时抛出一两个问题。她的语气天真又亲切,一边听着,一边对于不停叙说着的卢恩哈特点头赞同。受到女神这番肯定,卢恩哈特自然是喜出望外,但凡是能想到的统统说出了口。
. V+ a+ F, B2 b  o3 x“真可怜……一个人在这么困难的状况下坚持着……”6 M6 D# |# {" m. Q
“请问……我到底应该怎么做才好?”
' M2 |4 T% g4 I7 O. J不知何时,卢恩哈特双手合十,摆出了一副祈祷的姿态——如果是女神大人的话,一定有办法的!他如此深信不疑。3 S& N# b+ W1 C
“这样啊……藏在了村子里呀……具体是哪里呢?”1 T6 @. A/ M9 y8 H: [; e2 _# ]) X4 J2 B
“梅霍夫村村长家阁楼的隐藏隔间里。”
8 q: E5 ^6 @' e' L女神的眼中闪过恶作剧般的调皮目光,但在卢恩哈特看来,那却一定是睿智之光。7 K: w+ w( N( m$ a* ]+ x. H8 j
“这可太不妥了。如你所言,还是安置到首都更安全一些。”% e1 R3 `$ X) k+ j3 p9 d
“太好了!您果然同意我的看法!”# F( s7 _3 B/ T! w5 w* |" A; {) @
“但是……太过仓促可不行呢。”
7 z' D5 H$ U/ e% f4 h0 d“您言下之意是……?”
& P% L6 j7 a7 k6 R  f7 V$ Y芙蕾雅用手拄着腮帮,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卢恩哈特则像带着颈圈的小狗狗一样等待着她发号施令。
( A) B6 n% m7 G: v: t$ }4 F“卢恩哈特。”8 w- c% B7 Z: E+ x
“您……知道我的名字?”
7 s9 a  \+ A* ^从见面到现在,芙蕾雅第一次唤出他的名字。5 O4 y2 O7 M/ c, ~  m
“当然啦。我不是一直都在注视着你么?我问你,从今往后,你愿意属于我吗?”! {) o' h5 g( F+ i
对女神来说,世上数不清的人类定是如蝼蚁一般。但在这群蝼蚁中,女神特别现身于自己面前,甚至知道他的名字,这难道不是说明自己对于女神来说也是特别的存在吗?卢恩哈特顿时感慨万千,几乎落泪。倘若此时有人依此画上一张醉心的王子,想必可以流传后世吧。
# N* v; w% M1 v0 \+ q; Y% G“请务必……让我服侍您!”
7 y" }" T9 ^8 H8 I1 w- v他没有理解,女神话中的意思,是让他成为只属于她的‘私有物’。他只为能和崇拜的对象建立起如此羁绊而兴奋,没有细想就答应了下来。
" E3 g$ H) V/ Y, B& x" C. w8 W9 ^, _真的好吗?总觉得自己不知不觉间……好像犯下了什么大错……/ K  U( J6 Q  {7 M7 R. X
即使是现在,卢恩哈特的理性也不是彻底放弃了挣扎。它用尽全力,发出细不可闻的呼喊——不对劲,有什么不对劲。如此状况下,这风中残烛般的理性,正是源于他平日里不懈的努力。
3 N- T6 `3 W( F7 P这灵魂的火焰本应在未来的某一刻燃起熊熊烈火,但在那一天到来之前,他却遇到了芙蕾雅,这也许就是命运的弄人之处吧。
  l* r9 V: N- ^1 O“不用担心,不用害怕,全部都交给我吧……?”4 S* q% d7 a4 b. d( Q+ w- t* O
不对,这样下去不行。但是……我到底是怎么了……啊啊……9 w  P% u% {/ v) f# L1 [- ^
柔软的双手包裹着卢恩哈特的脸颊。他的眼神彻底涣散了。
0 @% c) ~4 i1 z0 k" `% I) J+ h5 s: a“乖~~~乖~~~~好孩子~~~脑子里除了我好闻的味道,好听的声音,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吧?要听话哦~~~这样的话,我会让你更加舒服呢~~~?”% Y. e- u" [8 D$ }8 W
“啊……啊……”
8 L* a% |  i7 K- `( e, ?“看着我的眼睛,我瞳孔里的光,亮闪闪的呦。好看吗?”; A1 y. C" W) f, M% d+ v3 I3 v. G
卢恩哈特差一点就能取回思考的能力,把自我握回手里。但在那之前,他的灵魂却被芙蕾雅那比绿宝石更加妖冶的眼瞳牢牢陷住了。3 l( j( E( M# l8 E  x* j
那对翠绿的瞳孔中绽放出猩红色的光。5 Q" Q2 g) P/ \7 `+ p! Z0 q. u/ E
“听话~~~听话~~~~你是我的乖孩子呢~~~~?”
