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绿帽父子受精母·guodong44版】(代发)(第8章)

【绿帽父子受精母·guodong44版】(代发)(第8章)

作者:guodong44
: ]! [) `' t5 Y6 `" @代发:11love2140 u9 M% J- d' |8 n' t, @: d4 E
2017/3/13发表于7 N; K% |" D5 X$ x
是否首发:是
6 T  j/ q/ v& |2 A  t8 u' T- n$ N; w字数:1W 7 E8 S7 P$ ^; b

8 ?" ~9 ?" H  q% u4 E
& d; V5 T# v4 n8 Y" l0 }' L+ ~  已获得作者授权代发,此文为书友定制作品,至于是哪个书友还用我说吗。# p5 l% U, a  Q# w' ^' e
" F0 L: z( [1 {; |! p
  代发验证在第一章8 q; g. V$ \: W. H$ ~

- B- Q- i! u4 D  j) z: A            第八章 全家为奴·转折  `: W5 r: t/ S. T# A$ M; b1 ?6 f
4 V1 H; B6 V/ @" r- W
  「啪啪啪啪……」8 I9 f, J; l6 N+ m( T

. p& |( K/ l; {- q  清脆的撞击声在夜晚的教室里回荡,我完美诱人的贵妇妈妈,赤裸着身体扭% G& o7 l/ j( M0 Z( h  _4 c6 S# p
动屁股迎合着来自身后的肏干。在清脆的「啪啪」撞击声中,一个脑满肠肥、就0 R: @8 t$ l3 a/ c1 a
差在脑袋上印「贪官」两个字的胖子抱着妈妈的丰臀大力的肏干着。而妈妈则是* X7 p4 y% {5 I# ]! \& H# ?
淫浪的扭动着丰臀、一脸淫贱的在我们的注视下迎合着胖子的奸淫。
0 b# s4 o1 v. T3 U6 s: Q
% z8 Q( j* Z* c4 u# S  b: Q  「林盛华!你他妈的不是找我麻烦吗?你他妈的不是看不起我吗?我他妈肏
5 }6 X' t% J+ f. Q! p% o5 C1 C# z2 I了你老婆、在你老婆上课的教室里抱着你老婆的大屁股肏她的屄!」贪官一边疯
* ?0 `0 n6 j2 p狂肏干、一边大吼道。# d. ~8 U$ ~' N, |4 e

& @8 X+ P# l- h" ^+ B  「庞院长!使劲儿肏吧!把对那窝囊废的不满……全都发泄到我身上!捏我- c5 s- p" M: h& C6 p9 r. R
的奶子、肏我的屄!把我当婊子随便儿肏、尽情的奸吧!林盛华的老婆……是骚3 P. ^* n5 f, z/ r1 s9 H+ [% }& ~# w" n
屄随你肏的烂货!」在爸爸关系敌对男人的肏干下,妈妈尽心伺候的同时大声浪3 T1 [8 {7 A# T
叫道。
: Q( t! @. [+ U; t3 M
- f* g. w2 L9 y+ Q  「祝婊子!老子的鸡巴和林盛华比起来怎么样?」疯狂肏干的同时,胖子贪5 w0 t5 R) M9 y7 t/ o) H+ `
官喝问道。1 z" A1 _$ M) L2 w3 f! \3 T/ j3 w3 f# ~
) f: s9 z' E) B& T( X9 Z7 \
  「和院长你比起来……林盛华根本就是个没鸡巴的太监!鸡巴插了我三次
+ P% d; ?4 F% ]# D0 ]……都没捅破我的……处女膜!还是刘市长……帮我破的处!那窝囊废……就是
: O  E9 Y$ m. L9 d个天生的王八!」在爸爸对手的肏干下,妈妈毫不犹豫的羞辱着爸爸说道。7 u$ A% b0 h6 k. s! z

& K7 I1 A; d, d& m  妈妈和胖子贪官肏屄的时候,一身女仆装的我正来回舔弄着一个刚刚肏过妈2 @$ f# W& J8 ~1 A9 H3 O
妈的屄、长相文质彬彬男人的鸡巴。而张浩青父子俩,正不停肏着学校的保健老* K4 _  s$ f9 {% F: q
师和张畅。看到贪官和文质彬彬男人满意的神情,张浩青父子俩都很开心。5 A9 |% k9 S5 F' e4 J

* |9 o1 d, T/ N( W3 G- {! s; F  在疯狂的肏干妈妈、并大声的羞辱了爸爸一会儿后,贪官大吼着在妈妈的骚' L* z9 e! y  p! G
屄里射精了。肏了憎恨的敌人、而且是自己不敢得罪的敌人的老婆,贪官和文质1 J6 K1 S& u% V9 x
彬彬的男人在被我舔干净鸡巴之后穿好了衣服。
/ Q6 N- N8 R: b( a3 D' t
8 D* T. m5 u3 K: k$ ]  n  「张校长,今天你让我有机会肏了林盛华老婆的屄、还被他儿子舔干净了鸡
, y8 b  e8 E& m( R5 }巴,让我出了多年的怨气,谢谢你了!」贪官一脸满意的说道。
* Q4 Z3 Q2 g8 F/ k
- |. i* ^3 T3 s  x  「庞院长别这么说,大家都是朋友、本来就是互相帮助的事儿!只要事情能
  o: G: u4 d, A# j成,好处一定少不了庞院长的。」张云初一脸讨好的说道。
" i0 s! n$ s1 q; i; n! h& P! |4 r. J% K# W: n$ g# o; T
  「放心,只要有机会搬到林盛华,我绝对帮忙。对了,我们院有几个美女检( W6 q( U  o$ T. H9 I  j
察官,不知道张校长有没有兴趣?今天你给我提供了三个美女教师玩儿,我也不
. C' e* a2 H, n; O能不回报一下。」贪官一脸淫笑的说道。3 ^" p5 u. a3 {, b* K
1 d  N% C/ z/ r+ n% D9 x. j
  「女检察官?那就太感谢了!想想就兴奋!」张云初一脸期待的说道。% ]( j1 Y# b6 e* g6 F# U

& X, Y% H- q5 s2 F  L  「张校长,小弟我没有庞院长那么大的能力,一句话就能让美女检察官对你$ b/ v2 \  S5 ^
张腿。不过您要是对美女律师感兴趣,我可以给你介绍几个。」文质彬彬的男人,
! g* @) S/ |) x, C1 q* c用不符合他形象的一脸淫笑说道。
1 Y$ G. p( s, T8 N* c* z' }. @8 ~+ T& s
  「美女律师?这个好!吕老弟,到时候多多交换。以后你只要多在法律上帮$ r; h/ U8 e$ ~
我,我们学校的女老师随便儿你挑!」张云初拍着胸脯说道。
- k) M+ j, k( S6 [3 I/ Q. R* U' t5 U( R0 R! a8 ]. Z8 w
  「张校长真大方。不过……老弟我最想肏的只有那一个,不过如果事成了,
1 I6 W  E# k# B  P3 `, R老哥你到时候可就舍不得了。」姓吕的律师一脸遗憾的看着妈妈说道。
, L/ g  Q9 j+ ~/ j% I
) K% Z) |" q. s3 V/ L/ D  「哈哈哈哈……这算什么大事儿?只要老弟到时候好好配合,让我得到我想8 R2 c% D& D) F/ L1 L9 _
要的,她的屄你随时可以肏!」张云初笑着说道。- g9 ^* i. a3 J8 T

( p9 b7 W9 H; u& Q# F  J3 Z2 z  「不错!一个黑屄骚货,屄都卖过的女人有什么舍不得的?吕大哥放心,到2 k" N! L/ R: p( c2 E' z
时候她随你肏!」张浩青也保证道。
+ c9 x0 J  L; ?9 u* h2 t- P
; f+ d# j% x4 J  「哦!那就多谢啦!到时候咱们玩儿的更开点儿,我带老婆一起来!别看她) G. x0 P) Z8 M7 J( h* Y; A
一副高傲、冷冰冰的样子,我得罪林盛华之后,就是她用骚屄求人才保下的我!」
2 v- I& Q7 W: r. U  e吕律师一脸淫笑的说道。1 j( v  p9 E% s8 R. l
7 y& r* B/ w, O( D! ^. V9 K+ M+ w" e
  「哦!那我到时候一定好好享受!」回道。! `, ?0 X2 o2 g& J- L' g  n

