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我的女下属们】 恋足系

【我的女下属们】 恋足系

作者:鸣鸿刀
1 ^3 |. s9 l4 `! I; s7 Y2016年/3月/1日发表于 2048核基地论坛; ~% R1 V3 d& q
本站首发+ ~: x  D6 }! w- G* W

# K: _1 D9 w/ o* F**************************************" Z2 n" Q! r' e( `
估计一段时间内不会有其它文章出来了,这加上女体世界校园篇,就算上短期的收笔之作了。
" [) `" W6 c1 k9 F/ s! g附上我的其它作品,方便没到三级的朋友观看。
! Q) I% P) e6 V' q, o' U2 ^2 G# A4 ~4 i女体世界系列:8 p2 i* p# W* @; z1 W

. @3 H) L# s" U4 V, D, F! G2 ~+ U- i6 S1 |; _5 Z4 K( \4 c9 V
恶魔时间系列:* q8 C& [3 w8 j. x4 Y

; A8 M8 s& O2 O9 {
4 n6 d% O0 \, K* c; H, y7 \3 g" U" }" n
4 s: I. I; r" u- b5 ?6 r$ ]7 t, F) t4 Q
杂文:
0 d; P4 V  j9 A4 X& f) S! ^3 e5 B% @
* y/ L8 [3 K7 L

2 w. L8 P% m' W6 x* C# t  「轻点,再摸点润滑油。」我坐在躺椅上,对着隔着一张桌子,正对着我坐% t1 N0 Y6 R. N' W
着的赵思思说道。' V& H, w8 g8 d, E# v2 T# Y+ r. g

* [' E/ i" ^$ ?, x0 z. {  赵思思将两只穿着黑丝的小脚从我的鸡巴上移开,放在两侧,从桌子上的笔
& w' E! ]. F' k筒中取出一瓶人体润滑液,将润滑液挤在手上,轻轻的涂抹在我的鸡巴上,然后
# W7 }- E2 d  Q9 m% [% y0 N重新用两只小脚的内侧上下摩擦我的肉棒。& X  ]) p* p: g% q3 [, @& X
4 i7 o: m$ p: M& x
  我这人一辈子没多大爱好,就是恋足,如果在足交和操逼之间选择一个的话,
: a" W" J$ H% A+ D# ~我肯定选择足交。赵思思今年二十三岁,是来我公司实习的大学生,现在社会竞
6 w4 u; T# P, }- M1 T争激烈,想找到一个工作稳定收入还高的工作太难,而且这丫头在工作期间还打2 w+ S; X' P' {3 W
碎了我珍藏的一个古董花瓶,那个花瓶价值三百万人民币,赵思思也不过是个普
' m/ ?: }. g1 X. `通家庭的女孩,哪里出得起这个价钱,只好卖身抵债了。
) |1 |, s* @, p$ X2 T+ ?" x
8 F; J6 A. k. X+ v0 F# H  当然我也没做的太过分,毕竟现在的女孩都有一定的尊严和个性,我要是说
9 }. ]0 A0 x; U让她成为我的专属性奴什么的肯定不好,还容易被反咬一口吃官司,所以我就跟9 u' R! ]' a, M# V8 W
她说:「我并不会跟你发生性关系,我也不怕跟你说,我这人有恋足癖,所以你* i. V( `& D) i7 \- B) Y+ x6 O
只需要在我需要的时候给我做一下足交就行了。」
- |0 {. t1 ]' u& R  A1 S$ L' h& J; z0 s5 T3 V( E
  赵思思思考了两天的时间,两天之后告诉了我答复,当然,她同意了。, e* P# z  d  z+ `2 G* ]
1 m2 _  H) Q9 _
  「梆梆梆。」办公室门外传来了市场部小王的声音:「老板,上个月的销售# @# g' ?2 S% c; B( x  u% U3 E3 {
报表出来了。」
( ^3 `, C: O7 a& O- u. |3 C9 O; j! W+ l
  赵思思听见敲门声,立刻就想收起小脚,但是被我抓住她两只丝袜小脚按在
' {9 A2 a9 b( l0 D6 t& C& R自己的鸡巴上,没让她拿开。我给她示意了一个没事的眼神,就喊道:「进来。」
, f; z% x: T. G( _4 t% j: p# ]& `2 }5 i; m# ?* |3 e. `
  小王打开门抱着一摞文件走了进来,看见赵思思表情尴尬的坐在我对面,高# _( [/ R7 f2 Q* I- C
跟鞋就放在一边,立刻明白了发生了什么,饱含深意的笑了一下,走到我身边,* N6 G: W% ?/ R; z1 d- \
将手中的文件交给了我。
* W, M" j( z6 s6 D* K: t- K3 H" Z! x  Z1 h' n4 D* O% K
  在赵思思来到公司之前,小王一直都是公司里最漂亮的女性,当然,现在也
3 ?9 t4 g5 ^* `! N3 ~, b是,只不过赵思思比她年轻一点。小王之所以能爬到市场主管的位置,肯定是我
# }( V0 ?+ b$ ]+ U$ c3 j) M一手提拔的,至于是怎么提拔的,大家都心知肚明。% P* G4 J6 W* Z, W) v7 Y
: u# O6 r2 j. V. ^2 ]3 P% {( D
  小王将文件放下之后,借着弯腰的动作,手偷偷的伸入了桌子下面,在我的
5 B4 h' B" r; D9 Y鸡巴上狠狠的撸了一下,在我耳边轻轻说道:「怎么能欺负新人呢?」) Y8 ~1 f* m; q1 G3 ^$ W

) D& l9 M0 q$ y5 c4 N  我顺势舔了下小王的耳朵,惹的小王一阵娇笑,对她说道:「下班后去我家。」5 U( L) w& n5 k+ D: l! R
0 y/ g% e* i% v1 [) F, r3 G# F4 j  Q
  赵思思已经看呆了,早就听说办公室里的错综复杂,却没想到竟然就这么当
; j9 u6 g$ V1 }' {  O; q8 c着自己的面表演起来,不过话说回来,自己也是其中的一份子,又好意思说什么
' H5 u% ^9 }9 `9 ~5 u" {. z呢。
7 L7 A7 U1 [0 j  X9 ]7 \* `% Q% ~) x8 l$ b* d0 s
  等到小王走了,赵思思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我不得不训斥道:「继续
0 ?9 i! L. w4 y0 ~# @啊!想什么呢!」3 Y: O5 y% r* ~9 v* k$ ^
* P; N/ }7 {. a) X7 Q* R
  赵思思立刻听话的用丝袜小脚加紧我的鸡巴,赵思思的脚掌内侧很柔软,就% v/ x/ _) ~& b- c7 t6 g' I. m
像是乳肉一样,加紧我的鸡巴之后正好形成了一个凹处,两只脚掌并拢间形成了
" I) L' B3 P- E一个脚穴,这种紧致的拘束感其实并不算是足交的一种良好的感觉,我更喜欢的
2 a/ ~3 \5 `' M- C是用整个脚底来进行足交而不是脚掌的内侧,但是赵思思的柔韧性不行,隔着桌
. x+ M. A# y) t& O子两只脚掌无法对在一起,相比起来,小王的水平就要比赵思思高的多了。3 G; w- F8 C/ W
/ w- y5 `" M! T
  一边享受着赵思思的小脚给我做着足交,一边审查着上个月的销售报告,分
8 X% E! k6 z% G' h心二用可以降低性敏感程度,所以赵思思用脚给我撸了二十分钟,我才刚有要射
- ~: b, d, G( s  z- C5 S# h# Y% p的感觉,这时候赵思思几乎都累的两腿都打颤了。  @% j- R+ o" T# l- ]2 u2 i6 `