" `$ i+ J  H  z$ k, ^- H) _' {卢恩哈特感觉身体更加轻盈了,像是被抛进了一片云朵。他甚至忘记了话语,被一步步引向梦境深处。! U3 [9 z( Z8 |, T$ r/ a& t! J8 t! h; b
“呵呵呵~~~~舒服吗?一定很舒服吧??”
' Q5 T7 O/ {( ], ^- `好像有什么体内的东西,要从胸口漏出来了。
2 Z0 q5 h/ v4 \4 v3 c“慢慢地深呼吸~~~~脑子放空~~~~就像溶化了一样舒服,对吧?”/ T( Q  ]4 _* K6 I
芙蕾雅轻盈的话语产生了回音,化作一道道幻影包裹着他。除了她的话语,其他的一切都听不到了。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连是梦是醒都不再清晰。卢恩哈特被芙蕾雅的双手捧着脸,用尽全力勉强站立。
1 R! O, m8 N+ C' F! B) M9 g  n6 A2 x2 |“呐?想要和女神……接吻吗?”, q7 B# m* x9 @. }
当然想啊……但我怎么可以这样亵渎她……但是,好想……啊啊啊啊………………
' J3 h- y  o, ^. i9 m$ T脑子里早就溶成了一团浆糊。就在他还陷于混乱的思绪中时,女神的面容却一点点凑了过来。
2 @3 U2 {4 }8 F4 ^若能吻上她的樱唇……欲望在卢恩哈特体内燃烧着。芙蕾雅的嘴唇已是如此接近,但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还差一点……还差一点了……
7 z0 B7 r" s$ O9 J. q4 [% R啊·~~~~~!!!啊啊啊~~~~!!!!
5 {* \. P' I6 i6 d# ?混乱的脑中响起喜悦的狂叫。女神大人的吻是何等高贵的恩惠。卢恩哈特深知自己配不上女神的赐吻,但那可是女神对他的要求,他又怎么能拒绝呢?
" i7 Y$ v9 l) O) b+ L/ r) L2 kChu~~~~~~
. E- E$ R- z: D: Q( }轻啄般的一吻。但仅仅如此,卢恩哈特的整个世界却完全被颠覆了。
2 ]" t( H; _, A2 X3 i- l% Q这个吻甚至不到一秒就结束了。刹那之间,有什么东西从芙蕾雅那里流入了卢恩哈特的体内。那感觉先是宛如无数光粒冲刷着身体,旋即化为官能的旋涡,猛烈冲刷着他的全身。有什么东西仿佛被燃成了灰烬。
7 m! O- q5 ^0 {* Q& ^2 ^还没来得及习惯这天地倒转般的感觉,一阵强烈的爆发把所有灰烬一吹而散。身体是那么炙热,耳朵里几乎要冒出烟来,仿佛要把烧焦的残渣从体内排出。
# c2 `, i) u+ o; s$ F. K. G事已至此,卢恩哈特才终于意识到这是源于性的兴奋感。他的下体几乎要从裤子中顶出,股间的布料上脏得一塌糊涂。但对于被深深魅惑的他来说,这些早就无所谓了。只是待在芙蕾雅的面前,绝顶的快感就让射精欲再次高涨起来。
5 f* G; K: s" \# i卢恩哈特眼中已经只剩芙蕾雅了。芙蕾雅侧着头观察他,仿佛也确认了这一点。她带着难以置信的温柔,轻声对卢恩哈特说道:“跪下吧。”
' n2 r, L" D! n; i1 H卢恩哈特就像被无形的丝线操纵者,以惊人的气势跪在了地上,额头嘭地一声碰向地面,若不是铺着厚实的地毯,想必他已经头破血流了吧。; Z5 K( F: j" k4 x6 K
与女神相遇之前,贵为太子的他何曾向人这样卑贱地下跪过,即使总有别人跪在他的面前,他也从没在这种行为中感受到过丝毫快感。但如今,他却知晓了屈服的快感,知晓了将自己的一切献出,委于他人能换来多么令人沉醉的安宁与充实。! U* Z$ I# g5 U2 b" h
“呵呵。这样你便是属于我——芙蕾雅的东西了。?”