" y# N( c6 ]' Y8 y3 U  「唉!可惜我老婆张的跟猪似的,没法带出来玩儿呀!」庞院长一脸遗憾的
# |2 L! C3 b. X: z- x: s, y* X0 D说道。2 o. Y, W# _' B8 z3 }( L- n1 w

& ]" L- ]8 q4 I- [5 D  「瞧你说的,院长你到时候只要来就是给大伙儿面子了!」张云初一边说、
6 }) J, o, x6 F, ^, u! }一边送着两人。
$ P- ?$ |4 a6 H4 m) D  o" u* O
) ?7 A; W/ i  o$ C8 k4 [  张云初带着我们几人依依不舍的送着庞院长和吕律师,妈妈她们三个美女教
: M: c# E+ u8 r% L1 U" @; f$ x! U师光着屁股挽着两人的胳膊一直送他们上了车。三人一路上没少被揩油,大屁股、# U$ |3 h6 B/ O0 `: t  B: {
奶子不停的被揉搓,偶尔还被大力的拍几下。
/ ]+ q* s6 N- `% A9 E5 _: I5 V" V$ z- K
  两人开车离开后,张云初父子脸上的热情立刻就消失了,而妈妈她们的不舍
& g3 U9 f) V5 n# O* w/ W$ w$ _也变成了厌恶。
3 p0 r9 t3 s* C. \. J, C3 ^5 A+ J4 L+ @9 ~( P3 ^6 T
  「哼!两个喂不饱的狼!」张云初狠狠的看着两人消失的方向骂了一句。$ u1 s$ P! W4 J/ P+ i4 a8 F

  h3 e, c4 l$ T* `# ^: H) c# Q  「主人!等你的目的达成,他们也就没用了。想什么时候收拾他们都行。」
+ v4 ?3 J4 Q3 {0 Z9 X妈妈一脸骚笑的说道。& Y+ s  R1 P, V% g3 B4 J* G

8 A4 m# z9 r( o1 _1 D* c  「嘿嘿!还是你这条贱狗说话好听!」说完后,他在妈妈的大屁股上狠狠拍
6 N7 T6 }# m: a  K3 e  o4 Q0 W了一巴掌。
1 s7 |2 B; K9 [& p
+ D3 _/ U! n% D  y2 E. d- S, }  「主人……母狗为了您,什么事儿都愿意干!不过……您确定要那么做?要$ E# A' A; @( x) s- V$ f
知道这样的危险可不小,搞不好林盛华的那些朋友还会找咱们麻烦。」妈妈提醒
5 }- {9 q% ?# x2 b/ |  u道。8 U5 ~7 {! m) E+ |0 m3 k

$ U$ w7 J2 ]8 `% b5 f* m7 N  「朋友?别开玩笑了。林盛华那些朋友,不是靠你的屄交的,就是用钱交的。
. O  o/ D5 x8 T/ `, z' U5 y" H1 x等咱们的计划成了,林盛华失去一切,还有谁当他是朋友?」张云初一脸轻蔑的
% ^$ k" V& _7 U; A/ A% f* ?4 U说道。' b; h- \( ]0 T  X; K( A
: e2 F. p0 G8 p; f4 C& _
  「那……主人您以后还会要贱狗吗?您到时候要是不要贱狗,贱狗可就什么8 U& Y$ {2 U4 ^, o/ ?
都没了。」妈妈一脸哀怨的说道。2 r# l8 P" ?8 F, u
  M' a- E' F. R9 O/ r7 R
  「哈哈哈哈……我的小母狗,你就放心吧!你这么美的母狗谁会放弃?等我% U& X. H- [% ]  Z* N, h, N
得到一切,还要靠你的屄给我交朋友呢!」张云初一边说、一边拉着妈妈上了车。
# V4 F, l9 Y( l4 M. `* Q9 e* z我和张浩青则跟在后面,张畅和保健老师回到了教学楼里。
1 E- Z3 e, S. A" u
% p0 I* Z# K" n) {9 ^# S  上了车之后,张云初开车,张浩青命令妈妈趴在我的身上,然后抱着她的大
1 j8 B% C) L, O屁股就狠狠的肏了起来。在妈妈淫靡的叫声中,我看着张浩青那粗大的鸡巴在妈
7 r& |) S5 y. N; N( F* Z妈的骚屄里插入抽出,撞的妈妈的屁股「啪啪」直响、剧烈颤抖。
4 q" }- B& k# x  A1 B7 B' C3 I) r+ D, n% |2 y" \
  半个多小时后,汽车停在了爸妈在郊外的别墅里。妈妈赤裸着身体从车上下
: l  V! S# N7 s来之后,就带着张云初父子推开了下人都不在的别墅大门。在别墅的大厅里,爸
2 V  m* u% j/ A爸正惶恐不安的等待着。看到裸着身体带着张云初父子和我进来的妈妈后,他一' `0 o& `( q1 c5 i: A7 e
脸的尴尬、纠结,最后只说了一句话。: |5 j( ?7 G  }0 W
6 l, m; L7 w, H$ }8 V7 J
  「老婆……你回来啦!这几天辛苦了!」
# M9 n. x2 {, ]) E
. [- `! I/ C: \0 I. c; m  看着一脸讨好之色迎上来的爸爸,妈妈不耐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喝道:「什
4 m, ^& c$ J# |么辛苦了?老娘我这几天被肏的不知道多舒服!和你这个窝囊废在一起才辛苦!7 S2 u2 r$ V; M% A) {: D+ [* G1 N
没看到我主人吗?这几天他们肏了我那么多次、让我爽上了天,还不谢谢他么们!」0 b5 P: i: J3 U8 i: F3 F% m

9 |) _) j. q2 Z+ B7 V* s  当着奸夫的面儿如此羞辱爸爸的妈妈,是我第一次看到,就连那次和表哥在7 |9 L, p/ _( e2 j
一起的时候也没有这么严重。而那次的时候,爸爸的表现也和现在不一样。那次  R* Y' d2 x8 I# L3 _- n
的他是享受,而这次的他则是一脸无奈、痛苦。那怯懦的表现,完全没有了平时3 u3 F1 B* |6 Q2 ]% G6 O
集团总裁、本市无冕之王的样子。
4 f! Q* \% I8 t# t* p
  t8 \. c# E! ]$ m  「张云初、张浩青,这几天你们每天肏我老婆、让她舒服,辛苦了!」爸爸7 f% O" _" u4 a0 f( I+ F: h) n
脸色苍白、一脸尴尬的说道。( B) ]! c2 y( y7 H9 g7 A8 k4 b

) b3 Y" ?0 {. c, j( {: ]  「啪」的一声中,爸爸的脸上被妈妈扇了一巴掌,然后妈妈大声呵斥道:" M# W+ ^7 i0 C4 v9 S3 Q: R' ~. w
「废物!我以前怎么跟你说的?我带回家来的奸夫都是玩的我爽的,你要叫什么?」: H% }$ K$ i  d+ K/ a; W' F

3 @2 X  K3 u* g! R  屈辱的巴掌扇在脸上,爸爸却不敢有任何反抗,只能忍着屈辱对张云初父子
, e5 A4 D* f1 d, X2 e3 Q2 ?说道:「主子……奴才欢迎您来我家玩儿我老婆!」
7 |) T2 y1 E# ~" w
/ G9 g/ U& A  F- z* v  爸爸下贱、奴性十足的表现,令张云初父子大感兴奋,然后张云初拍了拍妈) i5 G/ m5 l$ U2 W9 \
妈的屁股说道:「贱货,你把你老公调教的真好,这种事儿都能忍着。」3 y2 I" H+ ]/ y1 u. N* l9 u5 k$ P
: q3 T3 G. a# w1 r
  「嘿!当年刚结婚的时候,我和我的奸夫们用了一年的时间才调教好他、让
' l0 |/ c' q$ E, Z4 _, A+ p0 r( b他明白自己不过是个小鸡巴窝囊废,现在即使我命令他喝奸夫的尿都照做。」妈
2 ~2 b+ l! d" ~- O) w. H妈一脸得意说道。( B, `& [) L0 S+ i# [9 t) R

- `" i- R6 D" Z3 e$ H6 e  妈妈说完,环视了别墅一周的张浩青一脸感叹的说道:「贱狗,你老公赚钱
* N* ~) `5 C& b4 q: z5 J的本事不错,竟然能有这么豪华的别墅!」$ }9 r! z& n# s