. Y& g* z, ^* k! C, T$ P  抓住赵思思一只小脚,将鸡巴捅在赵思思的脚心上,上下摩擦赵思思的脚心,
7 v0 r) |8 {, V$ o" S5 G. s龟头摩擦着顺滑丝袜,再加上赵思思柔软的足底,强烈的快感一波又一波刺激着6 t$ ]+ H  d6 w, y
我的神经,赵思思很熟悉我这个举动,伸着一条丝袜美腿让我可以轻松的用龟头
8 I) y$ L. H; k( v8 s操她的脚心,弯腰在地上捡起自己的高跟鞋,然后扭着身体趴在桌子上,伸手把
3 S; }. Z. A' D3 g高跟鞋放在我鸡巴和她小脚的下面。9 K+ E' e. b' X3 |

8 m3 e8 S0 [5 }1 p/ J  过了一会,我的快感终于到了极致,精液像是喷水枪一样射在赵思思的脚心
. L  {- z3 N: c上,有力的精液让赵思思的小脚本能的往后缩了一下,但是马上又踩了回来,死
- `" A* S9 p+ {, B0 ?死的压住我的龟头,当我的精液全部都射完之后,赵思思才坐直了身子,将高跟
( F9 l( I: Q! K8 C, l鞋从桌子底下取出来,此刻高跟鞋里面已经盛满了精液,当然,赵思思悬空的小+ Q- F8 B, _$ _$ c8 P/ p( ?$ g. b
脚上也全是精液,粘稠的精液顺着赵思思的足心流到脚后跟,然后啪嗒的一下滴
0 ?# ]- O9 M% c落在地上。
. G1 O+ I6 }0 x+ U2 @8 Y& t6 A
* H4 {4 f# ]/ E* l1 a4 Q  我眉头一皱,刚想说点什么,赵思思赶紧用另一只丝袜脚踩在刚才滴落精液
) e0 I+ ~0 R2 v4 h0 q的地面上,用力的蹭了两下,将精液全部蹭在自己的脚上,才小心翼翼的看了我$ W. Q5 l. g4 ^* `! H
一眼,我满意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赵思思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 l/ N5 R% h5 Q

; e- Y4 q; b$ L  这时候办公室的门又响了,进来的是财务部的会计张琳,张琳一头褐色的波
, m% M5 b' `+ L8 s' A  h6 g浪长发,穿着时尚,完全看不出是从事会计这样严谨的工作,但是我对张琳却是7 q7 P: b2 Q* q+ c) V
一百零二个放心,张琳原先就是一家外企的会计,但是后来上面的领导偷税漏税,% ^2 N6 K/ o+ W
挪用公款,总数达到了两个亿。这些事张琳并不知情,一切都是会计长负责,谁! U, O  N; G8 c$ `# V( u; j
知道国家调查下来,整个企业的领导和会计长全部都把责任推给了张琳,张琳被( Y- e% N3 ]& a$ _0 g
送进监狱,判了个死刑。* o: ^9 V1 C6 C; x" `, l  @
, y- a0 d+ b' _) B' J
  恰巧,我和那家外企关系并不好,同行是冤家,我们都是搞高新技术的,安
+ F/ M* t& m! \6 D# ?$ E插在那家公司的间谍偷偷将这件事告诉了我,我在私下里收集证据,三个月后,
' q. q- D4 c1 |1 @, \# V( T我将外企打垮,并将张琳从监狱里救了出来,尝过监狱里的痛苦和死亡的绝望,
& b6 x9 T2 N) v  j7 q张琳对我这个救命恩人算是唯命是从,忠心耿耿,无意间看到我恋足这件事后,
8 y1 W! D0 \( i6 ?! `# u6 ]; J更是在任何我需要的情况下,都能满足我的任何欲望,我对张琳也十分信任,应
0 @# t& H, P0 t5 A; V$ S$ b0 h该说,如果这世上除了爸妈还有可以让我无条件的给予信任的人的话,那就是张
2 r  \+ \7 }8 s/ t琳了。7 P  B9 c: ?) z0 w7 k4 Q+ N( p

' n3 o& ~8 l# }5 l% m. l# Y  张琳一进来,看都没看羞红脸的赵思思,甚至桌子上满是精液的高跟鞋都没, C1 w: h4 U8 o+ G) A
看上一眼,只是将手里的财务预算交给了我,报告了一些细节,随后注意到我的
0 v$ s) \  F, X! `8 W) {0 Z鸡巴还半软不硬的露在外面,有些不满的看了赵思思一眼。: T* r$ S6 v' |* z- w

5 u; u5 J# ?6 r% V1 r- t& e  「老板的大鸡吧还没有射空呢,你怎么可以就这样结束?」
6 J; x" x$ n2 b1 t. _1 q. @9 ]- B; p* o$ l5 X8 U6 @; i
  「行了,小琳。」我制止住小琳,不让她继续说下去,小琳埋怨的看了我一
; Q5 Z- n4 p) K* Q7 y眼,顺着赵思思那面的桌子爬到了桌子的底下,用嘴含住我的鸡巴,舌头在敏感
5 _; Y7 p1 p; F5 E( f2 q0 O的鬼头上舔来舔去,小巧的舌尖在龟头上游走,时不时的顶顶我的马眼,似乎是
3 p; v0 d; u  e0 p! E想将舌尖顶进去,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但是也确实让我的马眼张开,张琳趁机用
+ x0 M$ \( v) h6 U7 x力吸允,残留在尿道中的精液犹如找到了宣泄口,在张琳小嘴中的吸力的帮助下,9 L1 c" ?5 P0 P' Z  o5 n
全部射了出去。  c) Q# F" x1 R2 W. S2 v
2 l; v% Z4 _4 c* L
  这次射完之后,我的鸡巴才算是完全的泄欲,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渐渐变小,
0 |- t2 ~6 L4 c; l张琳回头对赵思思说道:「看见了没有?」
6 o  t* F4 j) G) h- P, q, F2 e" [' N( |7 E! j
  赵思思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 `$ E/ a& Z4 H% J
& t6 O, |% K, z$ I  张琳帮我把鸡巴揣回了裤子中,然后看见桌子上的精液,咽了口唾沫,我自; c4 d; R4 w3 H7 E& I4 \' \( F2 b
然注意到了张琳这个小动作,头疼的捂了下额头,自从自己把张琳救了回来之后,
. m3 [3 U4 f: y& y" m自己在张琳的眼中已经超出了一般人的存在,这里的人只的是人类,似乎我在张
- V( ]7 _# p# I琳的眼中就是上帝,就是救世主,我的一切都是正确的,都是好的,都是真理,
" b6 V, f+ M6 K5 C而张琳能够从我这里得到的唯一属于我的东西,就是精液了,每次我在张琳的嘴8 L4 K! Y- ~3 i. q" v
中射完之后,张琳不像小王一样会吐出来,而是全部咽到了肚子里,就算我在张
; f& n& ~* W, k7 A  S5 l/ s5 ]% q5 w琳的逼里射了精,张琳都会一直不洗自己的骚逼,直到我下次准备再操她之前,
  N" x! U3 L2 A/ n# J/ H她才会清洗。
6 W( H" N! O" j4 ^  ?* B2 P" h2 z# B; z2 N: R, _7 l0 F
  「趁热喝了吧。」毕竟是我最信任的手下,这点恩惠我还是给得起的。
8 _" h' \1 B$ s. N: T
6 o. g1 I3 y5 h  原本射完后的精液都是要让赵思思穿在脚上的,这样可以让赵思思的脚更加' f1 c. Z- l+ N! I
有味道,当然这个味道不是什么骚臭味,无意间发现男人的精液如果长期浸润在- M0 ^6 A0 m$ J
女人的皮肤上,会让女人的那块皮肤更加的细腻润滑,并且散发出一种吸引异性
/ Z& ^) S8 B7 A3 H* w% s的香气,也就是俗称的女人味了。7 n  ^7 u3 t: M, ]% `4 t( b