4 m5 P2 x) `: ?" ]' w1 L) R3 \8 b啊啊~~~~芙蕾雅大人~~~~~~
3 t/ N& a6 ]& P女神的名讳不可磨灭地刻进了他的胸膛。积存于精神和肉体中的热量滚滚沸腾着,不论吐出多少炽热的气息都难以冷却,就连脸颊内侧也仿佛烧焦一般。
+ j& u& A; W% [+ ^0 a% z“你的回答呢?
/ y% f  O8 h1 P& j: E6 O/ J“遵命!我的一切都是您的!一切都属于您!”* j' Y% N5 x" T1 G( Z9 Y
仅是忠诚的宣誓就让他感到无上的荣耀,同时股间也热得发痒,不停颤动。双手撑着地面发情——这简直是狗的模样。但此刻的他即使意识到这点,大概也只会跪得更为起劲。" b/ `9 [8 ?) @. n9 d, e( O
“哼哼~~~好了好了。抬起头吧。”, Q4 l* N3 @  v4 f% b* U5 ~9 S
“啊…………”
/ R2 F; `! F7 T- C* j4 H7 V' E有了女神的允许,得以仰视她美丽的身姿,这是何等美好。她的脸上带着属于支配者的表情,更让卢恩哈特确信了自己此刻处于她庇护下的事实。无疑会让全国美女都感到嫉妒的妖艳肢体,令卢恩哈特的腰不禁感到酸麻。# i6 v/ }& P, Q
“向我宣誓你的忠诚。”7 \+ R6 r3 E# P
“遵、遵命!”2 b6 h! D% I' {0 Z
丝绸轻响。芙蕾雅优雅地把右脚送到卢恩哈特的鼻尖下。卢恩哈特原本并不知道亲吻他人的脚以示忠诚这种文化,但当这只完美的玉足停在眼前,他瞬间就理解了该怎么做。" H* ?6 e: E: u" o. m
他小心翼翼地捧着女神的足底,仿佛那是易碎的美丽瓷器。荣耀的心情和那只脚完美的触感让他几乎昏了过去,全靠着对芙蕾雅的尊崇才没有这般失礼。当他的嘴唇碰到芙蕾雅脚背丝滑的肌肤,那份为她奉献一切的心情更加不可抗拒了。8 `$ I5 R0 S# v! w+ J( m* y2 y
“我把我的一切,都奉献于您,芙蕾雅大人。”
6 j2 [: H! f+ |$ J7 E虽然迷迷糊糊的,他的话语却是发自真心。芙蕾雅满足地笑了笑,却盘算着要让这个可怜的男人陷得更深。& B8 R+ |0 v- X( O4 ?$ P4 L
“那么……你有贡品奉献给我吗?”6 ]" ?7 N6 Q3 b
卢恩哈特还沉浸在女神的美足离开手心的怅然失落中。听到芙蕾雅的催促,才慌慌张张地回过神,环视着四周。对呀,自己为什么这么笨。只有誓言怎么足够呢?有没有什么可以献给女神的物品呢?6 e# V9 Y# A9 E- ^! y9 Q
不,没有。别说这朴素的房间里,就是王宫翻个底朝天,把宝库的财宝统统倾倒出来,也没有什么能配的上伟大的芙蕾雅大人呀!# E+ Y9 P& O& w& `1 @: k7 `/ U
“这个……请您笑纳。”
6 W3 f( l& N) d# N  h$ v" V5 A那么至少要献出自己身上最有价值的东西。他没有一丝犹豫,从脖子上取下了饰有一颗八面体水晶的项链。芙蕾雅疑惑的视线通过水晶投了过来,她并没有要收下的样子。
5 ^! p' x3 x" U  i“这是什么?”1 d6 T3 K. N) R: v3 v, B1 m
“王家世代相传的项链,里面有着大量的魔力,只可惜我并不知道如何使用。希望能对您有所助力。”& H( f& t& k. D# u( y$ e
“把家族的传家宝给我真的好吗?”