" b+ {, }+ r" x- H  「小主人,这废物的东西全是我的、我的东西都是你们的!从今天起,这里5 X$ S/ M8 q( R: t' h( J
的主人就是你们!这废物从今天起,就是伺候咱们的奴才!」妈妈一脸讨好的说
( F! O1 c( F) F" _0 O0 R: W/ k# t道。- A6 m( |4 [4 c
0 h. Z" O. K8 f3 c8 l
  「这到是挺好,不过你的主人不只是我们吧?别的主人来的时候,也能有这5 Y+ R6 t6 G! ~
种待遇?」张云初问道。
8 R* O1 E( N: H3 V9 M
( \$ ^* t3 `( O4 P  「当然不是!以前贱狗从来没有带人来过这里肏我,因为我怕我儿子发现。6 X2 C2 C+ ^$ U/ i$ w
这窝囊废能保住老公的地位,就是因为我怕我儿子知道我是烂货。本来我还指望0 Y1 p: E3 G* [
这小子是个那安仁,但是现在他也成了主人的小贱狗,我也就没有必要在顾忌什
0 [4 k: g" u0 j7 o9 ~# I么了!从今天起,主人就尽管玩儿贱狗吧!」妈妈一脸亢奋的说道。$ B+ F" t+ B5 N4 X5 U0 \0 Y

2 h  n. i% C1 J  「哈哈哈哈……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当着你老公的面儿玩儿你,绝对比前几
, Y% N, \3 N1 d# ~$ M# u4 o* A$ A天玩儿更刺激!」张云初一脸淫笑的说道。
  S' h7 x! a% Y6 T+ B1 |' ~. y! @: e5 u. m2 b* n- A$ E6 y( ?
  「那当然了!」说完后,妈妈立刻转头对爸爸喝道:「废物!把裤子脱了,6 a! r1 S- g. Z& e5 `! r. t
让主人们看看你里面穿的事什么!」
; g2 o9 q5 [4 P1 v7 Z$ y: E' `8 Q, n" g* Z# S6 Z* A. L1 _0 O. b
  在妈妈的喝声中,爸爸一脸屈辱的脱了裤子、露出了他那穿着贞操裤的身体。
) O+ r5 \+ f4 ~/ N# U3 C7 \看到爸爸的贞操裤,张云初父子微微一愣后,立刻哈哈大笑起来,骂爸爸是贱货。* L2 T; `4 m( t5 m
看两人对爸爸的贞操裤满意,妈妈一脸献媚的拿出了一个小号的贞操裤,然后对
/ h- y; q5 K* |9 U4 G  F张浩青说道:「小主人!请您把这个送给我儿子吧!从今天起,两位主人就是我6 \0 M3 ~# v/ W" _  D& U2 r
们一家人的主宰了!」" Y) T0 k8 I* e( J# h" j  V

9 S) m. d0 B! G- Y2 q' ~- Y) B  接过贞操裤之后,张浩青一脸亢奋的看着我命令道:「小贱狗,过来!主人
6 M! W2 G& ?" g5 b给你穿上!」% t$ |; K9 U' J% r+ J( y4 l& }
$ g' X9 \" i7 h8 B. U7 q
  在张浩青亢奋中带着轻蔑、鄙视的目光中,我兴奋的浑身颤抖的来到了他的
) I0 K4 K2 R1 o8 r面前,然后撩起了女仆装短裙,等待他给我穿上贞操裤、掌控我一切的那一刻。
+ e/ X5 W, X; W在张浩青的命令下,我两双脚分别踩入了贞操裤之中、张浩青把贞操裤给我穿好
3 s  }0 f8 s# X: c, V: e并上锁之后,仪式终于完成了。体会着贞操裤的冰冷、感觉着小小鸡巴被包裹的
* L- R2 v' V( a2 ?( s感觉,我的奴性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3 ?2 l/ u8 v6 u& v+ _! c' ~

# f: W  H, Z/ E  「小贱狗,跪你爸旁边儿!」成为我彻底的掌控者之后,张浩青轻蔑的命令
" _. a7 t  z6 F4 f  t( q/ G我道。
/ j7 M0 j  O. e0 N* t/ f
( v3 i: Z9 L/ D& R$ ?8 W& \) r7 O  当我依着命令跪在爸爸的旁边后,张浩青父子还有妈妈坐在了我们对面儿的& r3 H5 G' t, P/ X! ~2 T& g" V/ J
沙发上,然后妈妈一脸轻蔑的对我和爸爸喝道:「你们两个还不爬过来伺候我主( C8 q. p4 o7 \8 E0 |2 ?4 L
人脱衣服?当男人当不了,你们难道当奴才都不会吗?」: z% Y, P6 u: r, Q: g% z9 ~
. O) Y: M3 d9 b" }5 ]2 z, H
  爸爸和我此时仿佛失去了自己我的机器,听到妈妈的话后就爬到了两人的面
& Q0 X' R- W; U3 l前。爸爸一脸屈辱的脱着张云初的衣物,而我则是一脸兴奋的脱光了张浩青的。" ?# F3 F  W: O+ ?
妈妈看到后立刻对爸爸大声的呵斥道:「废物!你摆出一张死人脸给谁看?看到0 Z% x8 Z! f- J5 f
你这张脸主人哪有心情肏我的屄?学学儿子,开开心心的伺候主人,这样家里还
4 _- u; A0 X6 r5 X有你的位置,否则你这窝囊废再也别想进家门儿。」: t! W, ~8 }" _) f! v5 f& ~+ S6 V
# f0 }; n$ O7 s3 Y' _
  「老……老婆,不要啊!咱们是一家人啊!」爸爸一脸痛苦、屈辱的说道。
/ S. _$ W& o. F5 q, [4 F) D
2 L/ T* R1 V) P4 q* g  「一家人?从结婚到现在,你他妈让老娘爽过一次吗?除了儿子在家的时候,
+ `# r2 T; {5 I你和老娘睡过一张床吗?林盛华,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主人乖乖磕一个7 O- @1 K! l1 R- z9 z5 y
头、叫他们一声主子,老娘我立刻和你办离婚,拿了我的那一份儿走人!」妈妈
* T% z3 j- q, O8 [* _9 V. n. M/ N怒声喝道。
* {# B3 i$ @  w- w  D! P& _. }) e! L& u8 _0 y' E, a
  妈妈的话令张云初父子心里亢奋非常,以往他们看到之后大气都不敢喘的爸, x2 V) R' p' b2 B* b
爸,如今不但跪在他们的面前,还脱了他们的衣服伺候他们肏妈妈。看着曾经是, ]- y# [* M; ?9 D! [
自己主宰的男人跪在自己的面前、他的老婆赤裸着身体任由自己玩弄,一种成了
: @  T9 E2 S2 c主宰者的心情油然而生,两人对这样的感觉满意的很。
: T* G7 Q; x! K- T2 L& t1 x: T% `# U% j/ u. m8 @
  「不要啊!老婆,咱们……」  N6 n& X& J' }5 {# n. _

% X) l  \3 v+ Z" v, b- V2 @  M; V7 @  「磕头!」
! A1 `$ t5 X+ C6 v" ~) R4 K# e
! o/ W+ ~  u1 R1 V! H+ Y8 W  爸爸的哀求的声音换来的是妈妈绝情的怒喝。看到爸爸哀戚的样子,我立刻
% L, {* a6 t) ~* m决定做表率,跪在张浩青面前的我立刻对他磕了一个头,然后下贱的说道:「主: y% h: L/ W. K
子!欢迎您来奴才的家,成为奴才家的主人!过几天奴才的未婚妻回来,请您在
: T2 Q3 ]6 U" i& e家里肏她的屄、给她下种、奴才会开开心心养主人野种的!」
( m! ^- b- i1 x0 \: c
0 z# A8 ^/ T1 [: Y) [4 Z  「哈哈哈哈……真是好奴才!你放心,主人我一定用大鸡巴狠狠肏你未婚妻1 P) X4 D; `. D) o& c( @3 c5 f8 u
的屄,满足你小鸡巴伺候不了的骚屄、让她给我生个野种!」张浩青一脸得意的5 W8 G  k! @. a1 n5 f5 @% w, c
说道。6 u- B7 q4 m. L* t7 C