, v7 q, _- l4 v$ g5 ]  「谢谢老板!」张琳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捧着赵思思的高跟鞋,丝毫没有顾4 T  t) D$ x. R. e
忌那淡淡皮革和汗水味道的精液,把高跟鞋当成杯子,咕咕的将精液喝到了嘴里,
5 A# `; J( M: V& z; I' O意犹未尽的珉了下嘴唇,然后又舔了舔张琳的高跟鞋,才将高跟鞋放回了远处。
' u% d& M' p% Z8 ?' N, d4 I6 I6 T9 W+ `0 z+ O6 _- ?
  张琳走到赵思思旁边,拍着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的赵思思,说道:「你的小
8 |7 v5 `1 q0 ^7 N0 c脚味道挺不错的。」7 f: t0 h, |3 U# q3 v. a. C1 k5 F1 K

& @# ?7 ]; q" ^" C2 A. t  「老板,晚上和小王有活动么?」张琳走到办公室门口,突然想起什么,说
, p4 M( `. ^. S道。/ K6 U& _. R' M' M+ _  R

6 o3 e0 _# y3 O, e9 t) R  「有,思思也来。」我答道。赵思思听见我让她也来,神色一暗,今晚她本8 ~% H4 @; B( b0 t
来是约了男朋友吃饭的,没办法,老板的命令自己不敢不从啊,毕竟欠了老板三
% }  x' A0 J. Q0 R9 x百多万。
! d1 F2 S9 _+ x- W* }: m0 b) o1 l: \6 k0 r# H' U3 C
  「思思也来,这样不好吧,玩不开吧。」张琳有些不满意的说道,当然,她& n4 T% w2 c9 s" O& y
不是对我这决定不满意,只是对思思不满意罢了。( f) Z; b4 U" ^8 e9 r

- o0 v- j% S% ]' l* u  赵思思也是聪明伶俐之人,一听当事人中有人不满意自己来,立刻跟着说道:
+ k( X4 |( {( D$ v1 W& L' L「老板,今晚我家里有事。」
  _0 _+ h4 a( Q' |" W4 z% T7 V$ C/ n/ V+ X3 }( e" \  p
  「哦?」我盯着赵思思看了一眼,她那点小心眼我早就调查明白了,也许是8 z! B- T- @9 ]( H
我这别有深意的一眼让她的谎言暴露,赵思思魂不守舍的收拾桌子上的文件,手5 {( f0 A; E" L% Q$ B, N% V
不小心碰到了一边的高跟鞋,高跟鞋一下子倒了,砸在旁边的瓷器上。
( Z0 Y7 q; T6 `8 _* }4 [
# |3 {! k( ^0 j) }  「咔嚓。」瓷器掉在地上,摔个粉碎,我的眼角猛烈的收缩了一下。' o, q) ]- S) Z  z/ |4 E
3 r4 q! ]3 U  L; l# V4 K
  「老板,这是那个明成化青花瓷吧?」张琳幸灾乐祸的问道。
, F. T; k- y0 l0 z% {
% x$ ^" L2 A1 \8 O  k' i" e* U  「昂。」我呆滞的点了点头。, _+ F: u+ s: d* `

$ E8 J' [* k) I9 Y5 t& g& D  X  b5 q  「这个是三百万的那个还是八百万的那个?」张琳明知故问的问道。
. a0 D, {' U8 U/ V: }# b' J- C; I
8 m8 D- \) q# @7 T( r# v8 i3 @% M- c  「三百万。」我恶狠狠的抬头看了赵思思一眼。
. p. \" h4 F9 D" Y; l( H8 Z) Y; N$ p7 u, ^  N( v, L$ @3 r
  赵思思一听见三百万,直接吓懵了,再看向我,柔柔的问道:「老板,我继3 v- E7 H( E, D0 ^! g' O" M, o+ j4 ~
续伺候你,随叫随到,好么?」
6 X0 v/ m! v/ K5 E/ H# r2 j0 f$ g" t) Z7 k% g6 Z7 \
  我点了点头……看在她还是处女的面子上,我忍了。
1 B' E: S7 L/ B9 Z# f( V0 v' ]8 R2 z; W, T" U# b
  晚上越好了三个美女去了我家,我先提前离开公司,等下班之后,几个女孩
# W) @! U9 y7 C) \陆续的再来我家。
# C: I3 _3 p5 r0 ?* b0 h% t- t$ H: p$ R5 s
  先来的是张琳,张琳总是那么的积极。* K: W, V* W) G; X- S1 G6 }
. A7 _: z. p! }3 a9 F( H9 D9 ~
  「老板,我先去洗下脚和逼。」张琳挑逗着我,当着我的面就开始脱衣服。4 F; N+ |# j9 M

. W, I" ^4 D" X  「一起吧。」我大度的说道。8 X3 I8 H9 n. u- W
$ ]/ C6 T* S2 [- C4 j5 Z; S
  我脱下衣服和张琳一起走进了浴室,浴池里我已经放满了热水,两个人刚一
+ C. o5 K1 p6 F进入浴池,张琳的小手就开始不老实在我身上乱摸,同时胯起自己的大腿摩擦我
6 _7 Y1 [) r5 l: r# E的肉棒,让它变得更大更硬。& \" d4 }+ F6 D
4 X% c4 r4 U$ A' v7 |* ]
  我的手也没闲着,伸出中指捅入张琳的小穴,因为在水里没需要任何的润滑
7 P9 c# ]6 l+ }, \  O- e9 }, U也不觉得阻碍,很自由的就开始抽插起张琳的小穴。! F) n& ]' f. J' y, S9 T7 g( a