9 z7 P9 S; h5 C' E  n芙蕾雅这么一说,卢恩哈特轻飘飘的脑子才意识到放弃这条项链意味着什么。这物件本身几乎是王位继承权的象征,他一直贴身携带着。如果忽然从他身上消失了,想必大家都会大吃一惊吧。要是谎称丢失的话肯定会引发骚乱,要是说自己不想佩戴的话怕是会引起他人的怀疑。
9 W( C: d) H5 _" U) l; J+ i4 t“正因为如此,才希望您收下。”
( _: g, c: B9 u, x& t没关系,这都不是问题。父王又怎样?母后又怎样?能和贵为女神的芙蕾雅大人相提并论吗?事到如今,‘这我不能给您’这种丢人的话他可说不出口。若是倒是真的惹出了什么麻烦,那便权当是对他信仰的试炼吧。8 s) A8 T: C/ S$ F) M
“我没有什么能配的上您的东西。但即使它对我非常重要,我依旧心甘情愿地献给您。”$ L  p- V( j# X! p
如若不是卢恩哈特现在好像发情的小狗一样喘着粗气,这番充满觉悟的发言可能倒还真有几分英雄气概。芙蕾雅带着笑意眯起双眼,客气地拒绝了。
- O- k: R) F" w6 \! W“那怎么行。你可是将来要领导这个国家的人,它对你而言太重要了。拿回去吧,这个我不能收。”+ u4 n0 l& V6 |" X7 g) w
“对、对不起!那我这就找其他宝物献给您!”" N3 \0 C  j  h. K: k
卢恩哈特没想到会被拒绝。他慌张地摸索着口袋,双眼一遍遍在屋里扫过。这时,芙蕾雅的双手捧住他的脸,温柔地拉进了她的怀里。
- h6 i" _% [' Q  O, W; h0 n/ e“别怕,没事的,有这份心就可以了。你的忠诚,就是我的无价之宝。”  A- \8 R3 F0 i8 S  h% a& d
“啊……啊啊……谢谢您……”) c  u; e) E; q/ x
卢恩哈特流下了感动的泪水。他更加确信自己是世上最幸运的人,对女神的感激和爱慕几乎要撕裂他的胸膛。' D5 C* T. ~' [5 Z9 p
芙蕾雅让卢恩哈特伏在胸口哭了一会儿。然后不知从哪里取出了一个镶嵌着椭圆形紫水晶的手镯,大小刚好对上卢恩哈特的手腕。
* T% Z) r1 h% p“作为回礼,就把这个赐给你吧。”
8 x% h* {$ @& i( J“这是……?”
6 a3 ~5 F$ Y5 D" n“这是你献身于我的证明。务必把它当成是我,时刻不离身地携带,若是如此……”$ A2 ~' r. b# h6 p+ W% T, m
女神的脸庞靠了过来,卢恩哈特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 C; C) ~5 l# @/ ]. N' Q4 Z8 C1 y* {
“嗯……?”4 X" A& E' |6 ^) P2 x! a7 p3 r
就当以为女神的香吻即将降临时,芙蕾雅微微把脸错了开来。7 t" e9 ]/ r' v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哦。”