5 e5 y; U  `2 l6 f) Q  l  看到我向张浩青磕头认主,张云初看着跪在他面前的爸爸,一脸傲慢的说道:
6 H+ L5 S' b: x/ J2 u: w( O「林总啊!你儿子为了这个家已经打算做个合格的奴才了,你这个当爹的难道真$ A. W2 `- a5 S; y9 H
的想妻离子散?你放心,只要你乖乖磕头认主,我就不会把你赶出去。毕竟是你
& Q9 @! m/ p0 g. c( b1 ~雇了我、让我有机会玩儿到你老婆、把她变成我的母狗。」  O" x4 H) o) b6 y6 q
: `7 d) F9 h+ O2 O* Q8 h  h$ Z
  有我示范、在几双眼盯视的爸爸最终还是屈服了。对着张云初磕了三个响头
, e4 Z4 d( h, i, x+ @# ^后,艰难的说了句「主子!」
6 z+ h& N( ^. C6 t8 {
% ]8 |9 C. H4 k" u' C* X2 N: b: j  「哈哈哈哈……这才对吗!林总,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一定要好好相处
/ B) [, u. t# N. g' i嘛!」张云初一脸得意的说道。说完后,还羞辱的踢了踢爸爸胯间的贞操裤。
8 m* ^# V* T2 v$ d
' U1 s( S+ t* [  ^1 B  「废物,这几天我为了帮主人打通关系、骚屄没少被肏,现在累坏了。去浴
4 W5 x. y% T! z1 Y室把水放好,我要和主人洗鸳鸯浴。」吩咐了爸爸一声之后,妈妈旁若无人的和  N# Y7 S# e/ A9 ~% k' T1 W7 h7 e
张云初拥吻在了一起。: t0 i4 V1 ~( m% a" v& [
" e1 t& M* ^6 ~+ W& R) _/ b( Q7 P
  看到妈妈和张云初赤身抱在一起拥吻,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后,悲戚走向了
9 U6 s" o7 o' F$ ~浴室。然后,我也被张浩青抱在怀里淫弄起来。几分钟之后,整理好心情的爸爸,
  n8 I! g% l  X" V4 d一脸恭敬的请我们去浴室清洗身体。
  ~% W' r& t/ {* m5 J' j$ h; I
  J3 W: E( m: P- q, O* ]  「狗奴才,你也过来,好好伺候我和你老婆洗鸳鸯浴!」张云初揽着妈妈说
$ z8 ~' j0 J1 n0 X9 A5 x* ]道。4 V3 }; |( P5 a

' \6 J+ V: k& F5 D; U  爸爸听到后,身体微微一颤,不过只有仔细观察爸爸的我才知道,他的嘴角
( A1 P" ^9 c9 U  `一瞬间兴奋的扬了起来。看到这个情景,我心中一点儿也部位爸爸难过了。因为- M" S+ s0 U3 M, G4 Q* y  |6 D
他并没有真的感到屈辱,他和我一样,是一个被妻子和奸夫羞辱会兴奋的天生王# t7 y. X, Y' a1 t
八、是老婆天生给别人肏的小鸡巴窝囊废。刚刚纠结、屈辱的样子,一定是为了
4 M( U( j3 O% Y6 u& \让妈妈的新主人享受淫辱他的快乐。不过不久之后,他屈辱的神情就会退去,换- N# W; w* S: b) {& z
成恭敬、讨好、谦卑、下贱,快快乐乐的享受被淫辱。
0 l6 @& ?- Q. ~: m/ x
) r+ \7 a3 X+ Z6 U1 R0 M; m4 d  「嘭」进入浴室后,妈妈一脚踹在了爸爸的屁股上,令他扑倒在地,然后妈  t, X  |2 x+ l+ _7 ]
妈一脚踩在爸爸的背上说道:「废物!今天你认了主,那就来个认主仪式吧!」
1 p" P7 b0 S1 j说完,妈妈仰躺在爸爸背上,然后大声的呵斥道:「给我大声的喊『求主人肏窝; _; E& `6 {2 _9 w9 w3 x
囊废奴才老婆的屄、以后家里的一切由主人做主、以后我就是家里最下贱的奴才!』- H/ [  _9 K8 z1 @$ j) ?* J! c7 G* L! w
听到了吗!」. o% w  \6 g0 r: n  J7 t& f

" ^% H, U, t2 W! J2 r6 F# s  表面屈辱、但是心里兴奋非常的爸爸立刻一脸无奈的说道:「求主人肏窝囊
& L# U8 h9 W! x废奴才老婆的屄、以后家里的一切由主人做主、以后我就是家里最下贱的奴才!」/ I: f- N" Q& x
6 Q/ d5 p5 r- P+ e
  话音刚落,兴奋的张云初立刻就扑上了妈妈迷人的身体,粗大的鸡巴对着妈
: a3 [! U- t0 y- l4 e- ~妈黑色的阴户就大力插了进去。
$ l* k9 Y" @7 z+ J7 c' [5 u/ x9 s# B5 s! r" N- U$ ^! t" _0 d
  「妈的!你这贱狗真他妈的太不要脸了!这种下贱的事儿都做的出来!」肏
" f8 A* J# B# {+ V着妈妈的骚屄,张云初大吼道。/ E+ `4 S8 F- X& s
! A4 y. k' b- c, P" h2 A
  「主人……喜欢吗?喜欢这么奸母狗吗?」妈妈一边在爸爸的背上挺动阴户$ W, }& S) \* z
迎合肏干一边叫道。
: _$ Y2 m2 o* F/ t# K
) D4 e$ D& u3 Z. k- W  「喜欢!主人我爱死了!林盛华!我他妈的在你背上肏你老婆的屄!老子现
& E2 i+ C6 ?9 o) ?) W在是你的主人!」张云初疯狂肏干的同时,嘴里大声的吼道。
. I+ d& B4 E" Z: B* t9 O
, g9 T, T9 Y/ F+ T; N( m7 j' j  「喜欢……就尽情的肏吧!在贱狗窝囊废老公的背上尽情的肏贱狗吧!」妈% V" I0 L" Y$ Z
妈丝毫不顾忌身下的爸爸,淫骚的浪叫道。
0 ^& x3 @+ _  f9 k+ X; Z; V1 {' g% T/ c8 q' s( @3 ?+ q5 [! l1 [
  在妈妈浪叫的时候,穿着女仆装的我被推到了爸爸的面前。张浩青撩起我的1 B$ f* T: g+ A( X
女奴短裙后,就命令爸爸舔我贞操裤里的小鸡巴。此时的我无比感谢爸爸给我一9 k8 e% h3 p- X' V
个小鸡巴,否则它挺立的时候一定会痛的很。看到我小小的鸡巴,爸爸微微犹豫% }. X  p+ A- H
后张嘴舔了起来。鸡巴舒畅的感觉令我忍不住发出了诱人的呻吟,而屁眼儿被张7 _5 b6 J" B( {8 ~8 u! R
浩青熟悉的粗大鸡巴插入后,我也开始了熟练的扭动。清脆的撞击声中,原本打
2 K) `; A5 n1 `. U. M算洗澡的我们,却开始了淫靡的夜晚。, Y" K: m+ [% r: M. ^3 S2 X9 g
( G  x( j7 C0 l4 ^) ?3 z1 b. K) z  X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离开了浴室。洗净身体的妈妈被张云初父子夹在了: \% d  _4 c" G/ c
中间走进了原本属于爸爸的主卧室,然后她回头对我们说道:「以后主卧就是主
+ d2 D' K% m7 R: a9 W人肏我骚屄的地方,儿子你的房间以后儿媳回来之后给小主人肏她用。你们父子
0 f- c  A' L) i: ~8 G2 |1 Q俩以后就睡下人的房间吧!」说完后,三人就进房休息了。2 m3 o6 I1 i+ y2 E9 ~

/ p$ L  G( U& D8 u6 m  我和爸爸依照吩咐来到了下人房间,然后一起躺在了床上。父子相对无言了- Z/ p* n# u5 l
一会儿之后,爸爸温柔的把我抱在了怀里,然后问道:「儿子……你喜欢当被羞. o2 M) U1 x# P# T$ @+ c: ^
辱的贱奴吗?」
5 J; H/ ?2 c% T/ a; N+ y9 |6 S, Q' b" ]4 {* f! {. _0 U, d1 S
  「我……喜欢!自从那天我被表哥带去参与你们的淫戏我就喜欢上了。」我
0 l# \- d- Q8 S' _" Q1 d低声说道。1 L5 [  _7 O% L7 L- c