9 G. _7 }! I$ C" a  其实这种抽插除了手指有点皮肉包裹的感觉外,我本身并不会有太强烈的性
0 \' |- L8 A6 |& a( M奋,但是毕竟是我最钟爱的下手,所以在满足我自己兴趣的同时也要满足张琳的% A6 L* O& [8 E% t% Z
兴趣。
& f" C% L4 b3 K9 Y, D/ y! H  b, d+ g8 i, _' j' I/ C
  张琳当然也很懂我,伸出小手将我的手指从她的逼里抽了出来,然后自己拉. X% ^$ J0 m0 Z1 m* M4 d+ ^; w- s! U
开自己的小穴,一条白皙的大腿直接搭在我的肩膀上,对我说道:「操我。」
2 [1 a! Q& ]4 d2 w2 l( e5 D$ a; M; v. L  e
  张琳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意思不草她,将早已被张琳大腿磨硬的鸡巴捅进
9 {& q, d$ e; F: O: a了张琳的小逼,抱过张琳搭在我身上的美腿,对着白嫩的脚丫疯狂的舔着。5 f1 A' G! {: d& j! [8 U2 D% B& n; u/ w
! A) M" Q9 q* T2 c( A1 ]& q1 `6 o
  张琳不愧是我最喜欢的助手,见我钟情于她的脚丫,没功夫草她,就自己在. p7 _& p& ~6 t" P/ Y& A
浴池中扭动起腰来,我的鸡巴被紧致的阴道换着花样挤夹着,轻微的摩擦加上那
' Z  x  L; ?( `3 z* `仿佛会吸允一样的穴口,给我的肉棒带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快感。2 n: K0 {7 i3 z; Z% |1 @) P1 k- y! p. c
" q* T3 j8 }9 n" w1 C7 \  a) R
  我也不甘示弱,舌头如同刷子一样一遍又一遍舔着张琳的小脚,又觉得不爽,
3 ~$ P) y' @3 S- U* N8 K/ X- [一口含住张琳的几个脚趾,就像是舔棒棒糖一样用舌头挑逗着。张琳被我收入后% m: n3 l- [( ~" A  p! H
宫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她的脚特别的漂亮,是三个女孩当中脚型最好看的,五# t$ u; e5 C" s6 ]" ^$ ?
根小脚趾短小而圆润,轻轻的挤在一起但没有因为挤压变形。完美的足弓是最大
0 ]: U6 I1 u; W% v& P8 L的特点,这也和张琳爱穿运动鞋有关,三十六码的大小不大不小,盈盈一握的感
8 h. Z( L; j6 V0 a. z觉才是最好的。张琳因为管财务也基本就是坐办公室,平日里不走动,脚掌的皮+ f3 P* V' ~/ m, E7 v
肤也特别薄,颜色白皙,质地柔软。" S5 Y, l# s3 X/ @. I$ \+ V

; [0 U1 S; w/ S# _2 u( s5 \9 n  过了五分钟,忽然传来了敲门声,我对张琳示意了一眼,张琳赤裸着身子走
5 u: u7 H! @8 i, [3 o; s: u5 t; D5 T出了浴缸。翘着屁股透过猫眼一看,扭头跟我说道:「小王来了。」
- z0 p5 E4 A6 }0 ]3 _  _! p
6 X1 r3 o4 _$ X1 n  张琳把门锁打开,并没有拉开门,光着身子甩着奶子朝着浴缸跑来,噗通一. B0 A% K" _. Q
声跳进了浴缸里,把水溅的到处都是。! o( U' H. ^5 q' e
. @* [/ g6 S1 u* n: Y
  小王推开门,就看见了张琳的背影,一下子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轻轻的关9 U; Y8 {& b; @- v8 @: |
上门,一边走一边把为数不多的衣服脱了下来,当走到浴缸的时候,正好所有的
+ S; Y  g) B. j3 s0 C9 X4 L衣服都拖干净了,就剩下两条丝袜。" ]9 ?/ Z5 s. m  E- _# G) A: Z5 }0 u
8 C3 A& I+ ?' k5 k
  「一起脱了吧,今天丝袜就不用你的了。」我一只手揉捏着张琳的奶子,一
4 \- j7 l4 B5 A+ m& Y只手搭在浴室外面,对小王说道。. u) \/ \5 d2 Y1 q  j

: d% ?9 d+ [. v& B9 O/ B' H0 V  小王嘻嘻一笑,脱了丝袜,把丝袜放在我鼻子前轻轻略过,然后踏进浴缸,, Y; g9 E" q0 Z; c! p6 s
绕道我背后,搂着我的脖子娇声娇气的说道:「怎么,有了新欢,就不喜欢我们# c/ p7 \; P0 @( H% A
的脚了?」
# q3 ^* A4 x# c4 ~; Y4 j" r( F8 I" M% F3 ~( `, g
  我的手从小王的脚上一直抚摸到小王的大腿,感受小王每一寸细腻的肌肤,0 O$ |& X4 [; s7 j% i. d
最后停在小王的两腿中间,反手一扣,扣进了小王的小穴,利用中指快速的抽动9 e3 x, i6 O% d: W4 v. ^7 g" w
起来。
, Q! T9 V- M% h
4 s; H( W' o; Y7 L: F  「怎么会呢?你的小脚我一直很喜欢呢!」小王的脚是37.5码,相比她一米! ]5 A6 f+ j1 c
六五的身高,其实也说不上小了,但是偏偏还有一种大一分闲大的感觉,小王的
5 Z* q1 t5 J: v脚型也很好看,据说业余她还会做腿模,嗯,以腿模的标准来说,小王的腿真的- H" K" C( ]4 m' @; X3 p6 j
是天衣无缝,但是我更喜欢张琳这样大腿丰盈的,因为这样的大腿无论是摸起来
! V/ }$ w4 Y% D还是夹起鸡巴来,都十分的舒服。
4 w* w; J+ t/ R/ y- e: b9 P. c5 A9 n2 ^" {2 s! B
  「那你喜欢人家的啊,人家的小脚,还还啊,还扣人家的骚逼!」小王两腿; ~. \( e4 l- K1 o% d; O, c
张开,把我夹在她两腿中间,两只手顺着我扣逼的节奏,揉着自己的奶子,揉着1 \2 |) h2 `7 q5 _8 E9 L2 d+ T# J
揉着,还抓住我另一只正在捏张琳奶子的手,抢过来帮她抓奶子。: z% K- O6 a+ ^
* W6 o/ k% P  s. E; p2 Q8 f
  张琳则要帮我足交,不过我制止了,说道:「贴近点,我要操逼。」% R- U8 _+ O4 [. X. v* E1 x
8 Z- Q" A6 N, d$ r
  张琳听话的移动到我眼前,掰开自己的小穴,对准我高举的鸡巴坐了下去," E% b& Y7 G: [$ r8 ]9 I. y
同时两只手捧着自己的一个奶子送到我的嘴边,供我吸允。$ _8 q# e2 K9 \% m. I/ h1 O) f0 A