6 Z  {* }( x$ x/ ?2 V% X女神的气息从耳洞直接吹进了他的脑子,止不住的颤抖从头顶贯穿脚尖。
7 V* W# k$ j$ j$ f& @3 K5 n“谢谢您!太感谢您了!!”
1 H1 S/ y/ u, ?$ W: h得到了女神赏赐的信仰之证,卢恩哈特不禁喜出望外,转头就亟不可待的把手镯套了上去。那手镯仿佛吸附在了他的手腕上,冰凉的触感甚是舒适。
& I6 \8 y2 ?( N4 \) C, {( T“果然和你很般配呢,真好看~~”! Z) N% |. N, x& E& \
“真、真的吗?哈、哈哈哈哈哈…………”' o) m& p* H& {1 u5 z
卢恩哈特就像得到了新玩具的少年一样,兴奋的高举左臂。他凝视着反射着光彩的手镯,小心翼翼地爱抚着。
1 q) v$ E' [, I. H/ o  i4 g; q, B我见到女神大人了!她倾听我的烦恼了!我向她宣誓忠诚了!她接受我的献身了!之后还有什么等着自己呢?我要怎么做,才能让这份羁绊更深一层呢?: D% x0 y4 {2 r: K
“那么……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8 M$ H, s+ A0 L" h8 z/ A3 V“哎?”' ^9 r* J$ l- y5 `
卢恩哈特还以为这蜜一般甜美的时光会永远持续下去。芙蕾雅却如此轻易就宣告了美梦的终结。
6 M  P- a. ?/ m5 ]0 P: M$ t+ ~& O& \“怎……怎么会……”' Q* P( T# [' V/ v) ~8 T5 q
卢恩哈特错愕地眨着眼,就像即将被母亲舍弃的孩子,向芙蕾雅投去的目光中满是恳求。女神要从他眼前消失的不安让他无法忍耐。
4 x# J; R0 S) |* W* P6 ]“没错,就像现在这样,每晚向我献上祈祷吧。每晚向我献上你的誓言——会为了我做所有力所能及的事。明白了吗?那就再见啦。”
2 N6 _% K1 ~: d# I( k, |“啊啊啊~~~~芙蕾雅大人~~~!!”
) H$ V' S& g5 R" G4 E1 O3 |- H俯视着向婴儿一样恳求着伸出手的卢恩哈特,芙蕾雅一如既往地温柔笑着,缓缓地把脚伸到了卢恩哈特面前。. B2 K: ]8 _3 _( ^5 B' w" n
“别伤心,只要你还带着手镯,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所~以~呢~~~今天对我许下的誓言,要牢牢地刻在肉体和心里哦!?”
* v3 l* [8 a3 T: ^/ e女神的玉足对着卢恩哈特的股间踩了下去。柔软的足尖轻轻压住阴茎根部,向上一撸,在暴胀的龟头处回扣过来,牢牢掐住铃口。7 z# e5 P( c) Q3 j" ~1 Q
“好吗~~??”, D+ k% @" t& G( t1 K! E% r  Q1 }
“呜啊啊~~~~~!!!!”
# J( _, l; p$ U" m, g/ A股间爆出一团火花,全身的神经都被瞬间点燃,没出息的呻吟完全不受控制,从喉咙中跑了出来。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在理解这快感之前,浓厚的白浊便喷薄而出,轻易地击穿了裤子。身体伴随着射精的快感不停抽搐。
4 w: T6 z# j3 Q+ @( r# Q/ |( s6 d2 }“呜啊……哈……啊啊啊……”
0 t, B! G, N8 R# A# @+ P) K: c+ @. z卢恩哈特就连感到羞耻的力气都一丝不剩了。芙蕾雅瞥了一眼他在余韵中无法自拔的滑稽样子,仿佛那只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小事。她轻声一笑,随即迈开了轻快的步伐,从他身边走过。$ @' g) `0 F, t' E$ W: d
“拜拜~~~”& o4 ]' X& v3 k2 ?+ F
芙蕾雅最后一次扭过头,向卢恩哈特送来一个飞吻。而他还深陷在天国般的快感余韵中,除了呆呆地望着女神离去的背影,什么也做不到。5 [* Q6 i6 o5 t: y# D0 s
理所当然,她是从正门离开的。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