2 w) _6 @: q1 }5 b  「那就好好享受吧!在结束前,和爸爸好好当伺候主人的奴才。等儿媳回来,+ _3 I* Y# n1 ~8 |5 w- D
让她和你妈一样生个野种吧!」爸爸轻声在我耳边说道。; I4 A- z+ v. l/ K! t8 v  x% J

1 ~) h% o' m! p$ \- z; @8 m& m  Y  「嗯!」听着爸爸安慰的话,我缓缓进入了梦乡。
- g8 k& L. Z) C9 x5 s' E2 T
+ t: X$ w9 M& P% _4 u: ~" ]  …………
4 u: q3 ^7 c+ z, M5 p2 u0 C1 x, n9 v2 R/ i" W' `3 ]; _/ W
  从那天之后,张云初父子就住到了家里、成了家里的主人,而我们也迎来了3 Q" K; R' n  _& @" m* m
将近两个月的暑假。我和爸爸每天被他们父子羞辱、妈妈每天被他么奸淫玩弄。( y1 S- L- W3 n: ]) N0 ^4 h- t" y7 G6 Y
原本别墅里的佣人也被派到了别的住处干活儿,别墅里只剩下我和爸爸伺候他们。% @( `7 p* ?& f3 U
妈妈在别墅的各个地方给张云初父子肏干,我和爸爸下贱的伺候。一个星期之后,5 W0 t* g8 f2 c* u3 c1 h
爸爸不再露出屈辱的神情,两个星期左右,爸爸也和我一样成了贱狗奴才。
2 q/ _* u# x! a+ b; S/ s" m+ c! z/ M& h; O
  就在暑假开始一个多星期后,于雪洁母子回来了。当我跪在两人面前,说出
/ S( l8 z1 F) I  F9 F2 \- T, R了自己鸡巴的缺憾和下贱欲望后,母子俩纠结了很久。第二天,想清楚的于雪洁
/ L. i- {& u" x6 e9 z9 F; R和我回家了。当晚,张浩青就在曾经属于我的房间、在我的面前尽情的肏干了我: l3 {0 a) T" @+ q6 m2 M4 ]% E. ^8 |
的未婚妻、他曾经的老情人。家里供张浩青父子玩弄的女人又多了一个,我和父, ^5 a" |2 v$ p  c5 f
亲一样,成了一个老婆被主人奸淫玩弄的王八。当穿着贞操裤的我跪在床下看张
/ @+ R$ K6 x9 x浩青的粗大鸡巴在雪洁的阴户里抽插、下种的时候,我的心里满足极了。4 _% Z: z/ b9 g4 s: k0 j; x

: e8 W# K4 [& C  H* N' I" d  张浩青肏了于雪洁的第二天,张浩青父子就当着我和爸爸的面儿把贞操裤的( f7 g+ V0 F! p) j% w9 r( K
钥匙扔了,为的就是剥夺我和爸爸肏女人的权力、毁灭我们的自尊。然后,他们4 j4 Y+ f0 W% I/ A0 e. N! s: _( Z
父子俩暂时放过了妈妈,让妈妈用骚屄拉关系、卖人情,收买爸爸曾经的朋友们。. ~4 a: r' {2 J8 d* E' O: i
而他们父子俩则是轮流肏干于雪洁,希望我未来的妻子小小年纪就怀上他们的野
# Y* R4 i& X2 M+ K4 S种。# \9 r: S1 b! Q" I  ^

$ W' V& s; V( ?  又过了两个星期之后,还是初三学生的于雪洁怀孕了,我的未婚妻和妈妈一" _! S6 Q! L/ q6 ~+ p
样,怀上了别人的野种。当于雪洁红着脸告诉我的时候,我抱着她的屁股吻了她4 ]$ E2 O8 x/ K0 O6 K8 u
的骚屄很久很久。看到这个情景,张浩青父子哈哈大笑。然后两人破例开恩的解  u/ E1 \6 D# e; g6 J6 @7 W
除了我的禁令,让我趴在了于雪洁的身上肏了她的骚屄。不过我贞操裤里的小鸡
# c! X: B! J+ |巴插进于雪洁的骚屄,她根本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在我射精后,知道我爱好的她,( k  S1 i- p9 Q' ~/ U# M
一脸轻蔑对我说了句「废物!」然后就扑进了张浩青父子的怀里,让他们尽情肏
$ L. r6 @7 [: ]+ T8 n! U干自己的骚屄、射精在自己怀了野种的肚子里。+ B9 e, n9 V4 g* a* r* c

! Q8 z5 M- o; W$ i* {2 e  看着我心爱的未婚妻因为不满意我的鸡巴主动投入别的男人怀里,我撸动着$ Z+ n% N! h) F/ A$ f* x& r9 r
鸡巴兴奋的大喊,看的张浩青父子轻蔑大笑。在他们的笑声中,我求他们把于雪
; r; y1 M2 H/ l  [& L洁放到我的背上肏,就像他们羞辱爸爸一样。当我感受到于雪洁在我背上被肏干
6 I: }. V9 K' ~$ U的冲击后,我忍不住的高声嘶喊着自己的舒服,然后在没有被碰到鸡巴的情况下$ D6 S  J) q2 z" v/ @
高潮了。
3 z( C1 L1 V/ ]5 j& p( ~* ^8 z0 D, t4 p
3 x! L, s! n4 R5 z. T  O1 R5 g  淫贱的日子令我们都很满足,作为主人的张浩青父子、作为淫贱母狗的妈妈0 G) M2 ?  [+ r/ j9 ]7 J+ F, v" T5 R7 h
和于雪洁、还有作为王八废物的我和爸爸,每天都兴奋的很。不过这样日子有些6 q5 F4 ]5 ?2 V! I
人还是不满足的,因为他们的贪婪是无止尽的。在于雪洁怀孕三天之后,张浩青
. M/ i$ ^+ e  |0 J) F: S父子命令爸爸在几个文件上签了字。
4 [- n+ W! H, y! a1 W  |; [) s8 `! P' {. Y( W$ Q
  拿到了爸爸签字的文件后,张浩青父子兴奋的大笑、妈妈则是一脸邀功的讨; }+ ]$ o* d2 R6 H- F, {) w
好他们。. d, t. t) U) k0 h8 V. x% t

& _8 d( r+ z# U4 N! G1 ^  「贱狗!你做的很好!这窝囊废的一切都是主人我的了!」拿着爸爸签的财. G" r9 q9 ~! m( g8 Z$ Z
产转让协议,张云初一脸满意的说道。7 T3 M+ c4 b7 S& a% p# t7 `

& v# Q' c/ e) a) D  「那……主人想要这窝囊废的最后一样财产吗?」妈妈一脸骚笑的问道。! g, N" w* W$ ~3 `' Y
0 K. M+ `4 L( ~7 t- j
  「当然!你这么『能干』的贱货,主人我怎么可能不要?一会儿咱们就去拍% e) k, N- _5 ?" R  j4 C
婚纱照!」嘴里这么说,但是张云初的眼中却满是阴狠和恶毒。! ]( ]- B' }3 @/ v- [0 r6 A6 Z* d

0 W1 @8 u7 @# }$ t- R! ?  「谢谢主人!贱狗终于可以不用做窝囊废的老婆了!」妈妈兴奋的说道。. n1 I8 k( O, ~% a! Z3 S

- y! \2 k! C& N: s6 u+ N  「窝囊废!我不但得到了你所有的资产、现在还要娶你的老婆,你生气吗?」1 h. [! q" O7 ^1 s* p: w, [
捏着妈妈的奶子,张云初淫笑着问道。
9 e+ c) k' |1 q* ~# V, ]' h" I* N, {# j; c' x' O% u* }* J) i
  「窝囊废奴才的一切都是主人的,给主人是应该的!」爸爸一脸恭敬的回答/ c* D+ V9 b2 X0 F6 s+ z+ ~2 F( `
道。
5 N; v4 ?) l: ?6 u
: b  M) E. P; n8 |# ?3 K3 A+ i  「好!好!好!不愧是我的好奴才!你放心吧!虽然现在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 i; L8 d9 ?# L3 t6 }  @了,但是主人我不但不会赶你走,还会继续让你伺候我和你的前妻肏屄!」说完,
, p$ N* Y' f( ~7 z" S" f7 C他揽着妈妈就带着我们一起离开了别墅,然后向照相馆走去。
2 S. h. a. H- D6 m5 n' O1 B, W; K7 ^2 R0 A: q) Z- h3 s
  本市最大影楼的老板当然认识爸爸,当他听到爸爸说的照片内容后,整个人
& v  A1 a3 U$ X, [4 L5 L1 X& H- X* O都惊呆了。直到妈妈一句「呆站着干嘛?还不快准备好拍照!我们可没时间等!」/ `8 q9 `" E# L4 k  B! |- Y
在妈妈呵斥之后,缓过神的老板一脸兴奋的去准备了。当他在回来的时候,看到
) |  ?& ~: g0 x的是妈妈躺在背上给张云初肏;于雪洁躺在我的背上给张浩青肏的情景。1 Q# X; ?& t/ r