' s4 I9 J2 \# c/ U9 Y8 C  张琳自己则一上一下的运动,带给我和她来自下身的冲击。
& H. e! D0 i5 q4 M/ O
) v  ]( e3 P* W  大约十分钟之后,我感觉自己差不多了,松开扣小王的逼和抓她奶子的手," t, r4 t6 h+ z
抱住张琳,将张琳按倒在浴池中,像一个电动马达一样疯狂的用我的鸡巴冲撞着0 L; X* ^( X) }( h5 V& u2 Y
张琳的下体,浴池里的水几乎在我猛烈的活动之下全部溅出浴池之外,张琳也抓( F9 m4 S; A6 P4 k) L: Y
紧我的后背,大叫着:「老板,用力,用力,亲老公,再用力,操死我,操死我,
0 a( N! V% o* Y7 O1 @9 A我要飞了,我要飞了,我要……啊……啊……用……啊!」- m, c+ n( A  w2 p6 x! [/ ~

9 r7 r& K) N' z* m) X4 ~  随着张琳一声浪叫,我的精液全部涌进了张琳的体内。我下体抽搐了两下,
$ o9 @  k: I# g就叫我给拔出来了,一般情况下,张琳都会爬起来帮我把沾有精液的鸡巴舔干净,
& T* T; y0 }$ ~, A* w6 ]只不过这次可能是我操的太猛了,等我鸡巴拔出来之后,张琳还躺在浴池里喘息5 l4 @5 q% `( {: w8 e! ]
着没缓过来,倒是小王还长点眼力价,绕到我身前,细心的舔着我的鸡巴。
1 g9 E0 z! F% z/ ]7 m2 J  s3 N: e' L
  我感觉到小王的舌尖在钻我的马眼,我拍了拍小王的后背,道:「别挑逗。」
8 Q4 e) c+ O; l: G  _2 X
4 E' f1 {/ K" ~0 ~. `- s  连续射精是很伤身体,要让身体自己缓过来,这个时间大约在十五到三十分1 w1 M7 Q* E; H/ `
钟左右。
* k7 u: W$ s  v3 R# D7 z  N! y  H( M( S% Y
  等小王舔干净我的鸡巴,我们三个人就走出了浴室,穿好睡袍,坐在沙发上5 P  I( \" l% }- [" w
看电视。
8 b- r/ m. Z) }4 Y6 I: }# E
3 i) a- `# J+ {1 v8 p* H  我忽然发现小王有点不对劲,老是扭捏着自己的两条大长腿,我凑到小王耳% p$ p7 |, r. G3 E4 o
边,舔了下小王的耳朵,道:「怎么了。」
/ q4 [, R2 m4 c# @; s* ~1 O2 |* m
. N5 C9 X7 t# k  s  小王不满意的说道:「你和琳琳姐都爽了,可人家还没爽呢。」说着,还张( R8 k" E% {. F" }2 Y+ o/ @
开浴袍,指了指已经湿润的小穴,证明道。7 G4 |$ ]- [. U/ h2 Q

+ q2 F6 g3 ^, u+ Q  E+ v0 l. X  我哈哈一笑,对着一旁掩面轻笑的张琳说道:「听见没有,交给你了。」1 m) K. ^+ ^( E1 Z, u

7 N, o. {0 G! m  张琳笑答道:「是。」
+ t' Z. c7 I( t! z+ w: Q
5 {) ]# T, E$ `3 `  小王屁颠屁颠的走到张琳面前,两腿张开成M 型坐在张琳面前的地毯上,把6 G& f. T) N  E) o7 ~
粉嫩的小逼一挺,看着居高临上坐在沙发上的张琳,道:「麻烦琳琳姐了。」
5 J" j$ P2 Y: @7 `' f5 n8 N( x- ^
' q  R8 N& x4 V8 t+ g# }$ h/ a  张琳一只手拄着下吧,发死垂在脸侧,笑着说道:「都是自家姐妹,客气什% d) z/ Z3 Q/ i( l0 C, @# F( b" R
么。」) Q" g  k6 l$ M5 b4 s0 X
# P+ `9 q" ]) a8 `( t. n
  只见张琳伸出一只小脚,先用脚掌蹭了一会小王的阴阜,等到确定小王的下8 L$ @! K. O$ i' _' O4 T
体已经完全湿润,就勾起脚尖,伸出大母脚趾,在小王的小穴口附近扭了两下,
' F  f& v" k& d. a( q3 n5 X噗的一下捅了进去,张琳的二脚趾向下勾起,挂划着张琳的阴唇,同时小腿前后( p& W+ D& }0 |! Q
移动,用大脚趾抽插着小王的阴道。
8 M4 w% E1 P% }- _+ a
1 @/ B* |' v% ]; U  小王满脸欣喜,虽然没说话,但是看着张琳抽插而伴随的小王下体的迎合,& `" @+ V6 {# l4 h2 }
就知道这个骚货很爽了。/ c4 S* O* C9 Y1 ]4 S

' O. b: m  x  k$ j  这时候门又响了,唯一的闲人也就是我过去,通过猫眼看见原来是赵思思来
7 ^. I  p) f# b, w了,这丫头两只手交织在裙前,十分的紧张,这还是她第一次来我这呢,不过她
& K7 K4 F9 U1 G- a$ o& l; t欠了我几百万,就算我操了她都不过分。$ o- [  O' i3 V! v
! e5 K' ~# K* U* w  G1 f4 x
  我把门打开,赵思思一进来,就看见小王正在被张琳用脚操逼,一下子呆住* Z+ b) H8 B0 L" ^1 l
了。$ o  a$ K4 K& o8 E1 A2 O+ F! f+ Q

1 T1 {; |, D  c( O  「别愣着了,过来给我打脚炮。」我回到沙发,将睡衣掀开,露出软趴趴的4 [1 B. Q# ]9 I- A  H/ `9 Y' o! C
大鸡吧,至于怎么弄硬,就是赵思思的事情了。4 [7 N9 f- {% q: p

4 B' v# Q; |& |  也许是想到了欠我的钱,赵思思也没有太过拒绝,而且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
! h, p9 n$ _( r: c8 z" X: J' K7 m% M% g次了,她来这里前就做好了失身于我的准备。; L9 O4 I4 Y: @9 i* D% g- V, Z+ F) v

7 o0 J  b+ U' D: X$ f  赵思思坐到我对面的沙发,脱下了高跟鞋,露出那一双满是精斑的丝袜美脚。
! F" {0 [9 N/ z) S( K: I: [4 ~- E& ~" u9 w; _
  对于如何让一个鸡巴硬起来,赵思思也算是有经验的人,哪怕是隔着一层滑# d. t- ?; S" l8 Y
腻的丝袜,赵思思仍然能用大脚趾和二脚趾精巧的夹住我的包皮,轻轻一提,就
7 q, b2 W2 d- h& H, G6 V将我的鸡巴提起,然后往后一拉,就露出了我的龟头。再之后,就容易多了。
% a6 h0 C0 k& J% h
7 k+ u) f$ |' R1 a) K  足底立放,因为夹着我的包皮,虽然我的鸡巴没有彻底硬起来,但还是在赵, Q# t( D; h& `3 e6 B, ^
思思的脚下立了起来,赵思思另一只丝袜脚抬起,用脚心抚蹭着我的龟头,顺滑9 A) @0 @4 `, H, d2 H- p
细腻的触感如同过电一般刺激着我的神经,我的鸡巴也很快的硬了起来。8 Q  s$ Y: B. s" w* o/ c