9 Z' b: N; v/ g! H$ d  「别傻站着,先给我们拍一张!」肏着妈妈骚屄的张云初一脸的以的说道。; n  p/ p  d* u8 S7 Q6 a) u& R
# t6 d; V/ Q2 x% S; d1 Y
  在拍完了张云初和张浩青在我和爸爸背上肏妈妈、于雪洁骚屄的照片后,老7 u% ~+ U' W& s5 e
板一脸亢奋的带着我们去选婚纱。没有穿衣服的于雪洁和妈妈丝毫不介意老板那: z) u" g2 v) R5 W9 q8 Y# x
贪婪的目光挑选着。不过选了半天也没有满意的。
( i) W/ A2 u0 u; e4 Y5 W' r& p3 h% ]' Y6 _. |5 {# O
  「你们这儿就没有更骚点儿、适合我们两个贱货穿的婚纱吗?」妈妈一脸不/ \# s8 |0 ~# i2 x1 B
满的说道。0 E& c+ z1 {2 _4 q& j' f% M
% j/ Z! S0 G1 }+ ?
  听到妈妈的话后,老板兴奋的口干舌燥,然后从情趣衣里面挑出了两套「婚
, a% p2 C5 G: @" [2 [) h- i0 Z* c纱」。说是婚纱,还不如说是透明婚纱样式的睡衣。这样的「婚纱」穿在身上,
* h3 ~% ?2 t9 S+ S, ]根本没有任何遮掩作用。如果任何一个新娘穿着这样的「婚纱」结婚,一定是新# z' l) Z+ K! k% F0 G8 p
闻。/ J6 l1 v" \2 k& H( X6 Q4 B

- R4 L! A' w+ c' t  Y! U& C  之后拍摄婚纱照的过程,更应该说是张浩青父子俩以各种姿势肏干妈妈和于- o+ }! s+ n# z3 X
雪洁、并羞辱我和爸爸的过程。第一组照片是我和爸爸被于雪洁和妈妈骑着走向
. K' S: p; p7 |张浩青父子,第二组照片是两人抱着坐在我们背上的妈妈和于雪洁热吻。第三组
; K9 d' a+ f* _, e1 _) g' U2 d照片是他们一边和妈妈和于雪洁热吻、一边脱了裤子被我和爸爸舔大鸡巴。第四
' \' H, V+ b$ s6 n% f. {- [组照片是妈妈和于雪洁穿着婚纱趴在我和爸爸的背上被他们父子连撩起婚纱下摆
% s) S- I* i$ Q" ]0 y肏干。第五组照片则是两人抱着妈妈和于雪洁大吼着射精。第六组照片是我和爸
# o7 A. B% [& X1 f" `: p爸一脸下贱的舔干净了张浩青父子的鸡巴、还有妈妈和于雪洁的骚屄。最后一组
* m8 I& U" n; @' {" Y6 e) _照片是妈妈和于雪洁戴上了他们给的戒指。3 m( i( C) T' _6 t7 r) T
& O0 w' V0 t2 O* k- c
  整个淫靡的情景,令老板、摄影师、灯光、场景他们一个个兴奋到了极点。4 N0 Z) m" u3 _* z; B/ ]& r7 `
我们离开的时候,他们一个个都盯着妈妈成熟诱人的身体、还有于雪洁那青春靓
- l% x7 W: A0 G3 N  c% J丽的身体看个不停。在离开的时候,妈妈拉着老板的手按在了自己的大屁股上,: |* x9 U: \* O9 J8 c0 [7 F
然后一脸骚媚的说道:「等我们取像的时候觉得你们拍的好,姐姐给你奖励哦!」7 G0 V3 ^% V' _$ n
7 E  d( w$ o4 {2 u$ B- G- ]
  听了妈妈的话,老板兴奋的使劲儿捏妈妈的大屁股,根本不管爸爸就在旁边。/ q% U" z7 i# e1 b2 d" U* L0 |/ K
如果是拍照之前,他连看妈妈都要偷偷摸摸、以免触怒爸爸。离开影楼的时候,1 b# A% K. y# ~1 k( w) L
老板一个劲儿的要妈妈再来拍照,他可以免费。
. U/ q1 ~& k' \4 g7 g. a& u* p% q1 U  R$ C
  回到别墅后,妈妈和于雪洁被张浩青父子带走了,只留下了我和爸爸在别墅
6 K. d0 ^, S' J8 r' Y( j+ W: F里。直到我和爸爸睡去,妈妈她们还没有回来。在睡梦中,我突然感到身上一阵
4 G; x! t/ r! s! Q" g2 }4 o痛楚传来。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和爸爸已经被抬到了大厅,身上的痛楚正是
! x* D( K" j  `1 M我被扔在地上传来的。睁眼环视了一周,我发现大厅里已经多了二十几个一脸凶7 W+ u* \6 |! e) P6 e1 z4 E' T
相的男人。这二十几个男人有的懒散的躺在床上、有的和张云初有说有笑,还有; ~1 X( `7 E& n9 U$ i6 b
几个正疯狂肏干着四个女人。除了妈妈、雪洁和蒋玲之外,还有一个我不认识的
- j9 D% v2 v2 P7 e美熟女。3 ^3 @" R6 n+ U( z  |
% x7 Y4 d; g4 `' N/ \: \# Q; c& X
  「张总可真是厉害,竟然有本事把林盛华的一切都夺来!以后兄弟我就和你
0 E, i' J  u% }$ v! K混了!」抱着妈妈丰臀狠狠肏干、明显是这些男人首领的凶恶男人说道。3 P7 l/ w( i0 c' C% k  e
8 b+ l) ^$ l. @: g! |1 k0 h8 ^/ D
  「哈哈哈哈……这多亏了他老婆,谁让他是小鸡巴、又娶了一个犯贱的女人?」; h1 v* k5 z- H8 l2 W0 V) {" F& Z
张云初一脸得意的说道。9 Q( ?# Y& W* C' {

+ s! d" |' J- S0 u( P, x. q  「当年林盛华支持王长江把我的组织摧毁、害的我不得不逃亡。现在有张总
) w  J! F5 e' F/ j5 U+ g, c支持,兄弟我谢了!」凶恶男人说完后,立刻转头看向爸爸,然后说道:「林盛  s. e; @( `; W* m1 F; n, r& a
华,你想过会有落在我手里的一天吗?」  F8 ]$ B# i7 ~0 y# D5 `( W