& V( W* P: L: i" _( C% i( `  等到我鸡巴完全抬起头来,赵思思两只脚掌对合,将我的鸡巴夹在正中间,0 `* w  x3 U8 C& O: ~1 a
赵思思170 的身高,38码的脚,一合起来正好能将我的鸡巴完全夹住,而我的龟3 |! w* I" r! O$ H5 v
头也正好就在赵思思的十根脚趾中间,赵思思不停的活动自己的脚趾,在我的龟# b& a# z. ?& S& _$ A2 J6 Q
头上时而揉错时而按压,同时脚掌也上下活动,帮我撸管。6 D! }) j  ^6 l. B4 Y
1 ~! }5 @* U# j, i8 N1 B, \
  有了赵思思的服务,我也清闲下来,一边体验赵思思的丝袜美足给我带来的9 P9 Z6 L/ ]/ q3 H
快感,一边看着另一面张琳给小王做着足交。* p" i# E3 @! {# W, O4 d, }2 I
8 l$ D  |, ?2 \1 c/ s% R
  此刻两个女人已经算是互相满足了,张琳下了沙发,和小王反方向躺在地上,
. a( L+ K! Q- a( r: q. C: v* K两个女孩身高身材都差不多,张琳的两条腿,一条弯曲着踩在小王的阴阜上,对  G% c! ?, j3 L1 Y4 j: ?
着阴唇不断摩擦,时而用脚趾挑逗一下小王的阴蒂,另一只脚被小王双手抱住,, n( B! g' ?  X0 d1 D' S
放在口中吸允。而张琳也做着同样的事情,一边享受着小王的美脚给自己做着足& |% L6 Z& D7 E. l
交,一边抱着小王的另一只脚丫子乱啃乱舔。
$ R3 Y$ }0 I0 k% [: \9 l1 R- n  s. s2 o; s# G+ `
  这种双向足交的事情,两人都不是第一次做了,我在家的时候,经常看见两
: H( P1 `+ g( K. F- b6 x, @& p+ X人这么表演,我自己也会参与进去,有时候用小王的胸部做乳交(小王的胸部比& s* x8 ~& ^2 ^$ {! I8 [3 G- \
张琳的要大,张琳是34C ,小王是34D ,差了一个罩杯呢),但大多数时候一般/ U9 u+ s; u% D+ a
愿意拿着鸡巴在两个人赤裸的身子上乱蹭,反正女孩子的皮肤都很舒服,蹭着蹭" P7 P( \- M3 F5 y, Y+ ~
着就射了。% g7 ~% t- ^8 E2 P
  N. Q1 [, H% G) L' M0 p) }
  小王和张琳都是恋足的人,张琳的事情我就不多说了,小王我收进后宫,也
3 [6 a7 m; ^0 m+ M& L是有来由的,小王最开始只是营销部的一个业务员,那时营销部的部长还是我的
9 x2 ^3 x- W$ o. v  F" x老同学呢。是我公司建立起来的元老之一,原本我这家高新技术公司就是一帮大
% N2 Y  b7 y1 _# q: {+ z# k6 c学毕业的学生一起搞起来的,从最开始二十万元注册到现在的三个亿市价,都是
; e5 D1 n! [' g& a我们打拼的结果。不过后来,这些老同学一看到赚了钱,就各种动歪脑筋,想着
" Z+ {! S' u  u4 V( o; t4 D7 J瓜分公司的利益,我当然不能让,趁着我还是公司一把手,采取了各种各样的手3 c" t) Q* G7 \6 J3 S5 w
段,把这些家伙全部都弄下去了。% T7 ^' E& l6 \7 s
% d3 D  A  O. L9 ^* j8 x
  那时候我刚把财务部的老同学给送进了监狱,这个家伙挪用公司款项来投资,
3 m& H+ \5 r' o如果不是张琳告诉我,我还真不知道,当时我想公司里剩下的老同学就只有市场
+ M! m9 W8 Q% N& N0 D+ w部一个了,正寻思怎么弄走,机会就来了。$ e0 C8 v5 t+ u7 Q, ?
0 e+ n5 e+ G, M2 ~- Y
  那天我本来已经下班,突然想到还有文件落在了办公室,半夜又回去取,进
1 Q. l, y0 X) A3 I  @公司的时候发现市场部的灯还亮着,我并没有在乎,市场部经常加班加点,所以6 |" S: \0 f: [- L6 q) H: o4 @, h
他们的工资也是最高的。回到办公室取了文件,刚好看见市场部的报告上忘记签
3 }$ W7 y6 m: j! u5 O名了,就拿去市场部找人。
. z3 R/ e  r  P; g3 x6 E9 E/ `, _  G* G4 I, B
  结果刚一开门,就发现小王站在窗前,拿着不知道谁的丝袜,放在自己的脸8 Q; Z( ^; `+ n
上。而小王的裤子也脱到了膝盖,那修剪整齐的下体中,正在被一只手蹂躏,当9 P0 k4 O- C( g& z
然,那是小王自己的手。. c3 A" I$ v! N: Q6 M
  t% @- l1 `4 O
  小王听见了推门声,一看到是我,吓得呆掉了,抽插下体的手一下子颤抖了1 T4 {6 Y: F1 `: U
一下,然后小王整个人都猛烈的痉挛了两下,下体喷洒出几滴透明的液体。8 u' ?0 E2 k/ F( q
8 z7 N) V$ j3 U: ^; p2 ~
  我当时也呆掉了,愣愣的看着小王将自己的手从自己的下体移开,顺便还从# Y  v, I: i, y0 N4 b! d
小穴中抽出了一条已经完全湿透的完整的黑丝。
3 h6 p. r0 s1 z: v
- b( X, h5 h) c5 }7 _0 h  我们尴尬相视了好久,小王甚至都不穿上裤子,过了一会,小王直接把工装
/ D5 I+ Q6 O! c+ r3 j裙脱掉,赤裸着下身,走到我的面前,把我推在墙上,伸出舌头开始舔我的脖子。
6 t* f/ ?, a2 o6 N, _: q+ r- Z9 x7 U5 ]# v0 d; e: t5 t
  我也不是什么柳下惠,送上门来的美女没理由不要,自那之后,小王又主动
% D& _' t! D1 A找上我发生了好几次关系,同时也将我那市场部老同学的各种作为透露给我,唯! }* R- f! N: ^" P8 u. |
一的要求,就是让张琳和我来满足她的欲望。
. Z; ~0 n3 j( a  V! P* [# p# d% }+ x+ G4 w" o6 v
  最开始只是猜测,后来我才发现小王这骚货竟然是个同性恋,她倒是不排斥% D+ |9 u* H7 I- S+ W
异性,但是相比异性,她更喜欢同性,而她最喜欢最痴迷的人,竟然就是张琳。
- Z; M2 C% f+ X* B) |& ^9 C$ B! y" I) N# i& M5 A% c& ?
  那天她用来自慰的丝袜,也是张琳的丝袜。+ g! B1 m) f& c5 G# B% O( M
/ k6 \% D/ ^, \9 g: j) |8 ?
  自从那天之后,一个是为了满足小王,一个是我自己的癖好,我每天都会让
$ Z3 u: v7 L( ?6 Z8 ^+ K小王把张琳的丝袜放在自己的骚逼里来上班,我根本不担心小王不照做,因为这
  g% Q% r& U( j1 t是小王求之不得的事情,小穴里有异物,是会给小穴带来不断的刺激,随着走路
' X* G- z3 v3 F) Z: u/ T6 m" p活着蹲坐,这种刺激会不断加深,所以每天小王都会有要高潮的时候,哪怕没有  j( U4 h" W9 F$ Y) g0 x5 Z
人去操她,这个时候小王就会来到我的办公室,关上门,然后当着我的面高潮。
# k0 m% F% H* Z/ B) L我也顺便享受一下小王的足交,我的门上是有身份识别的,而识别的身份卡片,
! Z% L  @# X' G1 X# r3 Q+ h9 I# W3 f目前只有小王和张琳,其他人就只能敲门等我按桌子上的开关才能进来。1 k# O: R0 k4 {! o8 m8 d6 D1 f1 ?5 g& X5 h
1 U( E% H1 F8 X2 q4 f# X7 X
  这倒不会让其它员工怀疑,因为小王是市场部的主管,张琳是财务部的主管,
& p( ^. b* E, r# S, _% [- K& N我们公司还有运营部,只不过没有设主管,因为我原先就是负责运营部的。& O  s7 O# o# m4 r
. r: |% Z$ O  y- J5 y
  赵思思给我做的足交不是很成功,因为没有润滑液,所以赵思思并不敢太用4 K9 B6 ~- Q/ Z& s; y; T2 I
力揉搓我的鸡巴,我能感受到的快感有限。即使过了二十分钟,我依然没有射精
6 k- d6 X8 Z% `$ @  d' \- w的感觉,甚至阴茎的充血反应都开始有点下降,也就是说我的鸡巴开始出现变软' @  t5 Y  x2 U
的迹象,相反张琳和小王高先后达到了高潮,因为张琳之前高潮过一次,所以是
6 e6 W- z( T  L2 i1 z5 L; a小王先高潮的,滋生于阴蒂部位的极度快感和温热感象触电一般自盆腔向全身扩
1 S: Y/ l& G- C5 s5 l散,手指、脊背和大腿肌肉轻轻颤抖起来,透明的淫液射了张琳满脚都是,张琳
* r- g9 w# x& @6 I, V: X1 O也不甘示弱,也不抱着小王的大腿了,直接抓住小王的美脚,两根脚趾插入了张
) \* x, j! s: U7 M! Q- [6 _4 }: z/ z琳的小穴中,疯狂的抽插起自己的下体,在小王高潮过后的半分钟,张琳也成功& e' w& @' u7 K) O4 i
的进入了高潮。
4 y8 Q1 e3 }3 O6 ^
& X' L; C) [5 s' q  我并没有给她俩休息的时间,立刻让她俩穿上丝袜来帮我足交,虽然张琳平1 W4 a: Y; _: p8 m6 B' H# U, t! l- v
日里就住在我家,但是并没有准备丝袜,张琳穿过的丝袜一般都给了小王,上班" J/ t: M0 N! c* ^5 h  O0 X
的丝袜都是上班路上现买的。所以家里只有小王刚才脱下的一双丝袜。, F$ ^+ n% ^& x3 T$ Q% u' ?

- b4 Y. D( B. v9 v9 P0 e  那双丝袜一看就是张琳穿过的,因为财务部的正装丝袜和市场部的正装丝袜* L" p, e# x; q* V0 M
并不相同,一般的各部员分不出,但是采购这些东西的人,正是我们运营部的人. I' A4 d6 Z$ [% W8 I. y) t5 Y
做的,所以小小的细节还是能分的出来的,也不知道这双丝袜被小王用来放在自
- H6 l+ a6 H$ |6 p$ P& `5 t己的逼里几天了。3 T# m1 k+ C# n8 u2 h) Y$ [

3 j& ^, D' t. y) T+ c" M. A/ G6 E  张琳并不是天天穿丝袜,因为丝袜这种东西对脚的影响并不好,所以我让张/ w8 t3 K+ f2 t' U% h+ z& y3 s# c
琳多穿棉袜,一个星期中张琳也就穿个三两天的丝袜,也就是说,小王塞到自己
+ [4 j+ P: k4 l; Q9 X逼的丝袜,一般一塞就是两三天。
% h$ y- [! M& D1 A
0 [6 a3 Y2 _, Z1 G  小王和张琳一人穿了一只丝袜,然后都凑到了我跟前,我看沙发地方不够,' I5 L% T, J* W
干脆躺在了地毯上,张琳给小王适应了一个眼神,小王就走到我的身侧,坐了下3 E% \, J0 ]& g6 c# M# W& ~& F9 F
来,两只脚掌夹住我的鸡巴,但是并没有包裹住我的龟头,开始给我做撸管运动。
- [$ O/ F" O0 z3 e: d8 r$ K( @* l" c
  「丝足保健会做么?」张琳问赵思思道,赵思思点了点头,在我的正对面坐
0 h: z$ e9 i. q6 |0 G/ \下,分开我的双腿,做到我的两根大腿中间,一只赤足轻轻按揉我的睾丸,一只
6 h7 p; r4 X5 ^; `, \4 {( U+ d丝袜脚伸出来在我的腹部到我的胸膛游走滑动。
$ n* w/ f4 N/ O8 p$ w$ Q, L9 I, t" I. O; F% z
  而张琳则站在一旁,伸出自己的那只穿着丝袜的小脚,脚心对准我的龟头,# d! m$ b/ D2 R
踩了下去,因为有小王的两只脚夹着,我的鸡巴在张琳的脚下并没有软倒,张琳
4 i4 o5 {* J; _, ~$ }  Z  f" r这一踩用力刚好是我能承受的极限,龟头在强烈的挤压之下产生猛烈的快感,我
$ z0 ^2 L& C/ N& v( z" y/ g( W差点就因为张琳这一脚踩下去射了。
3 v& H" x2 k3 {3 x' i7 K& H9 Q/ m) Z: ]  }: y$ K4 h" j
  不过小王在一旁早就准备好了,双脚用力加紧我的鸡巴,将输尿管夹住,精
" W4 p, f- j8 v液愣是被憋了回去,然后张琳保持住脚掌的力道,在踩我的龟头的同时,用脚掌
* P$ e0 A+ C* U. C& F+ R( ?4 ~# z& L& ]直接摩擦我的龟头,这种跳过阴茎整体,直接刺激龟头的方式,实在是快感最强4 L: f7 \$ W$ }& P1 Q, S
烈的方式,我甚至怀疑张琳是不是自己太过疲惫了,才采用这样极端的方式,这
- {7 V! |, I/ H也难怪,毕竟张玲在这短短时间内已经射了两次了。
4 c2 k) X/ U6 O
" S7 q7 g! V- A  然而这种方式,恰恰是最让人崩溃的方式,在张琳脚掌的刺激下,我的鸡巴
7 }- O8 v  D- O- l2 i很快又迎来了第二次射精的迹象,张琳二话没说,直接用大母脚趾肚顶住了马眼,
' R% N# N$ G( B  v同时小王的两只脚也再次用力,夹紧我的鸡巴,经过一次憋精之后,再一次射精
9 R. w/ ~% |) ]$ Y5 _+ f/ }更加强烈,突破了小王的脚夹限制,但是仍然没有突破张琳的脚趾,精液喷到马
* j! h2 I8 J, P/ p% b) d6 V眼之后,马眼刚一张开,就被张琳的丝袜脚堵死,精液只顺着边缘流出了一点。
* d9 u$ A' @7 [/ u) m! B4 K! `
+ ]. k4 W6 B. W! z1 {1 x7 s  张琳重新把脚放在了我的鸡巴上,以踩压的方式不停的摩擦我的龟头,我感
! V2 n# T# G. ]" M觉自己的精神都快要崩溃了,没想到张琳这么会玩,我赶紧求饶道:「琳琳,这( ~% l3 e. q8 E) a3 }
把让我射出来,要疯了。」% W* ]' C* N$ V/ A  K; U