; p0 P7 Z0 N) t) k: B  「你是……疯狗?你不是死了吗?」爸爸一脸惊愕的说道。
9 z) Q1 b0 l& |3 \. `0 m% N/ Z  g; X/ {) J1 P
  「哈哈哈……能杀我疯狗的人还没出生呢!现在我回来了,有张总的支持,& e- S1 g# z8 }, i( c! q
我很快就能干掉王长江,取代他成为最大黑道势力的领袖!而你们父子,就是我; P- J6 O+ H1 f
报复的开始!」恶毒瞪着爸爸的疯狗,一边狠肏着妈妈一边说道。
8 P; l& ?6 |5 ?& d/ Z3 f
* z; O- L6 W6 R* X) b5 k  「疯狗兄,这两个男人你先带回去玩儿玩儿,至于他们家的女人,等他们生
3 n  b4 ~8 T) ~: Y- ?4 Z. h完我们父子的孩子就送你玩儿几天,只要不玩儿死就没关系。」张云初一脸轻蔑
1 ?1 G3 r+ @3 I  x4 ~8 Y$ M的看着妈妈她们说道。
8 m) ?+ C% s# b$ `. Q
% C8 x- s2 Z" C5 L9 J, f0 a  ^2 K  张云初说完之后,来到了我不认识的美熟女面前,然后得意的说道:「孟丽. t! E5 r7 ~$ t7 L' H4 l* S
雯,当年你说我心术不正和我离婚。现在我发达了、成了这里的主人,你后悔吗?」  e; D! v1 z8 n/ U
  Q, V+ Q6 L& D% }
  「张云初……你不得好死!」被一个健壮流氓抱着屁股狠肏的孟丽雯,一脸$ H* Q& W# g' p  d. b4 C/ D
憎恶的说道。
0 g6 N* G5 T* @, M4 i8 M4 c( r  f- W0 D
  「我是不是不得好死不知道,但是你这贱货绝对会被肏死了!」说完后,张+ r, K: N/ a  v; K. N2 _
云初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 s" p+ m5 }1 H) {8 |3 Y
$ {+ {1 M2 ]/ z& k  t  「爸!你别把妈玩儿死,我还没玩儿过呢!至少也要让我搞大她肚子一次,
* g( H( M2 s1 S# N5 A8 Q7 ?0 t要不就太可惜了!」张浩青看着孟丽雯成熟美丽的脸、性感的身体贪婪的说道。8 R  q; ~" V( H+ S1 H9 D
9 R/ N0 {3 b8 c! m
  「你……畜生!」听到亲生儿子这么说,孟丽雯痛苦的大骂道。# y' m/ d4 t/ R9 ]
& O; @( j3 p! }8 C& B7 X9 S/ E
  「畜生?我是你生的!我是畜生,你不就是母畜了?」张浩青对自己的亲生
2 [5 ?9 a1 G' W" Q母亲,丝毫没有敬意的说道。
, v/ ?! k4 C4 ^! D3 D2 ?1 f3 z( \- K/ @! b) g: H- k
  「好了!把这两个东西带走,好好让他们享受享受。」疯狗吩咐小弟道。7 D* F& ?& T+ n2 J
1 R4 g& {1 E8 G# B* |0 y0 [
  疯狗说完,我和爸爸立刻就被绑起带走了。在我们走的时候,被前后肏干的: a! t" Z8 I7 O2 Q( E; Y- U
妈妈、雪洁、蒋玲两人一脸不舍的看着我们,然后我们就被套上了头装进了车的
1 z& i2 J+ B+ {4 l  ^) s后备箱。当我脱离黑暗后,出现在我眼中的是一个阴暗、只有一张床的房间。我, Q* o6 ~2 q4 p- g9 r0 }9 D
和爸爸被推倒在床上后,几个一脸淫笑的男人走了进来。然后,我和爸爸被摆出, T6 ~' s/ b6 u* q8 U
了屈辱的姿势,几个男人抱着我们的屁股就轮流肏干奸淫起来。在他们的奸淫下,1 t' k, z  m1 m% h- t
我感觉不到一丝的快感,只有痛苦和难受。我很希望这样的奸淫结束,但是他们) @  E8 ?; n% v# D$ x5 M
却一个又一个的轮流肏着我。在我的不远处,爸爸健壮的身体也撅着屁股被大力7 d* N6 j3 P6 o' L0 v, J" p' |
奸淫肏干着。# _7 j# f0 A! f4 C2 a1 ]
5 G' S* Z/ h& B, ^# Z- z
  「啪啪」的清脆撞击声回荡,这原本我只要听到就会兴奋的声音,此时却只
& f. k; f9 D  x# Z' m) W7 Q令我感到痛苦。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自己的屁眼儿已经麻木的时候,痛苦的
/ u2 B0 S3 j7 P# m4 E轮奸终于结束了。就在我因为屁眼儿的痛楚和从没有过的真正屈辱感到痛苦的时5 V( {& \8 V* ]& j, y. i
候,同样被轮奸了很久的爸爸来到了我的身边,然后问道:「儿子,如果给你选) H1 S  a/ f. l8 h0 [
择,你现在想做什么?」
' R# X3 C; B4 U/ p5 ^$ s& j: p3 X, w
  「我要张云初父子俩付出代价、把妈妈和雪洁救出来!」我一脸悔恨、痛苦
; Z! y2 [5 Z& V  K1 v: t; t的说道。" h  P6 c% f7 }* c/ a' _

4 D; y; \. {6 c+ J; C  我悔,因为我明明可以不落入这样的境地!我恨,因为妈妈和雪洁此时都被' [* Y4 {9 Q, [1 B2 y! h: D; z
残忍的凌虐着。此时的我,丝毫不觉得妈妈和雪洁被凌虐刺激、兴奋了,因为我
/ o# G8 b7 b% d8 }( \知道她们此时不是在享受、而是忍受。我和爸爸被带走时她们那痛苦的神情我怎
: z! Z% M0 M9 S; L" z: n么也忘不了。我恨、我恨我自己为什么这么下贱,下贱的要做真正的奴才,结果% ?( s# c6 D( e: g
害了自己、害了妈妈、害了雪洁。原本令我爱恋无比的贞操裤,此时成了我痛苦! p# }# k4 |6 G% F( c6 Y. K$ l: f, {
的来源。8 E- c1 K% Q/ S- j! h# ~% w
& ]2 J: g" {$ l( v' y" z
  最近这些日子的淫行,我又太多机会结束这一切、让张浩青父子失去一切了。
+ \1 `; w* V+ v+ g5 A但是每次机会我都没有把握,而是任由张浩青父子抢夺机会,最后成了这样的结
! I9 ?3 a: ]2 ]( R7 F果。
( y2 ?- q0 |2 f3 z' g) R2 P# H. ~9 O: X9 g7 ^, K' U% ^7 v) D/ V) E* H) n! s
  「如果能出去,你还会做这么下贱的男人吗?」爸爸又问道。
- ~4 o6 @) ]2 [# j4 u/ P  C* Y+ R& `3 e
  「会!但我只会找绝对不会伤害我的人做主人,就像表哥那样的!」我流着
- h" T$ n5 L6 g泪说道。
2 @' B! [/ W9 f9 O8 a" `4 Z4 X# i; L9 F
  「也可以找那些绝对没胆子做恶行的人!」爸爸轻声在我耳边说道。
7 u( ?% V9 w7 _7 J+ r
1 i$ }1 P' v  e1 Q* E% ?; U, o0 @  「是!但是……我了解的太晚了!」我趴在爸爸的怀里,痛苦的哭着说道。& ~0 E' ~( S: m
" B5 W9 y! R) T% G6 y
  「不晚!因为有爸爸在。」爸爸温柔的说道。
0 L+ X! J$ u% ^( F+ C# m4 c4 B3 \' C" b
  就在我疑惑爸爸意思的时候,他大神的对外面喊道:「都进来吧!」$ J) p6 i. j  `& N- _

- Y4 `- \, f/ [- Y) G5 H  L  爸爸刚说完,疯狗就带着刚刚轮奸我和爸爸的那些男人走了进来。不过此时# ]$ r/ h+ Z7 t1 Q/ w5 k9 w1 [
他们脸上的神情已经没有了刚刚的恶毒,只有调笑和恭敬。) P. F6 l+ g" |  D3 b; \
" j- P" ^0 W) E4 i
  「林老大,小少爷都明白了?」疯狗笑着问爸爸道。
0 h' A! ~' i; ~
* i* v4 [7 o4 K! |/ G6 D  「是啊!他明白了,明白一个男人无论如何不能彻底沦入下贱的欲望中,否
4 I, p" i, l! ]5 q1 q& n( m则就会对自己、对爱人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有一个愿意为自己奉献一切的爱人
8 J& q- ?% t! f; O1 V是幸福,但身为男人必须要有能保护她不受伤害的能力。」爸爸看着我说道。9 l3 y, h1 p4 f- z6 Q/ u$ L. w