5 Z" @6 m3 L+ N% d$ H2 D' M, U  张琳嘻嘻一笑,道:「好吧。」
* U7 Z+ A$ W& L  P  R1 H3 x# p4 A8 ~7 g  ^5 L# ?1 p# r$ Q8 `
  随着张琳的足交,我感受到的快感再次升级,鸡巴头已经敏感的过分了,偏
" ^; K/ i5 u' x& t0 x! B偏小王有意无意的夹紧一下我的鸡巴,就是不让我的快感到达顶点。3 a( y1 |* _3 v0 x  w+ \- y1 Y! O
- e4 T  O; n# t4 w$ H# {5 O
  我的精神渐渐模糊,我一把抓住在我胸膛游走的赵思思的美脚,往自己眼前
# _2 T+ ?& Z+ ~0 l) N0 E* t一拉,赵思思「啊」的一声,整个人都被我拽过来移动了半分。对我睾丸的保健+ \7 h. ]- O. W0 V& I* p9 x
也停了下来,不过谁还在乎那个,在张琳脚掌的刺激下,睾丸的刺激几乎已经感
9 p; G" a" W- v2 }5 @受不到了。: i; J* J# I/ N2 ~6 `
$ g/ i- X' R  h$ T! i  }
  我抱着赵思思的丝袜脚放在嘴里用力咬紧,以此来忍受张琳对我的「折磨」,: O; A# {" ^1 ?! F; l8 T
赵思思被我咬痛了,眼泪都流了出来,偏偏还不敢违背我,只好用另一只脚继续
5 L. C$ s' h& T* _在我的身上游走。
0 Q  W- o4 y. ]- A
8 i# f5 k3 x2 |$ i  终于这次精门打开的时候,张琳没有为难我。张琳给小王一个眼神,小王两
6 r5 \5 c0 j0 f# ^& z2 x4 E! Y" s只脚掌向向上一合,将我的鸡巴包裹龟头完全夹住,开始用力撸动,而张琳也猛0 ^( `& q1 \& ~' Z& c
地趴在地上,一只手挽过垂落的发丝,一只手抓住我的鸡巴,小王顺势松开美脚," B1 |. p' Q0 j/ n1 q
开始揉玩我的睾丸,而我此刻精关已经打开,马眼都张开了,在这瞬间,张琳张
1 w7 n9 L1 i: F  z嘴一口将我的鸡巴含在了口中,用力一吸,我的精液就像是破堤的河水又遇见了2 s0 a% t( N# {) [! J: I( P* n
抽水器,猛地射出,我甚至在射完之后,都感觉自己整个阴囊都有种空落落的感
: n8 q+ g' l2 ]- k- U6 q5 J觉。
6 t! {. Y# e# @% z5 }0 c6 b, Y6 K% y' `  l  ~+ W3 O
  在我射出第一泼精液的时候,张琳没忍住,咳嗽了一下,很可能是精液冲击" B+ v7 b# a+ v& o- P
到了嗓眼,我甚至看见了有一点精液顺着张琳的鼻口流了出来,张琳擦了下鼻子,8 z+ ]" q0 m7 ^
继续吸允我的鸡巴,很快我又来了第二波,但是这一次我的龟头感受到了湿润,
8 R) `9 m8 M9 K3 z1 n张琳没有咽下精液。( ^: ?2 @! a8 c5 }3 m  C' X( u

  S; t) M- ]8 S5 S0 I7 d  直到第三波过后,我的鸡巴才算射完,张琳吐出我的鸡巴,张开嘴,浓郁的/ K0 E" H6 V0 M* F4 i8 s: g% I
精液顺着嘴边低落,正好滴在小王的美脚上,张琳冲着我傻笑,看着张琳满嘴精4 x1 Z! e8 ~) d" F' m
液还一脸幸福的样子,我算是一点怪罪张琳的心都没有了。! {* Z# Z, W  n! b

3 v2 T  ?- M. k: f- ~  我突出了赵思思的丝袜脚,赵思思赶紧收回了自己的脚,看了两眼,确定没) d* q6 ~% \% n' a8 i' m
咬破,才安下心来,这时张琳一把扑到赵思思,对准赵思思的小嘴就亲了下去,# r* ^8 G$ A9 }, n: d
将自己嘴中的精液全部都吐到了赵思思的口中,赵思思开始有点反抗,后来也就
; S4 M  _0 |. x, {% O从了,眼角有泪水滑过,我叹了口气。
4 E% P, U- H# B& Y+ Z
0 l4 }* ~% V+ j0 Q5 h( ^8 q0 }) G  小王在一边娇媚一笑,趴在我的胸口,伸出一只满是精液的丝袜脚送到张琳
3 l# Y0 d. L2 D& D  C  m旁边,张琳一下子意会了,含住小王的丝袜脚,将上面的精液全部舔到嘴里,然, w3 {+ O2 H' q; `' \- D/ }$ r
后又喂给了赵思思。
/ O1 c8 |# T" F/ w) {# P4 {( J5 j% w* i9 E) H3 B- I( f
  我指了指已经缩小到婴儿拳头大小的鸡巴和阴囊,对小王说道,「帮我舔干
( H1 B- S$ i1 J$ O: ?3 ^- U! Z  G净吧。」
; s" N: r2 r" t6 G% m. F. e" @9 _2 j2 y! U+ O
  「嘻嘻,是,老板。」
, @; v0 p  I5 ^- B6 V
7 A" v- R4 ~# ]- ^  (大家在现实中不要这样憋精,容易造成前列腺炎和膀胱炎,也不要挤压和
6 G5 g6 k: ^( m0 ~踩踏肉棒,轻者会造成肉棒变形,重者容易肌肉坏死,还有做丝袜足交的时候,
* l: h' D: l. F8 |7 O9 Y+ Q; J, e8 \也尽量选择干净的丝袜,否则会造成龟头炎,另外,有对象的朋友不要让她和自
) f) R6 a! n$ }' F3 R+ _; O% P己的精液,小姐就随便了。虽然精液的组成部分是以血液组成质和蛋白质为主,
: a$ T/ v1 A6 V3 k并没有什么有害成分,但是喝精这一行为,如果不是女方主动,会在她心里造成
0 L* {# K& o+ T' J很大的阴影。)

TOP

发新话题