' {. ?8 d9 k8 U4 ]* Z8 ~  P  听了爸爸的话,我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疑惑的问道:「爸……你和疯狗叔
. G3 Z; ]) Z) U. C不是敌人吗?」
" I( e5 y1 p+ G( i3 c6 K* z( X, |0 ]
  「哈!小少爷,如果我真是敌人,江老大会放我走?这都是你爸的手段!狗# [6 y) x" j5 }7 l) I5 l. i
叔当年可是你爸妈床上最好的伙伴儿之一。」疯狗一边说、一边揉搓着爸爸的屁
- x# G( B: A  ?% j  {+ x, m1 W5 `股说道。# h' \; d; a  b$ Q+ d/ L6 j0 c! f
$ F  W8 a* g7 g& J4 h7 k7 J8 J
  「行了,咱们的事儿别再孩子面前说出来,怕孩子不知道你男女通吃啊?」
5 B0 b0 z; k1 l$ f" {. r) B% ]  Y5 L爸爸白眼说道。说完后,爸爸又对刚刚轮奸过我们的几个男人说道:「刚刚你们
) M0 R4 e) Q% V$ Z6 G) ^把我儿子吓坏了,如果你们以后还想碰我漂亮的儿子,最好补偿他一下。」* F2 l% B' u- ^8 a9 O. U- ^

4 _1 {- |7 y- F" C6 o" y  「老大放心,绝对让小少爷舒服!」说完,疯狗把我抱在了怀里,然后带着
6 I/ k1 D% \) l6 x; v* {# ]我离开了阴暗的房间。) d% I& F+ K% V8 Y  r4 r1 j
( ~) J, _% J8 w" Q% H9 X
  「爸!你要去做什么?」看到爸爸要和我分开,我着急的问道。: [7 E+ h) x' [: \

( j: e+ U' `, V% B7 ]7 u  「当然是收拾张浩青和我的那些敌人,这次正好把他们*****。」爸爸冷
' L; y" Z) t, B笑着说道。/ |  f/ c7 Q5 u1 k% X
" {' h, m' s+ F& |( o; h) q6 E* q
  在冷笑的时候,爸爸身上散发出了和这几天下贱的样子迥异的气势。我知道,; [' N5 {# f/ T* K7 V* ~0 Z8 Y! e7 Q
这是他面对敌人时候的样子。这样的他,才是本市本成为无冕之王的他。看到这$ S4 D$ \) p4 g6 p1 R( N; A
样的爸爸,我一瞬间痴了。虽然他是小鸡巴的男人,但却是我、是妈妈的天。虽, F; U. H4 D8 a* B' o
然他没能力让妈妈的骚屄舒服,但是却可以让妈妈无所顾忌的找男人肏屄、能解& B+ @$ w# f6 t( @  n- n7 Q; U
决妈妈的所有麻烦。看到这样的爸爸,我心中暗暗决定以后也做爸爸这样的男人。
2 [# X4 S* M5 ~" i9 |/ `在最心爱的女人面前,可以做最下贱的奴才,面对伤害爱人的敌人,则成为最恐1 O) t7 t. H0 M( e3 a
怖的猛兽。
5 e3 L9 t0 e7 }- L8 n2 X7 i6 N& _8 c+ e9 y- f/ B  X0 Q8 F6 s
  当疯狗把我放在明亮房间华美的大床上开始温柔肏干的时候,我低声的说道:
# a1 g' q! Z1 i0 x% @! k: L「疯狗叔,狠狠的肏我、把我培养成爸爸那样的男人——无论什么样的折磨都击! w$ H9 `9 a/ i1 e3 S, J- j
不垮的男人!即使是小鸡巴,也能保护自己的爱人、让爱人可以感到安全的男人!」7 ?* x' ?1 Z# d1 V2 e

. x. ^6 M0 d! [( D+ q3 [6 z4 Z. ^  看着我认真的样子,疯狗低声在我耳边说道:「小少爷,给大伙儿做奴吧!
4 i( w( d$ A& ~0 h7 [) o疯狗叔会把你培养成最强大的男人、最下贱的奴!」6 v" V% O3 J; A5 x' @3 G
$ ]  B% W3 ], j) K6 G
  「好!」我坚定的说完后,漂亮的屁股开始了淫贱的扭动,迎合起靠爸爸生
  ^/ e/ p6 M4 F$ W2 Q& J- p活、但是却可以凌辱我家人的男人们。: m$ T5 r7 @8 D7 m; m% P# U& {/ S

! `  _. l' M5 @5 b9 I' r# Q  …………
" q$ ?- \% s8 ~+ a: B4 T' V" Z: e5 M6 J0 l6 D% O
  华丽别墅的大厅里,二十几个有着不一般身份的男人赤身裸体的享用着美丽5 e8 i7 @  x) G7 G7 G
的女人、谈论着以后利益的分配。淫靡的盛宴,主体无外是权力、金钱、女人。
7 |. ~  _  d+ P6 s以后他们这些人结合在一起,权力会越来越大;在张云初的策划下,他已经得到$ B& k- o4 b- X
了以往想都不敢想的庞大金钱;至于女人……现在的大厅里有几十个极品女人供
- p5 R; Y$ _, z9 h$ b* P他们淫乐着。单纯的中学生、青春的大学生、美丽的少妇、诱人的熟女,护士、
( ?, F( P* k% K+ X- b) W6 Z  ~女医生、警花、女军官、女律师、女教师,各种类型、各种职业的美女全都有。
  k0 I0 l2 k) f8 d3 @$ C. |; p6 Y: c4 l
  这些美女有的是天生犯贱、有的是生活所迫、有的是被他们用权力强奸,不
9 x) u3 e1 m- w6 k过现在她们都是这些人的玩物、任由凌虐玩弄的玩物。只要他们想,就可以把任3 w& n! g3 d4 q( T0 k# p9 ]' X
何一个美女按在身下大力的肏干。在所有的女人中,被肏的最多的就是最成熟美
4 h  q6 B6 w' I; q+ D艳的那个。原本她是整个城市里最高贵、最令人畏惧的女人,但是现在,她已经
+ e7 u  i, O4 w# B, f& c' @成了母畜、任由淫玩儿的母畜。在男人的肏干下,她下贱的扭动丰臀、淫声的浪7 m7 _& z# W* h1 ?
叫,尽情的展露着她的骚、她的贱。但是看到她淫骚下贱的样子,却没人对她失
  c6 f! A+ [/ b8 a9 A; d( X" {去兴趣,因为她是祝秋烟!
& B9 {9 J+ G* T( O% H& H  l- d: u' e1 Y* i, f+ t  u+ K
  就在淫靡的盛宴进行的时候,别墅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由警察、检察官、记
% E5 o+ M- z# L者、的队伍冲了进来。看到这个情景,二十个男人大声呼和、让他们滚蛋。但是& ^& b  G1 B, p: b! }/ K6 }0 `" q% T
当他们看到几百人组成的队伍中出现的最后一个人之后,他们沉默了。因为,那2 [2 q( ]! B3 K1 `5 f
个人是这个别墅曾经的主人。
: F  s( m7 X) l! d( A: }6 u7 p: I  _5 R6 A6 E3 q1 r! g6 H
  第二天一早,一个轰动全省、乃至全国的新闻上了头条。F市包括副市长在3 W& u7 v' F! O% c" T4 a- O
内的十数人落网,同时落网的还有数位省级高官。官方给出的罪名是贪污、组织
7 O, K4 y& Y! Y' }' ?+ U* E2 C5 M' z% @黑社会等等。但是在F市的民间的传言却是多种多样。其中最多的是,高官中有
: D  G1 i" w$ ~人迷奸了林氏集团的总裁夫人、以此威胁搞大了总裁夫人祝秋烟的肚子不说,甚9 q5 h  y5 J' a" g3 f* f
至还让当女教师的祝秋烟卖屄给人肏. 双方权势搏杀的最后,林盛华取得了最后
3 K3 ?" h2 y' w' d+ o的胜利,因为祝秋烟根本就是故意被奸淫凌虐的,为的就是能取得对方内部的资
3 r) K6 V$ H4 `9 D& [+ H& Q7 C料。为了权势,林盛华不惜让自己的贵妇老婆卖屄,这令很多人表面儿轻蔑,但
9 p$ ^6 |- D% ~1 e5 P, C是心中却深深的佩服和忌惮。- k* i) K, ]7 j9 r4 J. J0 X

. I' @% \" z) m  在F市官场洗牌的时候,民间对这场官场大戏的传言是越来越多、也越来越+ h# ^$ @) y) G/ b+ _8 J
离谱了。不过绝对不会有人能猜到,这场官场大地震,不过是林盛华为导演、让$ ^) Y4 _  B( c7 [9 I! j3 s
他儿子快速成长起来的大戏。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